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都市言情 -> 大时代从1983开始

章节目录 第八六五节 老夫在此,不服来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赶不上当晚的火车,铁路给安排住宿。

    一个小时后,火车站。

    男人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老周。

    还有,许多同伴。

    原本心中还有紧张,有对未知的未来的一份恐惧。

    此时,却有一种大家一起奔向好日子的喜悦。

    严老的影响力有多大。

    仅一个晚上,仅帝都这里,奔向京兆的人就独占了一节车厢。

    蹬了几个月送煤三轮车的老周今晚上可大放了,发烟,发的是华子。

    “老周,不过了?”

    “有什么不过了,这是我家婆娘买来准备求人办事买的,现在用不上了。大家尝尝。”

    许多人笑着接过。

    有人说突然说道:“我听说,九厂有个女娃娃,才刚二十岁。有两室一厅的单身宿舍,有咱们所长都坐不上的高档小轿车,还有实实在在几万块的奖金。”

    这话一出,许多人都沉默了。

    又有人说道:“九厂,没有人要在你的研究报告上加他的名字。放在我们那里,估计那女娃娃领五十块奖金,研究的东西就和她没关系了。”

    “那女娃娃研究的是什么?”

    “听说是黎曼猜想。”

    好几个人跳了起来:“研究到多少了,百分之多少,有超过百分之三十七吗?”

    “不知道,九厂山寨大会虽然不保密,但消息流传出来的少,是我一个本家侄子给我提了两句。”

    这时,坐在角落的一个人说道:“百分之四十。”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那女娃娃把黎曼猜想研究到了百分之四十。”

    一句话,整个车厢沉默了。

    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这个人有多天才,而是有什么样的学术环境,才能让人静下心来,把研究搞到这种程度。

    只有不受外界影响,不被各种生活琐事烦心的人,才能全身心投入到研究之中。

    没有人再聊天了。

    有的人开始检查自己的论文,有的人开始学习。

    入夜之时,车长亲自带人推着小车过来。

    按人头发饭,还有饮料,两袋零食,甚至于每人还有一包烟。

    不差,也不是特别好的,大概就是七毛一包的烟。

    有人接过烟问:“车长同志,你了解九厂吗?”

    车长笑了:“不了解,但我知道,九厂正在研究一种新的铁路,希望可以达到每小时两百公里。”

    “真的?”

    “真的,从金陵到临安,临安到平江、平江再到金陵,临安再到明州。”

    时速二百。

    现今,火车的平均速度是每小时四十八公里。

    时速二百!

    这个数据震惊了整个车厢的人。

    车长又说道:“听起来很让人兴奋,你们都是科学家,你们应该比我更了解,这个有多难。仅是轴承与车轮这看似简单的东西,我们铁路上就有两百多人日夜不间断的研究了已经半年,依旧没有达到设计要求。其余的东西,一定更难。”

    “不!”

    所有人看向发声的位置。

    有人站了起来:“不是很难,是几乎无法突破的难。时速达到二百的时候,钢材要经过数亿次碾压而不会发生变化,这是几乎不可能达到的。材料上,氢含量要达到百万分之二以下,就这一点,光是铸造设备就是一道天堑。”

    “再说高温、高寒没有裂痕。耐磨耐韧等等,几百项指数指标,很……伟大的挑战。”

    伟大!

    没错。

    吓到了吗?

    没有。

    九厂是从无到有,三年时间从零到一,造出五轴的地方。

    似乎,人生有了目标。

    十年,十几年浪费的年华,现在去还不晚。

    白昊知道这个计划,已经是次日清晨了。

    因为,第一批的人已经到了九厂北一号门外。

    这一次,比上次付强满世界招人的规模还大,层次更高,没个一流大学毕业,没有参与过几年研究的人,都不敢站在这门口。

    敢站这里的。

    都是有真材实学的。

    五万!

    这是严老的目标。

    半年内,收五万人,将九厂的高级研究人员规模扩大三倍。达到创纪录的七万人,当然如果优秀的人多,严老不介意全都收下。

    这点工资的支出,比起九厂投入的研究经费,已经不值一提了。

    这一次迎接新人,并没有让白昊来接,白昊很忙,要操心的事情都不简单,严老不打算让白昊为这种小事再劳神。

    不过,赵庆国必须在。

    付强肯定不能少,当然还有付强的小助理陆桥。

    站在九厂北一号门外,严老称赞着付强:“付强,如果不是你拼命的圈地,玩命的盖房子,我都不知道来这些人要怎么安置。话说,你为什么不断的盖房呢。”

    付强想了想:“我准备想办法再整点人,只是没您老这大的手笔。说个闲话您老别生气,刚才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我们为什么要挖走帝都精密仪器研究所的骨干,我还没想到怎么回话呢。”

    “谁。”

    付强报了一个名字之后,严老从口袋里取出灵铃铃,直接摇了过去。

    没等那边有反应,直接就开骂了:“你瞎的是不是,就那几个货色,不是年年几份研究报告,年年发高端论文,即然他们是报告上第一署名,那几个货色难道不是骨干,什么叫我们挖走了骨干,我们找来的都是没什么用的废人。”

    “不服,老夫严华庭,等你来辩。”

    对方沉默了。

    有些事情,说破了很尴尬。

    严老直接将电话挂断,然后对付强说:“你别怕,那些上上下下都是一身正气的地方,我也收不到人。那些藏污纳垢的地方,老夫给那些出污泥而不染的人,一份清雅的学术环境。”

    “严老,说的好。”

    无数人开始欢呼。

    严老却是板着脸上前:“你们莫吵,这里就是炼金炉,是不是真金,烈焰下见真章。”

    新人开始领生活用品,分配住宿,领四区的食堂卡,通行卡。

    进实验室,不用五分钟。

    震惊了所有新人。

    没级别实验室,在九厂,丙级最低,这些都是连级别都没有的,主要是给助理研究员学习,已经作辅助研究用的,就算有任务,也是那些算不上高端的研究。

    ------题外话------

    昨天,给自己存了一个章节。

    原本想,今天还能再存一个。

    结果,卡文了。

    状态差的离谱。

    非但没多存一个,结果还把昨天存的给用掉了。

    伤心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