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都市言情 -> 我拍个鬼片,咋就成天师了?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鬼镇!用真鬼拍电影?(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荒芜的田地长满了杂早,田间的设施也早已损坏。

    这周围一片片无人耕种的田地,不知已荒废了多久。

    但田地中间的那个小镇,却依旧热闹非凡。

    一双双满是年代感的布鞋、草鞋,踩在碎裂,且斑驳的石板街道上。

    穿越着粗布短衣的挑夫、摆摊的店家,以及那些衣衫褴褛的农奴们,把这并不宽敞的道路,挤得水泄不通。

    这是一个并没有多繁华的小镇,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贫穷。

    不过,看上去终归是有些热闹的。

    但,也只是看上去。

    如果那塞满了街道的行人们,可以发出哪怕一点点的声音。

    如果那沾着各种动物粪便的路口和巷子里,可以看到哪怕一只狗,或者一只鸡,甚至是一只落在屋檐下的燕子或者麻雀。

    这个镇子,或许都能够更加正常一些。

    实际上,这是一个几乎静默的小镇,所有人彷佛都没有发声的能力。

    同时,所有人也都彷佛没有交流的能力。

    他们只是在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并待在这个地方,仅此而已。

    不久之后,一架通体金黄,彷佛是用金子打造出来,但如果仔细看却会发现,只是在表面渡了一层金的八抬大轿,从镇中央最有钱的地主,黄石钱老爷的宅子里,缓缓摇了出来。

    前前后后不多不少,恰好八个人,将这架镀了一层金的轿子稳稳的抬着,一路往这名为“黄石镇”的镇子大门行去。

    走到半路时。

    这金轿子,突然与一个身材枯藁,满头白发,彷佛如同骷髅般,正背着一大堆干柴的老人撞到一起。

    那老人当即仰头倒在了地上,但是依旧连半句话都没说。

    紧接着,轿门的帘子被掀开,黄石钱老爷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一脸呆滞的走上前去,将摔倒在地的老人扶了起来。

    老人立刻急得跪倒在了地上,不断磕头。

    黄石钱老爷连忙继续将其扶起,原本呆滞的脸上,突然出现笑容,而后道:“老吴啊,你可得小心点,你还欠我不少钱没还清呢,得照顾好你这身体啊!”

    这时,那老吴也彷佛是被激活了某种开关似的,脸上露出诚惶诚恐的笑容,那张嘴里连一颗完整的牙都找不到。

    他连忙开口说话:“黄老爷您放心,我老吴就算拼了这条贱命,也要把您的钱给还上!”

    “对了!”老吴突然道,“黄老爷,您今天怎么出们这么早啊?”

    黄老爷哈哈大笑:“镇外西边儿的的老杨,是个白眼狼,借钱的时候千恩万谢,但现在却想赖了我的帐。

    这我怎么能答应?他在欠条上写了,还不上钱,就拿自家女儿抵债,我今天啊,就是过去警告他,再破例给他最后一天的期限。

    要明天还是还不上帐,我就只能把他女儿带进宅子,当个家奴了。

    老吴啊,你可千万不能干这样的事啊!”

    “我肯定不会!”老吴立刻保证,而后,满脸愤慨的说道:“黄老爷您太仗义了,这老杨家实在太不是东西,黄老爷,我跟您一起去要帐!”

    黄老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吴啊,我很感谢你,但你还是抓紧时间,快点赚钱吧,早点把我的帐还了才好啊。”

    “是是是,黄老爷说的是,我一定早点把钱还上,一定早点把钱还上!”老吴又立刻点头哈腰,连连保证。

    偌大的街道安安静静,只有这两人在高声说话。

    显得异常诡异。

    更诡异的是,在说完之后,这两人,又恢复到了呆滞的模样。

    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等候着。

    但他们背后的人群,依旧在行动。

    所以看起来,这两个人,就像是劣质的网络游戏里面,正在进行对话,但只有字幕,没有任何动作与表情的NPC一般。

    整个镇子,也再次陷入寂静,就连脚步落在地上的声音都没有。

    而就在此时,那背着一堆木柴的老吴身上,却突然发出极其细微的声音。

    “黄老爷,从那些当官的守在外面之后,就有好多年没有人进来了。”

    黄老爷不动声色,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动静,但也发出微弱的声音道:“不要急老吴,会有的。”

    “可惜,我们动不到那些守在外面的人。”老吴的声音从,含着些许无奈,“黄老爷,再有一个人,我们就能出去了吧?”

    黄老爷道:“是的,再有一个就行。”

    老吴的语气兴奋起来,急切道:“如果在明年之前,有那个人的话,我欠的帐,就能还清了吧?”

    “哈哈……”黄老爷发出轻笑声,“没错老吴,明天之前,如果可以再有一个人,你欠我的帐,就能还清了。”

    “真希望明年之前能来人啊……”老吴默默的念叨着。

    而就在此时,一动不动的黄老爷眼中,突然闪过兴奋的光芒。

    就连他的声音,都不由的夹杂上了些许激动:“老吴,你可是给我带来了好运啊,终于有人来了,还不止一个呢……”

    老吴闻言,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但声音也不由自主变得喜悦:“终于……终于可以还清了……终于……”

    下一刻,原本“热热闹闹”的镇子里,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动作,接着,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朝着镇子大门的方向看去。

    一直在悄悄说话交流的黄老爷和老汉老吴两人,也同样混在那些如同机械、或木偶般的人群里,一起转过了脑袋。

    ……

    林正带着李长生四人和张希柔,一同走进这个名为“黄石镇”的地方。

    他们都穿着现代化的衣服,拿着各种各样的道具。

    曹得胜背后,甚至还背着一个摄像机。

    于这依旧处于民国时期的小镇,格格不入。

    等他们踏足进来之时,镇子里的一切,已经都恢复到原本的状态。

    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事情,但他们只是在做着……做着……做着……彷佛永远都没有做完的时候。

    林正看着这满镇的人……或者更准确来说,应该是满镇的鬼。

    不断的观察着,若有所思。

    旁边,李长生也看着这一切,同时,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说道:“这镇子里所有的人都是诡异,按我们之前用仪器测量出来的结果,没有危险性特别大的那种。

    而且它们从来都没有主动杀过人,彷佛受到某种控制般,进入一种特别的轮回,以每两天为一次,不断的重复,重复,重复。

    很像是游戏里面的那些NPC,他们可能会说话,可能会有动作,但都像是程序安排好的一样,这么多年来,完全没有变化过。”

    他看着文件上的记录,配合着镇子里的风貌,再次跟林正讲解一些注意事项。

    当然,这些注意事项,都是以前的诡灭之刃成员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

    “根据我们之前两次探索积累下来的经验。第一次轮回的两天时间,基本不会发生任何的事情。

    第一天,我们会在镇子里的酒馆的客房住一晚上,而且只有那里可以住。

    其他的房间,都是有主人,而且到了晚上,那些主人……也就是镇子里的这些诡异,大都会变得有点恐怖。

    只有那个酒馆的客房清静一些,看到了,酒馆就在那里!”

    因为镇子并不大,所以他们只是走了几步,便看到了目的地。

    李长生伸手给林正他们指着。

    当然,他也是对照着文件里的照片,第一次真实的看到这间酒馆。

    “我们也可以住其他地方,但应该没什么不一样,只是这里住着,视觉效果好一些。”李长生补充了一句。

    林正等人都知道李长生的意思。

    每到夜晚,这个看似繁荣的镇子,就会露出原本的模样。

    那些镇民们,都会变成真正诡异的样子,回到自己家中休息。

    镇子内部,也会变出一个,彷佛修罗场的地方。

    虽然经过检验,好像是并没有什么危险,但……看着还是有那么些不好受的。

    “就是这里!”

    李长生走到马路中间一个位置,继续解释道:“第一次轮回的第一天,几乎从来都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也没有任何危险。

    但第二天白天,镇长会用一台轿子,从镇子西边,接过来一个少女。

    那是一个被镇长抢亲的少女,因为其父亲欠了镇长的钱,还不上,于是,便用那个少女抵债。

    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女,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那个镇长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到那个时候,就会有一个白魔鬼出现,浑身上下长满了白毛。它会杀死整个镇子上的所有诡异,只留下那个被镇长带来少女。

    但值得一提的是,这只白魔鬼在第一次轮回第二天,出现杀人的时候,也不会对我们动手,就好像我们不存在一样。”

    “那之前死掉的那些人,都是怎么回事?”跟在林正身边的张希柔,突然问道。

    显然是被这个腐蚀,勾起了兴趣。

    之前林正他们都看过这些东西,也都知道,现在李长生只是借着这身临实境的机会,再更详细的介绍一下。

    增加记忆度。

    但张希柔却确实从来没看过,也没听过这些。

    这段时间以来,她又恢复到以前那始终都在修炼的日子。

    毕竟林正这里,真元丹管够。

    所以,她的功力和实力,也是进步迅速。

    李长生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更加认真道:“这就是接下来我要说的了。

    之前,我们死去的那些队员,都是在第二次轮回的第一天晚上,突然消失,然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找遍了整个镇子,都没有找到!

    而且,几乎每次探索这个镇子,第二次轮回的第一天晚上,都会有人消失,我们完全找不到破解的办法。

    所以在牺牲了将近五个诡灭者,进行了三次探索之后,也只能被逼无奈,放弃了对这个鬼镇的探索,最终,也只是得到了这些看上去好像有点用。

    但实际上,又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的信息,就连整个镇子的全貌,都还原不出来。”

    说到这里,李长生摇了摇头,一脸嘘唏。

    在林正未曾出现之前,他们整个部门,甚至整个大夏国的,在面对诡异的时候,都是在这样摸索前进。

    而摸索的代价,就是死人,源源不断的死人。

    如今诡灭之刃部门现有的这些“成果”和“经验”,全部都是一条又一条人命,填出来的。

    “至于那些死去的队员们,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又是被谁,怎么被杀死的,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最值得怀疑的,还是那个白魔鬼!”

    李长生继续道:“因为按照阴气浓度来看,这个镇子里的所有诡异,都是处于怨念的状态。它们应该不能够对我们有诡异能力傍身的诡灭者,造成什么危害!

    但对于那个白魔鬼,我们也几乎是一无所知,每次在轮回的第二天,它都是凭空出现,杀完人之后,又凭空消失。

    无法交流,也无法追踪,用了各种手段,我们都没看到,它究竟是怎么出现,又是怎么消失的,就瞬间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只有一次,有一个前辈,出手想要阻止它杀人,然后发现,这白魔鬼,好像并不是普通的诡异,而是……有实体的存在,但也仅仅就只是如此。以我们当时的情况,没办法再承受更多人死去了。”

    就在李长生他们交流的时候。

    这整个镇子里的……诡异们,也依旧像是原本那样各干其事。

    它们都是诡异,地上没有影子,也没有实体。

    在碰到李长生等人的时候,也都会直接穿过去。

    但在碰到林正的时候,却会被一下子弹开,但又会走过来,再次被弹开。

    循环往复几次之后,便会直接消散,但不久后,又会重新凝实,继续向林正撞来。

    真就呆像是NPC一样,完全被不存在的“系统”掌控。

    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攻击欲望。

    所以,即便这个镇子里面,的确到处都是诡异,是个名副其实的鬼镇。

    但实际上,好像确实是一点都不恐怖……

    起码在那些记录中,第二次轮回的第一天晚上到来之前。

    “行吧,那我们就随便找个客房,先休息一下,然后……顺便逛逛这个鬼镇,熟悉一下我们的片场。”林正说着。

    旁边的李长生,皱着眉头,依旧有些担忧:“林导,我们要不还是……直接动手把这些诡异处理了吧?

    然后等到第二天,再处理白魔鬼,这毕竟是个鬼镇,我们什么都不做,还要在里面睡觉,甚至要待上十几天……是不是太危险了?”

    即便有林正在,但李长生终究还是没能彻底从之前对诡异的重视当中,挣脱出来。

    因为那时候,不重视,就会死。

    林正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有我在,什么问题都不会有。

    至于这些诡异,我们可以暂时先留着,等到挖挖掘出这个镇子的秘密之后再说。而且,它们可都是不可多得的群众演员啊!”

    站在林正身后的周心漪一脸疑惑:“群众演员?摄像头不是拍不到诡异吗!除非它们都是红衣,愿意让我们拍到。”

    她身上的伤早就好了,毕竟上次,林正也在宝箱里抽到了不少治伤的好东西。

    林正笑道:“如果是以前,那确实是拍不到的,但现在,我已经有办法了。当然,一切都需要掌控着这个镇子的那只诡异配合才行。”

    自从看了这白魔鬼镇的介绍,以及诡灭之刃部门里收集到的已知信息后。

    林正便几乎确定,这镇子中,绝对有一只红衣诡异,在掌控一切,操纵着一切。

    而且……和之前的“日石精神病医院”里的院长不同。

    那院长,更严格的来说,应当是在凭借实力,和那些病人怨念对它的恐惧,强行压制。

    但这个镇子里诡异用的手段,却更加高级。

    甚至高级到……绝对不会是一只诡异,天生就能够知道,并且使用的。

    这也是林正不愿意直接动手的缘故。

    他需要一个,和掌控着镇子里的那只诡异,交流的机会,看能不能问出对方掌握的一些秘密。

    而至于那个所谓的白魔鬼,他也同样有所猜测,但……一切,都需要看到之后,才可以下定论!

    “那我这次……得跟一个真的女诡异对戏?”旁边的曹德升一脸纠结,都快要哭了“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这种角色换人演可以吗?”

    林正转头看向他:“因为你长得帅啊,身高一米九,体型健硕,仪表堂堂。

    只有这样,女鬼喜欢你,才正常,观众也觉得理所当然,如果让别人来演,那观众看了,不就觉得我们剧组不专业吗?连审美都不过关!”

    曹德升看了眼李长生,又看了眼站在不远处,拿着手机,举在空中找信号的梅纪行。

    沉默片刻后,他点了点头,认真道:“说的也是。”

    “……”李长生无语的摇了摇头,依旧有些担忧的看着林正:“真要这么做吗?会不会太冒险了?”

    “放心吧!”林正一脸从容,“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这个镇子里,很可能会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东西。为了那些东西,我们花费这些时间和精力,是完全足够的。

    我们的目的不是单纯为了解决诡异,而是探究诡异复苏的秘密,不是吗?如果我们一上来就大开杀戒,那事情反而会有些难办。”

    说到这里,林正举起手,握了握拳头,一脸从容的笑意:“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无论如何,这个镇子,都是在我掌控之内的。

    你要相信我,我是一个新人,还没经受过专业训练,比你们都怕死。所以,没有一定的把握,我是绝对不会冒险的。”

    ------题外话------

    求订阅求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