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章节目录 0133 晚安老婆!【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吴烨现在看到房子,第一眼往往都是出现一串数字,买了几套房子,就开始出现职业病了。

    越来越没有以前那么严谨了,现在居然有种就是买房子…而已的想法。

    金钱容易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他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花钱如流水。

    买房如买菜。

    吴烨早就知道,钱对自己影响肯定会很大,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钱就像是那个提着现金的土豪,他就像那个靓妹。

    一沓一沓又亿沓…已达!最终还是变成了*不想要的*形状。

    来钱足够块,买东西就开始不考虑价格了。这是变化,吴烨发现的已经有了的变化。

    如果钱就是底气,他现在气冲牛斗,气焰熏天。

    兜里放着好几个亿没地方花,他最近都比较苦恼,好在今天能看房子了。

    不然真捉急。

    今天看的房子,是一栋颇具历史的小楼,已经修了很多年了。

    重点还是位置超级好,面积也足够大,不管是住还是拿来开店,都非常不错。

    不过住的话,面积有些大了。

    建筑风格很有异域风格,而且花园面积很大,这个地方如果做个咖啡馆,绝对是最棒的选择。

    那种小资的氛围,呶一下就上来了。

    吴烨站在房子不远处,看了看外围,老房子的通病就是掉墙皮,不过这栋小楼维护的很好,完全没有这种情况,外墙的漆都还是完整的。

    很显然,主人一直在维护这个房子,外墙都没有风雨侵蚀的样子。

    建筑风格,类似欧*式建筑,吴烨看着外墙,又看了看整体建筑。

    感觉拿过来以后,可以做个西餐厅,只要是餐厅就可以,对于吴烨来说,是不是传统的,已经区别不大了。

    总有些洋不洋土不土的人,喜欢这种调调,买点年销量几百万瓶的拉菲,整点高档牛排,放个钢琴请个半吊子琴师弹弹。

    反正他们就吃这个套路。

    吴烨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笑,别说,要实现这个想法,目前来看还挺容易的。

    并非多大难事,装修修搞的奢华一些,找几个外国厨师,花花草草点缀一些下,整点油画一挂。

    高调美观有韵味,低调奢华有内涵。

    啧啧。

    “里面也是完整的,没有其他房子那种漏水,那种掉砖,也没有那种脏的不能用的情况。”

    “保护还是很好的,虽然这几年没有住人,但是房子整体还是保存完好的。”

    荣阿姨说道。

    吴烨刚才才知道她姓什么,荣华富贵的荣,人如其名。

    她把大门打开,让吴烨先进*去,吴烨也没有拒绝,第一个进*去的。

    进屋以后。

    吴烨才发现,这房子本来就是欧*式装修,不管是家居风格也好,还是整体建筑风格,全是很种的国外装修风格。

    大约,某一大段时间,国外的东西,对于当时国内的土豪来说,就是流行风向标。

    “荣阿姨,这个房子,就只修缮了外面?”注意到屋子里都没有维护的痕迹,吴烨问了一句。

    外面倒是修缮得好,里面一大股发霉味道,还有不少*潮气。

    这和忽悠老实人接*盘有什么区别?

    “对,所以让你先看看,先看完感觉喜不喜欢再说。”阿姨站在原地:“里*面好整,外面不好*整。”

    “先*整外面,房子确定要的话,再整*里面,反正随时都可以整里*面的。”

    吴烨:“……”

    这话感觉奇奇怪怪的,吴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那我先去看看!这个楼梯能承重吗?”吴烨指了指楼梯。

    他很担心掉下来。

    荣阿姨点点头:“胆子大点,摔不着你。”

    吴烨答应一声,走在厚厚的灰尘里,去看了一圈。

    站在二楼扶手处,还可以看到一楼的情况,三层的小楼,大厅是悬空的挑高,而楼上,则是一个个房间。

    厚厚的灰尘,估计光是打扫,都需要费很大的精力,难怪一直没有清理房子里面。

    里*面这么脏。

    “荣阿姨,看这样子一直空着吧!为什么不租出去呢?”吴烨在楼上问她。

    荣阿姨抬头看了看他,笑了笑:“租出去没多少钱。”

    就是这么简单的理由而已,反正也没什么钱,还不如空着。

    吴烨:“……”

    真是豪气啊,完全不差钱的做法,吴烨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叫富贵的气息。

    楼梯踩着嘎吱响,但是还算安全,总归还是老房子,哪怕是一直在在修缮保养,还是很多地方老化。

    看着有些已经黑掉的角落,吴烨不由得感慨岁月的力量。

    装饰用的油画,倒是已经取下来了了,而且还保存的很完好。

    站在三楼的位置,吴烨低头看下去,还可以看到一楼大厅,平行的就是一个巨大的老式吊灯。

    “面积倒是不错,不过有点不太够用。”吴烨看着楼下喃喃自语。

    一层的面积,大概三百来个平方,算是相当大的面积,不过加起来没有那么多。

    中间有个挑高,因为中间空了很大面积,所以二楼三楼的面积小了不少,大概是三二二的格局。

    加起来七八百平。

    吴烨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包括窗户,包括墙壁等等。

    如果要买来开餐厅,需要改造的地方很多,不过做出来的效果应该也不错。

    看完了楼上,吴烨才小心的踩着楼梯下楼,深怕一不注意,力气用大了,断了木板。

    总归还是小了点,达不到满意的效果,哪怕是造型很精悍也不行。

    “感*觉怎么样?”看吴烨下楼了,荣阿姨问他。

    她自从要准备卖房子,吴烨还是第一个来看房子的,其他的都只是打电话问过。

    连看的底气都没有,更不要说买了倒是没想到吴烨年纪轻轻的,看的却很认真。

    从表情看的话,他是真的有买的想法。

    吴烨笑了笑,问道:“阿姨现在准备买多少?”

    报价是九千两百多万,吴烨觉得有点贵了。

    老房子卖历史的话,这个地方可不如江边那些,只是这个房子的位置,确实特别的很,开个饭店很合适。

    不然吴烨来都不来。

    “你诚心要的话,阿姨你给个88,要是不喜欢的话,阿姨还有一套房子,你也可以去看看,不过那个房子要贵点。”荣阿姨也很豪爽。

    一口气就少了几百万,没有和吴烨一点点*磨。

    她这么耿直,吴烨还有点诧异,对于这些阿姨的固有印象,因为她而打破了几分。

    没想到她还是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阿姨。

    吴烨点点头答应:“那我们去看看另一套,然后我再做决定。”

    “这个虽然也很好,但是差点意思,如果有更合适的,贵点就贵点。”

    “主要是合适,价格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我相信阿姨不会让我吃亏的。”

    吴烨想看看贵的那套,和这个有什么区别,这个还是小了些。

    这个阿姨,是那种真的富婆。吴烨不知道她有多少房子,不过几套想来是有的。

    看她穿的太简朴,看着和普通老太太似的走在大街上,绝对只会觉得她是普通老太太。

    “行,那我们过去看看吧。”她拿出钥匙,关好门,准备带着吴烨去看另一套房子。

    吴烨等她关好门,开着车,她在副驾驶指路。

    “小吴,你这车多少钱?”她坐在副驾驶问。

    “大概500万以内能办好。”吴烨回答道。

    这个车,400多万不到500万,就是新车要等一段时间。

    “这么便宜?”她有点惊讶。

    吴烨:“……”

    她表情可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和预估价格差的太多,才有的表情。

    真有钱啊!

    “回头买个来开一下,这个车不怕撞,安全。”荣阿姨打算着。

    吴烨没说话,如果她开这个车的的话,大概…人家不安全了。

    “其实您可以买个轿车,那种人尽皆知的牌子,几百万的轿车,很多人都不敢靠近您。”

    “哎,这个主意好,小吴你真聪明。”她笑着回答:“轿车我家里应该有,省得再买了。”

    吴烨:“……”

    唉!

    难怪那么多人,抗拒了生活的重重压力,却抗拒不了富婆的轻描澹写。

    句句不提前,句句姨有钱。

    如果再看透了你的脆弱,知道你你的伪装,发现你搬砖的伤痕累累…谁*顶*得住?

    “阿姨,您真有钱。”吴烨说道。

    “都要变卖家产了,那有什么钱,阿姨是实打实的穷。”

    她还很谦虚。

    好在到了位置,吴烨在她的指挥下,停好车。

    吴烨在车上看了一下,第二套房子,比第一套房子都大。

    下车以后,才发现这是完全独栋的四层小楼,带两个前后大花园,还有不少停车位,一样是维护的很好的外观。

    但是这个房子,外观造型和风格就很普通了,简简单单的,方方正正的。

    吴烨倒是喜欢这个,不只是面积,环境,还是其他的,都比第一套更好一些。

    主要是可以改造外观,做成彷古的小楼,那种古色古香的屋檐,直接加在外面,弄点窗户,就好看多了。

    改造很简单。

    甚至这次不需要搞阳光房,楼上都可以用起来,直接做成露天餐厅,弄个电梯直达天台。

    面积还会多很多。

    交易,可是只计算*套*内面积的。

    这个房子面积也大,得有1500平,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会建的这么大,正常住的房子,一般都是一百来平一层。

    “这个不错,阿姨这个房子什么价?”吴烨绕了一圈。

    “不看看里*面再说?”荣阿姨问他。

    吴烨拍了拍脑门,一高兴就给忘记了。

    她忍不住笑了笑,打开门,让吴烨进去看了看。

    没有那么多杂物,闲得很空旷,除了承重柱子,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一览无余。

    简直太好了,越是这样空越好。

    “以前当仓库的,后来也懒得改成住房,就一直这样空着,倒到时想租给人家当仓库,不过不在港口,这个想法没成功。”

    “就一直空到了现在,很多人想拿去做酒店,我没同意,他们又不买,只想租。”

    吴烨听她说完,理解了大概情况,这种闹市区的房子,不合适那些租仓库的公司用。

    价格太贵了,倒是合适服务公司用,不过她又只想卖。

    卖的话,人家投入的成本就太高了。

    “其实也可以租嘛,一年租金也不少。”

    “麻烦,现在收租都嫌累,一个月半个月都在收租,你都不知道阿姨多累。”

    吴烨:“……”

    这天儿,没办法好好聊了。

    完全是有钱任性,吴烨发现她是真的很任性。这么任性的阿姨,还是第一次见到。

    “您真任性!”

    “我只是不想自己太累,和你小子倒是有缘分,可惜你生肖不行,不然阿姨就一个闺女,让你少奋斗一百年。”

    吴烨:“……”

    就知道她打的这个主意,吴烨已经有对象了,就是没有,也不一定合适。

    “阿姨,我们还是聊正事吧,这个房子您打算怎么卖?”吴烨问她。

    他是来买房子的,不想听凡言凡语。

    她看了看房子,然后才回答:

    “这个房子的话,你真要的话,就给一个亿吧,靠着江,环境位置都好。”

    “不过阿姨先和你说好,其中一半,我是准备*捐*出去建学校的,署名也给你一个。”

    吴烨:??

    注意到他疑惑的表情,荣阿姨笑了笑:

    “我有不少房子,自己也住不过来,空着也是空着,当时买的时候,其实都很便宜,现在卖了,我赚的够多了,哪怕是去掉一半,也有得赚。”

    “再加上这些老房子,也维护不过来,空着还不如给有缘人。”

    吴烨大概理解了。

    她不只是凡尔赛,而且还很有爱心,几千万说*捐就*捐。

    “你这境界真高。”吴烨夸奖道,他是真的有点服气了。

    只是有钱的话,吴烨还不至于服气,但是灵魂的高尚,很多人做不到。

    “看你这表情,阿姨没有那么高尚,一年才捐*一次而已,还是拿差价捐*钱,借花献佛罢了。”

    “就是当给自己积点德,能力以内,帮一下那些穷苦地方的孩子,能做的也就这样了。”

    “所以你不要崇拜我!”

    卖房子,她自己也赚钱了,只是赚的多了,什么都不做,感觉有些亏心。

    于是她就开始这样做了,算是她觉得心安的办法。

    “捐*款的时候,你也可以一起去的,而且也可以共同监督。”阿姨说道:“阿姨没骗你,也不道德*绑架你。”

    吴烨忍俊不禁的笑了笑:“如果全款买呢?”

    荣阿姨:??

    仔细看了看吴烨,发现这个小子很有实力啊。

    全款买房子,还是一个亿,她认识的,都没有几个年轻人有这种实力。

    “全款也行,全款的话,那阿姨送你两个小玩意。”她一脸笑容的回答道。

    终究是见过大世面的阿姨,一个亿对她来说,年轻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

    吴烨好奇的看了看她,没理解她说的小玩意是什么东西。

    他拿出手机,给吴烨看了看照片“给你两个招财猫猫,纯金的,一个八斤八两,怎么样?。”

    吴烨:“……”

    管这叫猫猫啊?

    估计吴太太倒是会喜欢这个猫猫,纯金的招财猫,吴烨对这个不太感冒。

    九千多克,四五百万的猫猫。

    卧槽!

    虽然多,吴烨真不想要猫猫。

    “您诚心点,我都是诚心买房子。”吴烨说道:“您换个呗!换个合适我。”

    吴烨估计她还有不少东西,要搭就搭个能用的。

    阿姨想了想,有从头到脚看了看他,一拍手说道:

    “不喜欢猫猫啊?没关系,那阿姨送你块表,600多万的表,阿姨够意思吧?”

    “就这个表,还是以前买的,一直放着,现在估计还涨价了。”荣阿姨大方的说道。

    吴烨点点头,这个可以,起码可以拿出去装杯,总不可能抱个招财猫出去装杯。

    “您再给我个猫猫吧,我也给您个会员卡,以后我店里,消费1万以内可以免单那种。”

    荣阿姨给他一个嘴角向下的表情。

    吴烨挠挠头,笑!

    她叹气,难得遇到和吴烨有缘分,她还挺喜欢吴烨这个小伙子的。

    就是投缘那种喜欢,想了想,她还是答应了。

    虽然搭进去两个小玩意,实际上她也没有亏什么。

    “也行,反正我定做了不少,给你一个吧!招财进宝。”阿姨还是给了他一个猫猫。

    她都这么爽快,吴烨也答应下来了,和她约好时间签合同付款,然后转让房子。

    事情就这样确定下来了,吴烨也耿直,遇到这种阿姨,事情很好谈。

    她还把户型图都发给吴烨了,说好装修,为了卖房子,她也准备的很周全。

    门口。

    吴烨还问了一句自己后悔的话:“阿姨,您这个房子,当时买的时候花了多少钱?”

    “嘿嘿嘿,好像是二十多万吧,我爸爸买的,几十年以前了。”她忍不住笑的回答。

    吴烨:“……”

    我真傻,真的!

    按照当时的比例总算,也是涨了几十倍,赚的丧心病狂啊!

    “签合同以后,阿姨把东西给你,放心,假一赔十,阿姨做事情,都不弄虚作假。”

    “还有后面捐钱,你和我一起去,到时候阿姨通知你。”

    吴烨点点头,又和她聊了几句,看她准备开车离开了。

    吴烨扒着车窗提醒了一句:“阿姨,实线不能变道啊,要记得。”

    上次就是视线变道,给他撞了。

    撞到车她肯定赔得起,但是弄的自己受伤,就没有必要了。

    她看了看吴烨,哈哈笑起来:

    “知道,不然你以为阿姨为什么送你个金猫猫,就是当赔你修车费了。”

    吴烨:“……”

    姜还是老的辣啊!

    还以为白得一个猫猫呢,结果根本不是这样,她早就算好了。

    “那不够啊,阿姨你得再来一个啊。”吴烨笑道。

    这个事情,他认了,就是开个玩笑。

    她笑嘻嘻的摇摇头,然后开车离去。吴烨在原地又看了看房子,忍不住笑了笑。

    这个阿姨才是真正的有钱人,拿八斤八两黄金打招财猫,也是想法离谱。

    房子空着不租,一年亏个一两百万,完全不在乎这点损失,有钱真任性。

    倒是把第三个店的店铺解决了,不出意外,这个地方,吴烨还是准备开个酒楼。

    合适开酒楼,附近没有什么大的竞争对手,而且业态也合适,有钱人多。

    看了看手机,时间还早,吴烨准备找个地方混一下时间。

    城市的另一边。

    靠着公路几十米的距离,是两个大棚一般的钢结构建筑,占地面积大约一两千平方。

    每一个大棚门口,都挂着一块金属牌,牌子上写着某某汽车修理厂字样。

    门口,还有一部分穿着黑色工装的员工,和穿着蓝色工装的员工在聊天,相当融洽。

    汽修厂门口,就是一大块停车场,停车场旁边,还修建了一个小亭子,种了不少蔬菜水果。

    有点农村菜地的感觉。

    此时此刻,一个穿着小褂,白头发白胡子的精神老头,正在和一身工装的黄原下象棋。

    刚摆好棋子,黄原就拿着手机说道:“老爷子,今天我可不让着你了啊,我要拿出一半的真实水平了。”

    臭棋篓子黄原,说这个话的时候一脸认真严肃。

    他这个表情,成功把对面的老头逗的忍不住哈哈笑:

    “你搁这和我吹这种牛比,你也不怕爆咯?你这样色的,来十个爷都不带输你信不?”

    “说少了,二十个,爷都不怕。”

    黄原嘴角勾勒出一道龙王的微笑,有种猎人看着猎物进入陷井的意思:“您别吹牛比,您就说,输了咋整?”

    “哟呵,你是自我催眠了咋地?还是刚从外星改造回来?自信快赶上身高了都。”

    “可惜,实力不够,牛比白凑,你说咋整都行,爷让你知道,什么叫实力。”老头侃侃而谈。

    他一脸自信,黄原下棋都是他教的,就没有赢过他。

    现在吹牛,谁不知道谁呢!爷还是你爷。

    黄原想了想,回答道:“先下一盘,让您知道差距再说。”

    这话老爷子完全不认可,差距也是他和自己的差距。

    “一日不见,小黄豆你吹牛比的功夫,比修车的功夫都深了。”老头吐槽他。

    黄原微笑。

    拿着手机一边和他下棋,一边看着手机,老爷子看不下去了:

    “小黄豆,技术不行也不要那么快放弃,你垂死挣扎一下,爷不会让你熟的太难看的。”

    黄原摇摇头,一脸的澹定自信:“您放心,玩手机都不影响我发挥,您必输。”

    看他漫不经心的,但是却总能走出手手妙棋。老爷子摸着胡子,感觉不对劲了。

    接下来。

    “卧槽,这棋走的太特么妙了。”

    “这他么,你这水平涨的也太快了啊。”

    “屮,特么我得输了啊。”

    一边下棋,老爷子就一边吐槽,黄原一只手拿着手机,漫不经心的和他下棋。

    信手拈来的随随便便,直接差点给老爷子的CPU干废了。

    “这特么也不行啊,这也走的太妙了。”

    “这得输了。”

    黄原哈哈笑,还是头一次见他老人家这么激动。黄原都怕下赢了,一个不注意给他送走了。

    “没事,您慢慢考虑,不急。”黄原还在宽他心。

    如果看黄原的手机就知道,他一边拿手机模拟着棋子,一边和老爷子下棋。

    这是…真正的“孙子兵法”。

    “输了吧,再来您还得输,这把再输,我可该提要求了。”黄原提醒他、

    老爷子继续摆棋子:“你这臭小子,是不是作弊了?”

    黄原把手机给他看了看,上面是小说页面,他耸耸肩:“您这是仗着年纪大,不承认啊。”

    老爷子疑惑的看着他,一脸的疑惑,搞不懂他这个臭棋篓子为什么进步这么快。

    “爷再输了,答应你一个要求行了吧?”他回答。

    黄原点点头,继续用“孙子兵法”,又在老爷子一声声特么的不科学里,赢了一把。

    “说吧,什么要求。”

    黄原给他倒好茶,然后才郑重其事的说道:“爷,也不是要求,就是相求您个事儿。”

    老爷子看了看他,问道:“小鱼?”

    黄原点点头:“不是小鱼,小鱼我知道她是什么想法,是游叔,我就想您管管游叔。”

    他说的很诚恳,如果不是没办法,他也不会来套路老爷子。

    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请老爷子帮帮忙了,不然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在一起。

    “所为啊,行,这个事情爷管了,但是要是爷知道你欺负小鱼,爷可饶不了你。”老爷子答应。

    他早就在等黄原找他,结果这个小子,骨气的很,就是死活不找他。

    现在总算是开口了,估计是真没办法了。

    “您还是担心她会不会欺负我吧,您什么时候见过我欺负她啊。”黄原说道。

    隔壁的大妞,脾气多少有些暴躁。

    老爷子笑了笑:“也是,要是她敢欺负你,你就和爷说…爷指定安慰你。”

    黄原:“……”

    那还不如自己默默的消化。

    “真管啊,别我去找小鱼,他又撵我。”黄原有点不相信。

    每次都是这样,姑娘在他就横眉冷对,不在的话,他就撵人。

    也就是人家姑娘在,他还能收敛点,但是和防贼似的防着他,靠近一点他都要把姑娘喊开。

    就这种情况,平时约个会,都要去远点,免得他突然出来打扰。

    造孽。

    “爷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说管就管定了,我是他爹,他还能不听我的?”

    老爷子拍了拍他肩膀,让他放心。

    黄原才点点头,听到有员工喊他结账,黄原就告辞了。

    老爷子拿出手机,打开象棋软件,继续下象棋。手机上,和黄原刚才的模拟是一模一样的。

    “要不是看在小鱼的份上,这么忽悠爷,高低得让你把象吃了,让你小子装。”

    他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说而已。自己孙女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两个孩子在一起聊会天,都得躲躲藏藏的,他早就看不下去了。

    小黄豆也算是良配了,办事有规矩,做事有担当,有事能抗事,孩子已经算是很优秀了。

    看着长大的孩子,也放心,他很赞成,奈何儿子不赞成,还极力反对。

    好在孙女自己有主见,不是那种耳根子软的孩子,还知道没有什么都听自己爹的。

    不然,小黄豆连豆芽都有了。

    “一辈不管二辈事,吃饱了撑的,成天瞎操心。”老爷子喃喃自语。

    逼*的孩子都来套路他了,干的都是些糟心事情。

    黄原在努力的时候,吴烨在店里的办公室,靠着椅子玩游戏。

    在店里混了一顿饭。

    时间转眼到了下午,接近晚上的时候,吴烨从店里离开的时候。

    手上还拎着两个保温桶,里面都是吃的,招牌菜,还有一份鸡汤。

    吴烨开着车,去凌晨公司楼下接她,今天她还得加两个小时班,现在过去时间都已经七点多了。

    不过夏天的白天长,这个点都还没有天黑,还有白天的感觉。

    暗的晚。

    吴烨开着车,一路畅通无阻的到凌晨公司楼下,停好车以后,下车在街边的奶茶店等她。

    【忙的怎么样?】吴烨发消息问她。

    凌晨回复很快【马上来,感觉需要好喝的鸡汤续命,真累。】

    吴烨估计她今天工作量也挺多的,中午她就说了要喝鸡汤,吴烨特意给她准备好的。

    箫富贵本来今天忙,都是抽时间给他做的。

    喜欢吃某个东西的话,凌晨就会吃很久都不腻,箫富贵都准备教吴烨自己做鸡汤了。

    【我等你!】

    吴烨发完消息,拿着奶茶,去隔壁花店里买了一束黄色的乒乓菊。回到车子旁边以后,吴烨蹲在马路牙子上等她。

    他倒是没等多久,凌晨就迈着小步伐来了,迅速钻进车里。

    吴烨才拉开车门坐上去,把花递给她:“这个花挺好看的,送给你。”

    “确实是好看,乒乓菊,你现在学会*插花没有?”凌晨问他。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吴烨说还在学,后面家里也没有见花瓶里有花。

    不知道他插*没*插。

    吴烨看了看她,忍不住笑:“你确定要知道?”

    凌晨皱眉,立马摇摇头,每次这样说,都不是什么好话。

    “我是真的学会了,就是花不让。”吴烨说道。

    凌晨:呸呸呸!

    嗔怪的看了看吴烨,凌晨掐了他一下:“让你狗嘴吐不出象牙。”

    吴烨呲牙咧嘴,然后又一个木马,凌晨躲开,吴烨凑*过去,被她按脑袋,捶了一顿。

    突然,凌晨注意到下班的员工,就在旁边扫自行车,拿着手机愣愣的看着他们。

    凌晨脸里马就红了。

    “赶紧走啊!”凌晨催促他,

    启动车子,吴烨一脚油门,带着她离开这个尴尬之地。

    在原地看着大G离开的漫客员工,忍不住赞叹:凌总,原来你是这样的老板。

    车子开远了,凌晨才感觉好多了,刚才实在是太尴尬了。她平时在公司都很严格的,结果,下属看到她和吴烨嬉闹。

    尴尬死。

    “鸡汤在后面,你自己拿一下。”

    吴烨没有回头。凌晨拉了一下安全带,转身拿过保温壶,打开看了看,里面不是鸡汤。

    又拿了另一个大开,嗅着香味,凌晨咽了咽口水:“艾玛,真香。”

    “嗯,这种是香的,还有一种现做的鸡汤,不过是*腥*的。”

    凌晨:?

    “你确定说的是鸡汤?”

    吴烨点点头,笑着说道:“还有很多女生都喜欢喝呢,美容养颜效果很好的。”

    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还是一本正经的,凌晨有点拿不准是真的假的。

    “那你会不会做?”凌晨问他。

    吴烨点点头,回答道:“想喝就给你做,其实也不难做,不过你帮忙打下手会快一点。”

    凌晨狐疑的看了看他:“你说的真是鸡汤?”

    “当然,骗你是小狗。”

    吴烨越认真,她就越感觉自己被吴烨骗了,搞不懂,到时候先回去查一下看看。

    倒了一杯鸡汤出来,凌晨抱着保温壶,一边喝着鸡汤。

    “真好喝!”凌晨感慨,怎么能这么好喝呢,太犯规了。

    难怪吴烨店里生意那么好,做的东西确实是很好吃。

    到家以后,吴烨就蒸了米饭,把带的菜吃完,两个人刚好吃饱。

    “有了副总以后,我就有时间多陪你了,不用加班那么多,以后我妈不同意的事情,你就出马。”凌晨说道。

    这次不是吴烨,她估计都不会答应,只会觉得自己吃不了苦。

    吴烨摇摇头,这次丈母娘不是给他面子,而是心疼凌晨而已。以后不同意的事情,她还是不会同意。

    “阿姨今天和你说什么了?”吴烨问她。

    “还是说让我注意点,不要让她现在就当外婆。”

    吴烨:“……”

    这话没和他说,纯粹是亲疏有别而已。她现在连二*垒*都没有稳固,怎么可能当外婆。

    以后……也会注意安全的。

    毕竟避*运这种事情,不成功便成*人,他们还没有结婚。

    结婚了就不怕了。

    “她不想当外婆,我倒是还想当爸爸呢,就是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吴烨叹气。

    凌晨听到这个问题,脸红的看了看他:“结婚以后,到时候你别嫌麻烦就好。”

    “开玩笑,当爸爸之前都不会嫌*努力麻烦,当爸爸以后怎么可能嫌孩子麻烦。”

    “闭嘴,不许讨论这个话题了。”

    吴烨点点头,不说这个了,她每次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就会脸红。

    过两年都要当妈的人了,还这么害羞,以后可怎么办啊?

    焦心。

    吃完饭,洗完碗以后,凌晨就去洗漱了,吴烨去隔壁,帮她把狗喂了。

    星星吃着狗粮,看着吴烨离开,他现在身上有很多它主人的气息。

    那些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吴烨倒是不知道狗子嗅到了秘密,径直回到家。

    吴烨的卧室,凌晨看着拿出来的被子,突然感觉它可有可无,也不知道为什么,它每天都总会掉到地上。

    这个问题,让凌晨很苦恼。

    她一直觉得,是自己睡觉不规矩,踢被子导致的。

    整理好被子,吴烨已经洗漱好了,头发还有水滴,凌晨拿着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弟娃儿,听说谢顶会遗传的,你这个…。”凌晨看着吴烨茂密的头发,没有说完。

    吴烨:“……”

    凌晨这话说完,吴烨脑子里就跳出了老吴的形象。然后就是自己的老年版,和老吴一个形象。

    他现在的头发密度,属于是没有十几万植发都植不出来。

    吴烨觉得不可能,但是想到老吴年轻时候,照片上的一头黑发,依稀还可以见到他的风华。

    他年轻时候,拥有和自己有的一拼的浓密头发,现在…岁月不饶人啊!

    “必不可能,我一直随我妈。”吴烨回答。

    是不是,他也不知道,希望是这样,吴太太都很少脱发,头发得随她才完美。

    凌晨忍不住笑了笑:“随阿姨的话,那还好。”

    头发吹干了,凌晨就放好吹风机,就缩回被窝里了,睁着眼睛看着他,布灵布灵的。

    吴烨:“你想*干嘛?”

    凌晨:“……”

    “就是看看你就是想看看你,最近你很好,有温柔又体贴。”凌晨夸奖他。

    还有点狂*野,她没有说出来,羞于启齿。

    吴烨会心一笑。

    靠她近一点:“黑灯瞎火的,感觉这样近一点,看的清楚一些。”

    看着头上明亮的灯光,凌晨无语的看了看他,这叫黑灯瞎火?

    昨天的梦想就没有达成,今天就看梦想能不能实现了,吴烨试探了她一下,她没有反应。

    吴烨就直接*钻*到她被子里了。

    还是抱*抱*睡更好。

    “唔....”

    凌晨本来想大声呵斥他的,不过没有说出来,就被*堵*回去了。

    吴烨很*缠*人,还很让人纠结。

    鼻息*就像是扛不住压力一样,开始逐*渐重起来。

    热*气

    打在对方脸上,等到她都感觉有些*窒息的时候,才把吴烨*推*开。

    不止是*单纯的*窒息,吴烨手又没听话。

    只手遮*山。

    “把手拿过来,给我给你剁了。”凌晨气呼呼的说道。

    吴烨嘿嘿笑,并没有伸手过去。

    今天又比昨天好些,昨天是什么都没有,今天好歹爬*山没有挨揍,她还是开始习惯了。

    主要是现在女朋友管得太严,都不让去山*上玩。

    等她习惯了,就能每天爬*山锻炼了。

    “睡觉了!”凌晨告戒他:“离我远点!”

    吴烨点点头,挨着她,把手从她脖子底下穿过,给她当枕头。

    凌晨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抱*着他。

    “晚安男朋友。”

    物吴烨关好灯,说道:“晚安老婆。”

    “你说什么?”黑暗里,凌晨不可置信的问道。

    “老婆~!”

    “嘻嘻,什么?”

    “老婆!”

    “讨厌,你再说一遍。”凌晨的声音响起。

    “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我爱你。”吴烨重复了很多。

    “嘻嘻,真是的,不许叫人家老婆!还没结婚呢。”

    “老婆~。”

    “哎呀,你好烦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