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长生啊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二章 风烟渐渐升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玄意能这般自信的说,心里绝对有数。

    就这愈来愈广袤无垠的关外,别人坐镇不了,唯有他周玄意才能安安稳稳坐的了这个位置。

    即便洞天福地势力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也得顾忌最高层那几个人。

    人王!

    绝不是两个字那么简单。

    代表了天地的大气运。

    何况灵气复苏的大年份,天地给予人王的气运,一分为多份。

    前所未有。

    所以,想要有所动作的宵小,还不能只考虑一个人的想法,这些高层所有人的意思都得考虑到。

    尽管现在的“人王”,修为道行并不放在大部分人眼里,然而人王一怒、伏尸百万,可不是说说而已!

    单单是人王的气运压制,就能让洞天福地备受煎熬。

    说不定再加上神州司天的一众高手,在人间和人王两种压制之下,现今的这些洞天福地势力还真节节败退。

    “人王”当然对陈禅有点不满。

    陈禅也察觉的到人王大气运对其有些敌视,但远远不到压制的份上,换而言之,有人不满,有人就特别欣赏陈禅。

    周玄意冷笑。

    他眼下站在一座直插云霄的大山上。

    背后站着十四位气息深厚的大高手。

    十四人,半数是男子,半数是女子。

    “镇守,何时能开始行动?”

    有人轻声询问。

    周玄意微微摇头:“不急,等先生那边先进行动作,然后才是我们的舞台。”

    周玄意的伤势根本没有恢复。

    陈禅南下泉城斩龙归来,他心底明白先生处置些小事,就要再进山海小残界,彻底解决此事了。

    他动用关外司天的秘宝,强行压制伤势,顺便再吞服几株罕见的疗伤圣品,用以慢慢的滋润伤势。

    他是知道的,先生进了山海小残界,并不意味着关外就安全了。

    依据眼下的局势判断,那时才是最危险。

    幕后的很多人绝不想失败。

    费了那么一番大工夫,损失了这么多好手,算计关外一场,如何能空手而归?

    周玄意把心腹召集在一起,细细尚是幕后势力会进行怎样的布局。

    大家畅所欲言。

    最终周玄意认为有两个说法最有可能。

    一是趁机封印小残界,残界内部的宝贝谁也别得到了,然后釜底抽薪的祸乱关外,让关外彻底成为混乱不堪的战场。

    如此一来,关外的种种瑰宝,就有了易手的可能。

    随着封印之地一个接一个的解封,是个眼力不错的大人物,皆明白关外的钟灵毓秀并不弱于神州中原腹地。

    乃至关外在复苏了的山海关之外,许多不方便在关内做的事,顺理成章的转移到关外来做。

    至于山海小残界内部的瑰宝。

    没关系。

    再让洞天福地找一些送过来就行了。

    反正像这样的小残界,只要洞天福地的大人物想,就凭人间外游离着那般多的山海残界,就可以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顺便灭杀一些山海凶兽,别一块回归人间后,大战再起互相争抢地盘。

    第二种看法则是,幕后的人会统合群山大妖,把关外司天连根拔起。

    周玄意是知道先生斩杀芍药一事,可关外如此多的

    群山,莫非只有一个芍药吗?

    万一他赌错了,不止一个芍药,剩下的事便极其棘手了。

    一个地方有没有司天,完全是两码事。

    尽管司天内部不乏被洞天福地势力收买的修行者,在其位谋其政的司天修行者还是大有人在的。

    恰恰周玄意是其中的佼佼者。

    杀了周玄意,没了关外司天。

    偌大的关外还不是成了他们的手中面团,想捏成什么形状就捏成什么形状。

    周玄意自然听说了赵子美在京城做的那些事。

    但是并不认同赵子美的狠辣手段。

    隐忍不见得是一件好事,遇上大事,不隐忍积蓄力量,狠狠的一击,肯定不是好事。

    “唉,赵子美坏了我的心思。”

    周玄意叹气道。

    “何解?根据京城传来的情报,赵子美明明立下了大功啊。”

    摇头。

    “赵子美表面上将京城拍卖行连根拔起,实则还有两人未杀,只要他们不死,京城拍卖行想要死灰复燃,简直太简单了。”

    “谁?!”

    “桑乐天、时朝,我猜背景神秘的廉柯也加入了京城拍卖行,当然只是猜测,除了当面问一问廉柯,确定不了。”

    周玄意呢喃道,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十四位好手听的明明白白了。

    “你们是我最后的力量,是关外司天能做不惧群山大妖以及洞天福地势力的底气所在,如果先生进入小残界,桑乐天和时朝忽然出现了,首要任务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啊?为什么?桑乐天与时朝两窃贼应当在京城吧。”

    有人迷茫了。

    “是啊,桑乐天、时朝两个洞天福地大高手,自来到人间,便一直待在京城,一步不曾迈出,如何可能前来关外呢?!”

    “镇守,我这里有小道消息,赵司卿灭掉京城拍卖行时,桑乐天和时朝并未现身,甚至在不在京城拍卖行都不知道,倒是一直坐镇拍卖行的高手看到赵子美来势汹汹,没敢交战,直接退走了。”

    周玄意反问:“你说了这么多,告诉我,他们去哪了?”

    “去……”

    那人为之一愣。

    是啊,连老巢都让赵子美果断掏了,他们真下的了狠心眼睁睁看着老巢灰飞烟灭?

    不可能吧。

    京城司天因这一战,可谓是富得流油。

    灵石、天材地宝数都数不清。

    里面还有几株够的上地宝的天材地宝呢!

    天材地宝亦有上下之分。

    普通的不说,普通往上的被称为瑰宝,瑰宝是个泛称,既可以称天材地宝是瑰宝,也能叫强大的法器为瑰宝……

    瑰宝之上则是地宝了,意味无边大地诞生的宝藏。

    地宝在人间出现的次数寥寥无几,有几家拍卖行展出过,让人打破脑袋想要购到。

    乃至还发生了几场大战,目的都是争抢地宝。

    地宝不是顶点,地宝之上还有天宝。

    天宝就不可言说了。

    反正迄今为止大家都没听说人间哪怕出现一个天宝。

    洞天福地里的修行者说,在天宝之上,还有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神宝。

    神宝不知存在了多少年了。

    具体效果怎样,他们不知,纷纷猜想,天宝都比不上的神宝,应当可

    以傲视天上地下,谁得到了神宝谁的一生就能改变了。

    “肯定是去他们该去的地方了。”

    那人低头说道。

    周玄意感慨:“是啊,除了关外,哪里还是他们该去的地方?”

    “镇守认为桑乐天、时朝已经来到了关外?”

    “不错,我敢肯定,两个域外贼寇一定到了关外!!至于廉柯我不确定,此人似乎来历极大,饶是蒲留仙都比不上……”

    提起廉柯,周玄意稍稍皱了眉头。

    若是陈禅不来关外,就不光皱眉头这么简单了,但陈禅来了,皱皱眉头,算是表示对廉柯的尊重。

    “季星汉呢?”

    “他完全不可能。”周玄意摇头。

    “季星汉是人王们的贴身保镖,京城里的修行者谁都能来关外,唯独季星汉不行。”

    周玄意呵呵冷笑。

    刚成为关外司天镇守时,他去京城述职,曾与季星汉有过短暂的交流。

    他看到的季星汉根本就是平平无奇的老头儿。

    但就是这个老头儿,在他朝人王们说话声不免大了些时,微微跺了跺脚,就险些让他受伤。

    太可怕了。

    而今想来,周玄意不确定陈禅和季星汉究竟谁更强一些。

    先生突然的横空出世,令人难以置信的战力打的泉城、关外众强者抬不起头。

    季星汉可是靠着多年的余威,不必与人交手,自动就令众强者不敢抬起头。

    周玄意忽然失笑:“其实我更希望季星汉到关外,我非常想看看,他与先生碰面,谁强大一些。”

    “必然是先生!”

    有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陈禅是通过一场场大战证明自己当下无敌的,季星汉呢?隐在京城这么长岁月,战绩不为人知,寥寥几场大战,也是速战速决。

    通过季星汉的那几场大战,才让南北的修行者感到害怕,因为不管对手有多强、有多少人全部干净利落的解决战斗,赢得胜利。

    “不见得,季星汉可称灵气复苏后第一代修行者,在没有灵石、天材地宝的年代,可以修炼到了那个地步,很难不使人感到震惊,自从有了灵石、天材地宝,季星汉肯定一飞冲天,大概现今的季星汉早已是金丹境修行者。”

    “哼,金丹境大高手又如何,莫非先生没斩杀过金丹境修行者吗?先生南下泉城斩龙,那头藏在关外不知多少年的孽龙怎样?照旧不是先生的对手,被先生战败,投入地下河关押起来。”

    “或许你不清楚,先生在泉城的那一战,不止有孽龙出现,另有不可思议的强敌。”

    “哦?”

    有关真仙转世的消息,并没有传开。

    泉城绝大部分人同样不知还有真仙转世曾降临在这座都市。

    唯有寥寥一部分人,隐隐约约猜到了些蛛丝马迹。

    “唉,你还是不明白,金丹境和金丹境不一样的,别人的金丹境或许不厉害,可季星汉的金丹境绝对厉害的让我等绝望!”

    “为什么这么说?”

    “你若是季星汉,天天在‘人王’身边,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能不厉害吗?”

    不解的人恍然大悟。

    是啊,季星汉可是人王身边的红人,是保护人王安全的神州本土修行者。

    可谓离“天”最近的一个人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