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武侠修真 -> 过河卒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须弥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造物“帝释天”是徐无鬼在阁皂道的基础上,融汇上古巫教、全真道之长的集大成之作,媲美仙人。

    三大阴物则是阁皂道的巅峰之作,比起“帝释天”,三大阴物在力量上有所不如,不过三大阴物却拥有了灵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算是生灵了。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帮道门管理鬼国洞天,并且谋划自己的退路。而不必像“帝释天”那样陷入漫长的沉睡。

    当然,“帝释天”不是不能拥有灵智,而是徐无鬼不愿意让它拥有灵智,最初的时候,徐无鬼是将“帝释天”当作身外化身使用,在其飞升之后,“帝释天”不知去向。玄圣命令万象道宫的初代掌宫真人宁忆远赴西域,寻回了“帝释天”。

    “帝释天”最后一次露面,是在道门和佛门的战场上,所向披靡。玄圣之后,“帝释天”在名义上只有大掌教才能使用,不过从二代大掌教到六代大掌教,都再未动用过这件人形兵器,逐渐成为传说。

    三大阴物不同,他们拥有灵智,归顺道门之后,虽然很少在人前现身露面,但不意味着他们的经历并像“帝释天”那样一片空白,大部分时候他们都在鬼国洞天内处理阴气、尸体,且有记录可查。

    在这个过程中,三大阴物也在不断完善自身,就如道士们通过修炼提升自己的境界修为,虽然相较于道士们的修炼,他们的实力提升要慢上许多,但道士们在人间只有百年,他们可远不止百年。

    二百年的光阴悠悠而过,三大阴物的实力如何,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相较于二百年前的他们,必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齐玄素没有想到,仅仅是一拳,便将风伯毙于拳下。

    没来由的,齐玄素想起了一段不太好的经历,那是在凤台县的时候,他差点被一个叫诸葛永明的六品道士生生打死。

    不过诸葛永明再怎么厉害,也没一拳打死齐玄素,只是打得齐玄素气闷吐血。从这一点上来说,万师傅与风伯之间的差距比诸葛永明与齐玄素之间的差距还要大一些。

    一拳之后,这个拳头又原路缩回到门户之中。

    自始至终,万师傅也没有真正露面,只是一拳而已。让齐玄素连道谢的机会也没有。

    当万师傅的拳头彻底消失之后,以法力为媒介牵引、以阴气为根基承载形成的门户变得虚幻,开始慢慢溃散。

    原本如潮如海的阴气也逐渐归于平静。

    齐玄素举目望去,墓园没有任何改变。多亏当时的风伯飞

    在天上,而非立足地面,所以万师傅的一拳虽然威猛如山,但却是划空而过,没有伤到墓园的分毫。

    这无疑省去了许多麻烦,留下的痕迹越少越好。至于残留的尸气,只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能持续很长时间,很快就会自行消散。

    齐玄素掸了掸衣衫,准备去“接收”风伯的遗产。

    什么做一个体面人,与一位天人的遗产相较,可以暂且放到一旁,以后再做。

    齐玄素来到风伯从空中坠落的地方,已经没有完整的尸体,只剩下一些断肢残骸,整个躯干和头颅直接变成了血雾,而剩下的断肢残骸又受到了尸气的腐蚀,变得面目全非。

    甚至在其周围还弥漫着一部分肉眼可见的尸气,极具腐蚀性。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风伯身上带着官票、信件、子母符等物事,也会被腐蚀一空,最后只剩下较为坚固的灵物、宝物、须弥物。

    齐玄素自然不敢贸然伸手,不过他也有办法,取出“九阳离火罩(仿)”,以最后的些许法力催动,化出一条火龙,将残余的尸气和风伯的断肢残骸全部焚烧殆尽,顺带消除痕迹。

    烈火熄灭之后,灰烬中躺着一枚扳指。

    齐玄素上前捡起这枚扳指,不是灵物,也不是宝物,而是一件须弥物。

    虽然齐玄素没有须弥物,但在西域的时候用过张月鹿的须弥物,懂得基础用法。所以齐玄素立刻尝试着打开这件扳指外观的须弥物,结果发现这件须弥物竟然有“锁”,本质上是一种微型符阵,与须弥物一体,不知道正确解法,无法打开,如果暴力破解,须弥物与其中的物事玉石俱焚。

    张月鹿的须弥物就没有“锁”,看来这些隐秘结社的妖人是做贼心虚,没有半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按照道理来说,风伯这样的天人,未必会有半仙物,最起码会有一件宝物傍身,可从始至终,齐玄素都没见过风伯使用宝物。想来是追杀齐玄素不必动用宝物,杀鸡焉用牛刀。而面对万师傅的一拳,没机会用出宝物就被当场打死。

    可到了现在也没见到宝物,让人不免失望,总不能是风伯出门走得急,忘记带了。

    紧接着,齐玄素想到一个可能,宝物该不会被风伯放在了须弥物中。毕竟不是每件宝物都能如“无相纸”那般随意改变形态,也未必就能像“九阳离火罩”那般变化大小,如果宝物是一张大弓,总不能风伯每天都背着一张大弓出入,那也太扎眼了,也不符合风伯的身份。如果宝物是一杆大戟,出门转身都不方便。

    现在想来,这种在须弥物上设锁的方式有利也有弊,好处不必多言,坏处是难免繁琐,哪怕是自己用的时候,也要经过一道开锁程序。平常时候也就算了,可如果是与人交手的关键时刻,那就很误事了。风伯最后关头都没能用出宝物,未必不是这个原因。

    齐玄素掂量了下手中的扳指。

    有些犯愁。

    凭他自己的本事,万万解不开须弥物的锁,凭道门的本事,则一定能解开须弥物的锁。

    关键在于,他无法向道门解释须弥物的由来。

    须弥物哪里来的?

    从风伯那里得来的。

    一个先天之人,凭什么杀天人?

    是因为三大阴物之一的万师傅亲自出手了。

    “天廷”的风伯不是神话传说中的风伯,“天廷”的大力鬼王也只是一介凡人,反而万师傅更符合大力鬼王这个称呼。

    万师傅亲自出手了,一个普通天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凭什么能让三大阴物出手?你又是怎么进到鬼国洞天的?

    这就聊不下去了。

    难道让齐玄素承认他有“死之玄玉”?还是承认他与措温布的事情有牵扯?

    在这一点上,张月鹿、裴小楼两人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并不知道整件事的全貌。张月鹿知道齐玄素与三大阴物有交集,还达成了一个君子协定,却不知道齐玄素可以在某些特殊场合下请三大阴物出手。

    不是齐玄素非要瞒着张月鹿不可,而是少说一点就少些破绽,张月鹿总是擅长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真要和盘托出,他的清平会身份多半就瞒不住了,他还不想这么早与张月鹿摊牌。或者说,齐玄素压根没想与张月鹿摊牌,而是打算一瞒到底——这样便不让张月鹿左右为难。

    至于裴小楼。

    齐玄素也有些犹豫。

    都不是万象道宫的道童,不可能事事都推心置腹,总要留有些余地。

    不过还有一个人。

    七娘。

    她是齐玄素的救命恩人、引路人,恩同再造父母,知晓齐玄素的所有秘密,也是齐玄素最信任的人。

    七娘神通广大,多半会有办法。

    当然,也有坏处,七娘是无利不起早,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上,不会免费相帮齐玄素,见面分一半还是少的,齐玄素能分到多少,要看七娘的心情。

    可话又说回来,少分些也好过干看着拿不到。

    齐玄素收起这枚扳指,迅速离开了此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