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重生成了大佬们的白月光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一章 审问宝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宝怡给慕长欢的那种感觉,绝对不会出现在死士的身上。

    而她对刘侍卫的付出,也确定了她并不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

    虽说爱情会让她痴迷,但绝不会如此疯狂,毕竟在所有人的口中都可以知道她是个伶俐的女子。

    种种迹象表明,宝怡只是一颗棋子,她是被胁迫着不得不去做些违背意愿的事情上。

    比如下毒谋害贵妃与皇嗣。

    慕长欢不会所有人面前审问细节,转头看了眼夏妩神色难受,想来被自己从小到大的婢女背叛,那种滋味很不好受。

    她如今是强忍着坐在这里。

    再往后,就是细节,听下去她这能承受呢?

    “你这身子沉,如今又听到这些话,心里难受本宫都懂,但为肚子里的孩子想,你还是去后面歇一歇!”

    慕长欢知道这件事情后面还有一双更大的手。

    夏妩本就敏感脆弱,若是让她知道,只怕如今的恐惧会比之前更重。她这孩子能不能保到八个月都难说了。

    慕长欢希望她能回避后面的问话。

    可夏妩到底是夏家养大的姑娘,骨子里藏了一股狠劲儿。

    “表姐心疼我,但我更像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背后到底是谁策反了她,多深的感情比得上从小长大情谊!”

    有些人,过于聪明,这样人容易走错了路,就像是眼前的宝怡,她是个聪明人,她擅长专营,却不想越是聪明的人,越容易成为别人的棋子。

    瞧见,夏妩下定了决心,慕长欢也不再拖沓。

    “宝怡,还不将事情原原本本都说清楚,是谁让你对我下毒?你们都怎么联系?你我认识了十年,你若说清楚了,也许本宫会给你一条活路!”

    贵妃拍了桌子,可她这话也是真诚的,若是宝怡说出来,一条活路,总能有的。

    只是,贵妃不懂,她若让外人知道自己给了宝怡活路,日后那些个伺候贵妃久了的,又有谁会真的怕了她的威严呢?

    只要不会丢了性命,还能从这宫里出去,多少人会舍了那份恐惧。

    梗着脖子说:“我就是贪财而已,之所以对付春熙也是因为她傻乎乎的,很容易相信别人,我利用她经常进出后宫,只有打压下了她,我才能拿到更多的钱,为了这个我给娘娘下药,离间你们两人的感情,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么?

    慕长欢盯着宝怡,知道她此刻扛着无非是因为刘根生还没有掌握在慕长欢的手上吧了。

    去抓刘根生的人已经走出发,可宝怡却是压抑着眼中的情绪,紧闭着唇不肯开口。

    “宝怡,你无父无母,可本宫瞧着你对人有感情,若非是被人逼到了死路,你不会也不愿意用自己的命来做这件事情。”

    慕长欢的声音不大,可每个字对宝怡来说都是深入灵魂的刺痛。

    “你不是个没有心的人,本宫看得出来。做这些事情并非你真心,很快刘根生就会被带来,你确定现在不开口?”

    慕长欢眼神微眯,认真的说道:“你很清楚,本宫想要找的人,定能找到!”

    一句话让原本准备赴死的宝怡,压抑顿时大哭起来。

    就在慕长欢的面前,崩溃大哭。

    可她却很知道自己的价值。

    看着慕长欢说道:“公主,只要我见到刘根生,那我就告诉你背后的人!”

    见到?

    慕长欢最讨厌就是别人同她讲条件。

    春怀看了眼慕长欢的神色,顿时捏住了宝怡的下巴。

    “你这丫头不开窍吧,公主给你机会让你戴罪立功,不然你以为他来了,还能是囫囵个出去的么?”

    宝怡也懂,可她现在就这一点价值了。

    慕长欢脸色微寒。看了眼身旁的夏妩说道:“你这丫头太傻了,看来得给她开开窍!”

    夏妩抬头,眼神有些不忍,宝怡毕竟跟了她许多年。

    “表姐,你是要用刑?”

    慕长欢略微挑了下眉头,看着夏妩十分的失望。

    “你舍不得?”

    夏妩立刻摇头,自己身边出了这样的奸细,她都丢死人了,慕长欢还跟帮她料理,自己得多大的脸上去求情。

    “天师说,我这院子不能见血!”

    慕长欢笑了。

    “不必,只要请了玉星元来,再硬的嘴,他也能给本宫也能撬开。”

    虽说没见识过玉星元的本事,但听说这人法力高强,近乎神技,就自己怕是抵挡不住!

    春怀也是劝了句。

    “公主不过是想着玉大人在皇家别院,不忍劳累,但你若不识抬举,公主的脾气你最好清楚!”

    慕长欢是什么脾气,惹她不快,挫骨扬灰。

    想想近在眼前的司徒珏,原本同慕长欢还曾在金陵做闺蜜,进了宫,犯了错,直接被她丢到了祭台上,挫骨扬灰。

    那凄惨的寒声,吓得他们这些姑娘们,一连几天都不敢睡觉!

    聪明人就一点好,她会被人收买,也容易被人说服。

    “公主,娘娘,我该死,我鬼迷心窍,我是被人威胁了。他只奥了我和刘大哥的事儿,我实在是怕死,才按照他的话去做。”

    他是谁?

    慕长欢认真的将这个问题提了出来。

    对方却又一次迟疑了。

    慕长欢看她这样子,顿时有些气了。

    正好,童玉生从外面回来了,他带人亲自去抓的刘根生,现在回来了。

    可他满脸愁容,也没有直接将人提了进来。

    慕长欢顿时心里懂了不少。

    眼神顿时一紧,狠狠拍了下桌子。

    “冥顽不灵,不必让他上来了,按照宫规胆敢幽会宫女,施以宫刑!”

    什么?

    童玉生原本要说的话硬生生吞下去了。

    抱拳转身就走,这一次宝怡吓坏了,她想要扑倒慕长欢的面前求情,却被春怀死死按住。

    “公主耐心有限,既然你不肯说,那就等玉大人来吧。”

    春怀最后一句,成了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惊恐的呼唤。

    “公主我说,求您不要!”

    看她嘶声力竭,慕长欢制止了童玉生的脚步。

    宝怡瘫坐在地上,看着慕长欢说道:“凤仪宫侍卫长,张喜仁。”

    不必慕长欢吩咐,童玉生转身又去要拿这个人。

    吐出这个名字,宝怡在没有什么价值了,一年以前,张喜仁发现了他和刘根生的事情,以此为要挟逼迫宝怡帮他做事。

    开始无非是打探东宫的消息,后来他帮助宝怡对付春熙。

    宫女是不能随便带宫里的东西出去的,是他故意放水才给了春熙机会,一来二去,他的胆子越来越大,要求越来越多。

    自从,贵妃有孕后,宝怡的身份水涨船高,他给了宝怡一种香料,无色无味,但只要掺在普通香料之中。

    之前,他直说这药会让人昏昏欲睡,他说这样才方便宝怡出来,后来,宝怡察觉出贵妃身体总是不适,担心与这香料有关,便断掉了几日,结果贵妃腹痛难忍,差点小产。

    她去找张喜仁理论,可结果就却被告知,这种香料会让人上瘾,贵妃如今已经上瘾,一旦断掉,贵妃和腹中的孩子都会丧命。

    原本是张喜仁主动给她香料,现在她需要从他手上购买香料,否则贵妃会死!

    她害怕却又不得不听他的话。

    将原本用来给刘根生买.官的银子给了他,这才换了半个月的香料。

    但半个月之后呢?

    她不知道!

    听到这里,贵妃的脸上满是苍白。

    她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入局这样深了,她就是有心反抗,也没办法,没有香料,她会死……

    会死……

    夏妩扶着肚子,有些惊恐的看向慕长欢。

    “表姐,这该怎么办?”

    怎么办?

    慕长欢一挥手,春怀即刻便去将那香炉翻了出来,剩下的香料全部被倒掉。

    贵妃有些紧张。

    “表姐,这样做……”

    沈故渊冷哼一声,无情的拆穿了宝怡的话。

    “既然是作为香料那就不会是无色无味,既然无色无味它为何不是加在饮食当众?她根本就是在骗人!”

    宝怡浑身一颤。

    然而慕长欢这次确实根本不想同她说话了,从头到尾就没有什么实话。

    谎话张口就来的丫头,她瞧不上!

    慕长欢脸色微寒,春怀也收到了外面的消息,就趴在慕长欢的耳边耳语了两句。

    刚才童玉生他们去抓刘根生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就在冷宫之中,人是被一根树枝扎断了气管。

    这话,慕长欢听了,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一次次说谎的丫头。

    真不知道,夏家怎会选了这样一个女人服侍夏妩?

    “本宫对你彻底失去了耐心!来人,将她拖下去同那个侍卫埋在一起,本宫再也不想看到她!”

    说完,两个侍卫便进来想要拖走宝怡。

    她真是自己将自己作死了,如果她肯相信慕长欢,也许这日子她会活命,可现在,慕长欢再不想听她说任何一个字了。

    “公主,饶命!贵妃娘娘,您救救我,求您救救我……”

    她被拖着的时候仍旧在拼命的挣扎。

    瞧她不死心,慕长欢直接说道:“你的情郎已经死了,侍卫赶过去的时候,他被人刺穿了喉咙,你既然如此爱他,本宫成全你,让你们死在一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