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都市言情 -> 晚尤思念茶尤香

章节目录 第17章 父亲离开了,我也该走了 (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爸爸,你看这只蜻蜓,它为什么不飞了?”我指着树干上一只奄奄一息的蜻蜓问。

    “可能是它的翅膀坏了。”

    “那我们能救它吗?”

    “我试试看。”

    父亲把蜻蜓放在自己的手指上,蜻蜓似乎精神了起来,扑闪着已经折断的翅膀。

    那翅膀逐渐复原,每一次扑闪都好像即将飞离父亲的手指。直到蜻蜓真的飞了起来,我发现父亲已经变成了那只蜻蜓,它在我面前盘旋了两圈,似乎是道别一样,飞走了。

    我哭喊着:“爸爸!爸爸!”朝着蜻蜓的方向追去,刚刚蜻蜓停留的手拉住了我,回过头,对上了吴琛爱怜的脸。我扑到他怀里,哭得抽搐起来。

    我是在父亲离开的悲伤情绪中醒来的,初中时父亲离开以后我常做这样的梦,没想到十年过去了,我还会做这样的梦。

    或许内心里,我渴望父爱的陪伴吧。会与年长我九岁的吴琛交往,其实也是一种向往父爱的表现吧。

    上午一家人正常地在电视新闻的背景音中忙乎各自的事情。我跟小荷和师父分别打了电话,还有几位会员的生日发了庆贺的信息。母亲早早到公司去了,说午饭前回来。父亲昨晚已经收拾好行李,今天上午则擦了家里的地面、擦了吊灯上的挂饰、擦了大立柜顶部的灰尘,还和楼下五金店借了万用表和一些电线、工具,维护了家里的各路电线、大小家电。

    中午母亲回来,听说了父亲一上午的成果,欣慰中隐藏着一点点酸涩地说:“指着你多少年才来检修一次,这家里不知道有多少隐患呢。”

    “平时当然有电工维护,但是既然我回来了就再细致地看看,他们再认真也是当完成工作,我是为了家人安全,不一样。”父亲的语气依然轻松,与其说是在表达自己对家人的重视,不如说是在炫耀自己比工人技术好。

    一家简单吃了送行的饺子,外祖母拥抱了父亲,嘱咐他还是常回来,然后又泪眼婆娑起来。

    父亲轻抚着外祖母的背,一一应着那些嘱托,顺带抽了抽鼻子。家里就剩这一个老人了,或许是牵动了父亲的某种思念吧。

    我开车;父亲坐在副驾;母亲坐在后排,一家三口奔向机场。

    除了说一些“天气不错,飞机应该不会晚点”这种不疼不痒的话之外,三人一路颇为静默。

    “婚可以不结,孩子还是应该要一个的。”换好登机牌,时间颇为充裕,我们三口便找了个咖啡厅坐坐。不知是不是分离总会让人思考未来,父亲又为我以后的生活考虑起来。

    母亲连连点头,附和说:“是的,孩子是值得的。孩子让一个人的生命拥有意义。有了你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活着为什么,我才不迷茫,因为你是我判断所有事情的标准。”母亲看向父亲,接着说:“我和你爸只有对你是能达成共识的,你是我们共同的情感寄托。”

    “是的,爸爸妈妈对你的爱和祝愿,是世上最最真的东西,不需要回报也没有前提条件,而且是恒久不变的。而且有一份能够延续的亲情,一个人就有了归属。就像我现在,虽然和你离得很远,但你是我想念的终点。怎么说呢,就好像以前是爸爸妈妈是你的家,现在你就是爸爸妈妈的家。我们最终都会回归到你身上。”

    父亲的这段话着实让我颇为感动,父亲不是一个会表达感情的人,这段话却让我感到了他原来真的很在意我。

    但还不等我平息内心的感动,父亲颇为跳跃的思维又促使他补了句略显煞风景的话:“你不结婚的话可以回美国生孩子,反正美国人不要准生证。”

    “你别说这些没谱的事情,我还是希望我女儿有个好依靠,有个圆满的生活,有个爱她的丈夫,别像我一样。我作为女人是失败案例。”母亲终于在分别前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这些年真的是辛苦你了。”父亲对母亲说着,喝了口咖啡,并没有更热情的举动。“你妈妈说得对!你还是应该好好生活、正常生活,找个好丈夫,有个好家庭,别像我们俩这样。”

    三人在咖啡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想,其实父亲和母亲的关系究竟如何,我无需太多纠结,这是他们的事情,是我无法控制或者改变的事情。我只要知道他们对我的爱是相同的,我身上汇聚着他们两个人共同的期望与祝愿,我们永远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就足够了。

    我的家庭所给予我的包容、开放、支持,以及我所能回馈家庭的信任、孝顺、珍惜,或许比许多天天在一起被鸡毛蒜皮包围的家庭更纯粹、更真挚。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眼瞅着到了分离的时间,父亲在进入安检区域前略带感叹地说:“好啦,再往里你们也进不去了,那我就先走了。”

    “你回去以后多保重,照顾好自己。有事电话联系。”我说。

    “放心吧!你们什么时候来美国有计划吗?”父亲问。

    “今年就不动了,明年初秋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下。”母亲说。

    “你们提前计划,提前告诉我,我得跟公司请假,我们都是年底请第二年的年假。跟你们这边说走就走可不一样。”父亲说。

    “放心吧!”母亲说。

    父亲挥着手臂,我突然觉得他的手臂特别长,他明明那么远、那么小,我还能看到他举着登机牌,朝我们挥动的手臂。

    再然后,我看不见他挥动的手臂了。

    父亲又一次离开了我,就像中学时他离开我那样;也像高中时我离开他那样。

    鼻腔内酸酸的,为了不让母亲看出我的情绪,死命把眼泪压了下去。

    父女的关系,真的很神奇,只因为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无论分离多久;无论分离多远,只要相遇,那血液便会沸腾。

    父亲就是人生中的一座山,至高无比的山,无论人生走到何处,都可以看到他的山峰,这个山就好像凝视着你,无论你走得多远,他都在的,只要你想就能忘记他。

    我爱我的父亲,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爱她,我们之间最好的爱可能就是给予彼此尽可能少的关心,因为终究是会失去的,所以对彼此生活进入的越少,就越不会有遗憾,大家也就都能更快活的生活。

    “也许,我也应该回美国陪父亲生活一段时间吧。”心里想着,“看看父亲生活的城市那边有什么适合学校,以后去美国读个研究生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