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世子的乡下夫人是大佬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三章 蛇护灵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视线看了一圈众人,神色感激的提醒道:“大家一定要小心!”

    大家抱拳,声音铿锵目光坚定的齐声道:“是。”

    行走了大半日,还只到了半山腰,明若华抬头看了一眼,发觉山顶好似有白色的雪花飘飞,定睛一看,并非眼花,果然是飘雪纷飞。

    “竟然下雪了……”明若华呢喃,她因为一路攀爬,脸上已然绯红。

    段玉春伸手,只见一片雪花安稳落在手掌之中:“少主,这是老天爷在帮我们啊!”

    明彩不明,为何下雪是老天爷子帮他们。

    “为何下雪是老天爷在帮忙?”明彩悄声问明一,明一只摇头,他耸耸肩,一脸茫然。他闻所未闻。

    “因为女娲草在下雪天的时候,有可能会开花,而一开花便会散发出芬芳,方圆两公里都可闻见。”明若华欣喜解释。

    这是最近她得知的最好的消息了。

    这雪来的的确是及时。

    “方圆两公里?有些花不是方圆十公里都能闻见吗。”明彩有些不知足,若是十公里都能闻见,那找起来不就方便做了。

    段玉春不由一笑。

    明彩本就心中对段玉春很是敬佩,生怕自己在他面前说错一个字,如今见他这般有些诡谲的笑,她立马僵住:“可是我说错了什么?”

    “明彩姑娘,那都是话本子里的东西。就算是现实也有,那也是条件极为苛刻,有些雪莲花倒是方圆十公里也能闻见,主要是因为周围只有雪,没有其他植被,雪风一吹,便带去了芬芳。可这栖霞谷各种植被和花草都多,气息很混杂。女娲草能把其他气息淹没住两公里,已然不简单。”

    明彩艰难吞咽一口唾沫。

    倒不是段玉春说的事情让她震惊,或者说不仅仅是,而是他竟然会开口说这么多话。

    明彩靠近明若华,有些疑惑道:“主子,这当真是段公子吗?”

    “是他没错,他说的也没错。趁着雪不是很大,我们赶紧走吧,前面那石桥,若是雪太大便不好走了。”明若华见地图上有一石桥,是悬空在栖霞谷两座大山之间的唯一通道,要走过去本就危险,若是下雪路滑,便更是危险重重。

    段玉春收敛神色,沉声道:“没错,前方路的确是需要小心。”

    众人前行,明一上前一步,把自己身上的包裹也给了明彩:“你拿着。”

    “干嘛啊,你偷懒啊!”

    明彩气呼呼的瞪着明一。

    明一无奈道:“你太轻了,背着这个重一点,一会过桥的时候,安全。”

    明彩包裹内的食物大家吃了一些,原本就不重的身体,更加少了。

    “那小姐也轻啊。”明彩正反驳,却又觉得明一说的有道理,因为前方便是那桥了,桥上诡异的竟然有别别处猛烈很多的大风。

    那桥虽纹丝不动,可人走上去,怕是很有可能被上面的风给卷走。

    一卷走便是落入桥下,那可是千丈高空啊。

    “小姐,前头的风很大,这些东西都给你增加重量吧!”明彩想把自己身上的包裹和明一递过来的都给明若华。

    明一一把拽过明彩,“段公子给少主准备东西了,你别瞎操心。”

    上山之前,明一便知道了。

    应该是说更早时候,当明月楼之人得知明若华要来栖霞谷之际,发生了探路的事情之后,明一便知道了。

    他没有说,是段玉春不让他告知明若华。

    明一对明若华本是知无不言,段玉春却道:“你若是想让少主安安稳稳踏踏实实找草药,就先闭嘴。”

    为了明若华不至于心乱伤心,明一便没说。

    段玉春手里的小玩意儿,看似普通,其实一点也不。

    明一收回那些思绪,不再继续想这些事,他得给自己找点石头,平衡体重。包裹给了明彩,他自己却轻了。

    这些明若华都不清楚……

    “准备了吗?”明彩没发现什么段玉春身上有东西,感觉他们怎么都神神秘秘的。

    她打量段玉春,一定要说的话,那便是段玉春手里一直拿着两个圆球,这是以往他身上不曾有的东西。明彩对长相帅气又又能力的段玉春,多少会有关注。

    “这个。”段玉春张开手掌,两个小球露出来。

    明若华这才低头看了段玉春手里的小圆球,她知道这是一种型的暗杀器,看着小巧,可因为重量大,射杀礼惊人。

    前方风萧瑟呜咽。

    “难怪你会带着这个……”明若华看看那桥,又听那风,便了然。

    明彩见那小球,只比核桃大一倍的重量,两个小球,她还以为是段玉春用来锻炼手掌经络的。

    “少主,这个给你,这个给明彩姑娘。”段玉春不动声色的开始把小球递过去。

    明若华接过,掂量了下,的确是重了一些。

    明一拿过原本递给明彩的包裹,明彩伸手去接那小球,这才发现足够四十斤左右,她一个不小心差点弯腰倒地。

    段玉春正准备去搀扶,却被明一眼疾手快首先搀扶住,后怕道:“你没事吧?”

    明彩摇头,“这东西这么重啊。”

    她讶异看着明若华:“小姐,你为何好似跟没拿东西似的,是你的比较轻?”

    “都一样,我不过是有了心里准备,知道这东西重。”明若华手腕处有些发红。

    明彩紧紧拿着那小球,很吃力。

    明若华提醒道:“虽然增加了重量,不至于被吹走,可大家一会要小心。顺着绳子往前走。”明若华说罢,另一只手朝着桥梁另一端的山头,丢过去一暗器,暗器的八爪紧紧的握石头内,他们只需要顺着绳往前走就好。

    “大家小心!”段玉春提醒身后之人。

    他走在最前头,随后是明一,再之后是明若华,再后便是明彩,随后便是护卫队之人……

    这桥梁很奇怪,只能是体重稳定,才能安稳度过,不然便会有诡谲的风刮起。众人可安稳走在其中,少不得那铁球的功劳。

    明彩后来发现,不仅仅是她和明若华有,其他人身上也有大小不一的。

    回去之后,说起这件事才知道,众人体重需要差不多,这才不会引动桥内气流。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众人下了桥,明若华转头看着那一路,心有余悸:“你是早来做功课了?知道这桥体怎么过?”

    明若华还以为过这桥会死人。

    这般安然无恙,倒是出乎意料的万幸。

    “兄弟们早早便来探路了,这个法子是失败得来的经验。”段玉春说的云淡风轻,明若华却知这桥下有了明月楼兄弟们的白骨……

    她微微垂目,心间百感交集。

    “少主,只要您安然无恙,兄弟们便觉得值得。”段玉春见明若华忧心,纵然心间也是难受,却依旧还是宽慰。

    护卫队的存在,本就是为了明若华的安全。

    “多谢大家!”明若华久久后才说出这一句话。

    段玉春只微微一杨嘴,过于客套矫情的话,他说不出口,只一抬手,兄弟们便继续前行。

    “我闻到了一股好像是玉兰花的气息。”明若华鼻子明锐,她断定女娲草就在这附近了。

    她加快脚步,顺着气息往前。

    走了大约五百米的位置,她瞧见了在雪中怒放的一女娲草。

    白雪中的一抹红,格外突兀。

    “真的是女娲草,和师父给我的书上,记录的一模一样。”明若华惊喜。

    “太好了小姐,找到这个我们就可以走了。那花看起来好好看啊。”明彩加快脚步,想近距离观察。

    她正要走过去,却被明若华拦住。

    “你看看,那是什么!”明若华指了指前方一个小山丘一般的地方,双目紧张透着骇人的寒气。

    那好似是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的惊恐,才冒出的寒气。这让明彩有些纳闷,她视线从火红的女娲草移去小山丘那,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小,小姐,那,那有一白蛇。”明彩指了指前方,后怕道。

    段玉春和明一,上前在明若华前方张开双臂,两人齐齐护住明若华。

    明若华原本以为那白色是雪覆盖的一个小山丘,也是感觉气息不对,才发现那是一条白色,段玉春也是才知道。

    “这白蛇,好大啊!”明彩不敢说大声,生怕把貌似在冬眠的白蛇给吵醒。

    “这白蛇是想借着女娲草增加自己的灵力,怕是在这里已然等候多时,我们现在相当于是虎口夺食。”段玉春告知事情的凶险。

    他声音很低,小心翼翼生怕会引起白蛇主意。

    “你们都在这,我过去。”明若华阻挠众人前行,打算独自过去取女娲草。

    “不可,让属下去。”段玉春主动请缨。

    “你是男子,怎可取女娲草,这里就我一个妇人,其他你们谁能取?”明若华提醒众人,取女娲草传闻是有条件的。

    虽然是传闻,可谁有敢冒险呢?

    女娲草,极难得。

    能遇见依然是万幸,一旦伤害了这一株,要想找到其他,怕是很难。

    段玉春遇见了前所未有的难题,薄唇启阖冷声道:“把它杀了!”

    似乎是这话刺激了原本蛰伏的白蛇,白蛇陡然醒来和众人对视,一双如同红宝石的蛇眼极好看,可那透着要嗜血的红光,却令人无比胆战心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