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都市言情 -> 帝王妾

第二十八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薛玉镜听到这里,她这才明白昨日这宋怀宴为何见到她会这般唐突。

    也无怪他一直惦记着,怕是将她的救命之恩当做救水浮木了,好让自己能找到人生的定义。就好比她现在,她失去了一切,已经找不到人生的意义,竟然想替圆孝救阿月来重新让她找到活下去的意义。

    “圆孝师傅,你刚才说薛家恶仆欺辱他?这是怎么回事?”薛玉镜不由问道。

    圆孝眼中的得意之色瞬间消散了,脸色也显得有些臭。

    “五年前,他准备下考县试前去薛府求见,说是要还你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我再找到他的时候,他被人打得半死丢去了乱葬岗……我问他,他也不说,后来,他就去了江洛。这也是他为何变成宋彦之的原因,这事本不该我说……”

    薛玉镜脸色微变。

    “我怎么半点没听说过?也不曾收到他退回来的东西。”

    圆孝淡淡说道:“我后来打听了一二,个中原因我就不说了,想来阿宴也不愿意你知道。”

    薛玉镜目光微闪,她琢磨一二,确实想不明白这其中原因,一个寒门少年来送东西,她父亲没道理将人打死丢乱葬岗?

    “这么算来,我薛家到是宋大人的仇人了,原来我道是他想报恩,看来是我多想了,此时到还得指望他莫与我薛家为敌……”

    圆孝一听脸色拉了下来:“二姑娘,你可知阿宴被你们薛府打死后都不曾怪过你们,我要替他惩戒杀他的薛家恶仆,还被阿宴阻止了,他心念念你的恩情,你怎可如此想他?”

    薛玉镜问道:“他不恨薛家?”

    圆孝叹道:“我这弟子就是缺心眼吧。”

    薛玉镜沉默了,她不问也知道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她的救命之恩。

    原来这世上还有这等傻子。

    “你若有机会,便和他说,我虽救了他一命,但我父欠了一条命,叫他以后莫要再背负这等救命恩情了。日后好好做官,好好过日子,他年纪轻轻已经是六品,将来定然可能成为宰辅,男儿志在四方,总能寻到新的人生意义。”

    圆孝听了心中一叹,他还能说什么?

    若说原来他还心疼弟子,愿意帮忙撮合一二,现下薛二姑娘身上有巫蛊,他自是不愿意了。二姑娘无心也好……他今日也似乎做错了,既然他不想撮合,他根本无需将这些说给薛二姑娘听。

    索性薛二姑娘并未为之感动,否则将来又能做什么,可不是又害了阿宴?

    阿宴为了薛二姑娘都已经丢了一条命了,难不成还要再丢一次命不成?

    “也好。”圆孝答应下来。

    薛玉镜点了点头,她想,日后也该离宋怀宴远一些,这样对她们两都好。

    ***

    宋府给她准备的屋子很是清雅,屋里陈设也颇为温馨,床幔是她喜欢的青色,书画是她喜欢的温斋居士,熏的香料也是她最喜欢的素月香。

    她坐在镜子旁将头发放了下来,这屋子里的布置她知道是宋怀宴安排的,她要说他有心呢,还是要说他有些唐突。

    她不知道他从何得知的,但他既然已经知道,可见他已经对她知之甚深。

    若是她还是薛家看重的姑娘,薛家若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对她的喜好知之甚深,定然会将薛家下人查个底朝天,而且也会对宋怀宴多有警惕。

    “姑娘,公子准备了吃食,让小的请您过去。”

    薛玉镜放下手中的梳子,说道:“不用了,我吃不下。”

    墨铜迟疑道:“姑娘,圆孝师傅说您午食也未用,您……”

    薛玉镜依然拒绝了:“我累了,下去吧!”

    墨铜见状只好暂时退下去。

    薛玉镜坐着出神,不知过了多久,她是被外头敲门声惊醒的。

    “谁?”

    “是我。”是圆孝的声音。

    薛玉镜心中不由一松,她道:“进来。”

    随后,薛玉镜就见圆孝端了好些吃食进来。

    “吃用一些,我们半夜就得赶路。”

    薛玉镜沉默下来,是啊,晚上要赶路呢,什么都不吃可如何有力气赶路。

    她点了点头。

    圆孝将吃食放在桌上,薛玉镜看了一眼,竟然也是她在薛府常用的菜色,只是表象不一样,想来没有薛家的精致,她平静地拿起了筷子。

    她以为她会吃不惯,未想到吃起来还是极好的。

    “宴儿亲自下的厨。”

    薛玉镜手一顿,圆孝继续说道:“我都不知道他会做吃食,不比大厨差了。”

    薛玉镜看了看菜色,她没说的是,这些都是她爱吃的。

    她以前想过未来会有一个男人会这么在意她,但她觉得那人定是皇上,皇上会喜欢她,疼爱她。

    “你想说什么?”

    圆孝看着薛玉镜说道:“他是个有心人,但二姑娘,算我对不起你,但你身中巫蛊,还是……还是……”

    薛玉镜放下了筷子,她看着这些菜色倒是有些刺眼了。

    “圆孝师傅,你放心。”

    她又道:“我这辈子的执念就是皇上,旁的男人我都会不由片刻留心,他是喜欢我也好,还是只是想报恩,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他于我而言,一直只会是个陌生人。”

    圆孝听了,他脸上露出惭愧之色。

    “二姑娘,我……”

    “不必在意,这是我的心里话。”

    圆孝叹了一口气,他也起身:“二姑娘好生吃用,吃完后就歇息,我们子时走。”

    薛玉镜点点头。

    她目送圆孝离开,她将门关了,看了看桌上的菜色,她有心不再吃了,只是就如她自己所说,她都不在意,那又何必避讳,她晚上还要赶路。

    ***

    圆孝才出了小院子,就看见他的得意弟子倚在梧桐树下等着他。

    “师父。”宋怀宴主动喊道。

    圆孝一怔:“你什么时候来的?”

    宋怀宴沉默了一下,他才道:“和师父一块来的。”

    圆孝注视着宋怀宴,他小心翼翼地正要问,只听到宋怀宴问道:“什么蛊毒?”

    圆孝心中的侥幸还没升起就消失了。

    “你听到了?”他还是确认的问了一句。

    ※※※※※※※※※※※※※※※※※※※※

    三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