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第147章 约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如果陛下是希望我为您在神战中效力的话,那请容我拒绝。”小熊毫不犹豫的说道。

    “别这么快下结论。”太阴星君说道。“不听听我给出的报酬吗?”

    小熊没有说话,而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成。

    “现在的你,”太阴星君说道。“虽然已经得到了渴望的东西,但最缺乏的就是时间吧?”

    小熊没有说话,默默等待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凭此完成完整的神职,但是哪怕得到了完整的神职,现在可是有被人中途截胡的可能哦。”她用手指了指两个神祗的尸体。“这边就有两个知情人了。”

    神祗的神降并非是本体,而是分身。这意味着在凡间杀死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摧毁了祂们,而只是击败了祂们的一个分身。事实上,除非神祗主动受死,否则你是杀不掉祂的。因为你哪怕找到本体都没用,所有的神祗都懂得王车易位的招数。

    “不可能。”小熊说道。“贰负的实力本身不过如此,这次绝对是下了血本。失去这个分身,又损耗如此之多的神力,我猜祂的本体哪怕没死也是五痨七伤,至少也是要沉睡上数十甚至上百年。而姮娥呢……她正在和陛下您进行生死之战呢。损失了这个分身之后和这么多力量后,她估计接下来很长时间都要左支右拙,难以应付,甚至因此难以挽回,哪里有什么余力来找我的麻烦呢?就算她真的有余力,她还能赌得起第二次?还敢赌第二次?”

    “是的,你说的很对,祂们都没有实力再来找你了。”太阴星君说道。“但是……你没考虑过其他的存在吗?一个神职,啧啧,在一个尚未有能力保护它的大灵手中。”她用一种夸张的语气说道。“值得任何神祗稍微冒上一点点风险的,不是吗?”

    “可是这也没有办法的,不是吗?”小熊回答道。“对我来说,完全物有所值。”

    “当然有办法,比方说……我!”太阴星君说道。“你看,现在祂们现在的身躯被我的力量暂时冻结住了,无法回归本源,亦无法传递任何信息。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祂们的本体就什么都不会知道。事实上,此处的事情,除了你我之外,没有其他人能知道这里的胜利者是谁,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如她所料,黄熊沉默不语,显然有所意动。

    “我的条件很宽厚,”太阴星君说道。“你可以仅派分身和部下过来,而且你可以自己选择合适的时间。不止如此,我还可以给你一枚神职。当然前提是我赢得神战。”

    “你不怕我划水吗?”小熊问道。

    “哈哈哈……你当然不会。”太阴星君再次笑起来。她的目光转向张成,不,转向了张成身上的含光宝剑。

    “了不起呢。”她说道。“把剑给我。”

    张成看向小熊,从小熊的表情那里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于是他拔出剑,交给了太阴星君。

    太阴星君赞叹的握住含光宝剑,“真不错,还剩下最后一丝能量。”她的手指从含光宝剑的剑尖一直划到了剑柄。在她手指划过的时候,有幽幽光芒在剑身上腾起。“它有名字吗?”

    “它叫做‘含光’。”张成说道。

    “这个名字其实不错,但是我觉得‘蚀月’更合适一些。”太阴星君说道。她随手将剑丢给张成。“这算是我给你的奖励。少年,我看好你哦!”

    “等等……”张成突然想起了边上的其他穿越者。他没有救治这些怪异疾病的能力,这些状况一看就知道并非普通的疾病,不是使用驱除疾病魔法就能解决的。这些疾病实际上都是扭曲的神力造物,严格的说并非通常概念上的“疾病”,而应该称之为“人体改造”。“能救救他们吗?”

    女神身体没有动,但是罗裙轻摆,似乎做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做。“能不能活下来就靠他们的运气了。”她转头面对着小熊。“那么,这些就是我给你的定金了。”她转身离去。脚步声很快就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看样子没办法了。”小熊似乎叹息了一声。“张成,我们虽然解决了一个威胁,但是依然留下一个大麻烦啊。”

    “她刚才的意思是……让我们去参加神战?”张成现在开始明白了,之前操纵淮夷和巴蛇去追捕黄熊的,估计就是这个太阴星君了。

    “嗯,如果不答应的话后果太严重。”小熊有点垂头丧气。“别说我们打不过,就算打得过……”它转头看向两具神祗的尸体。“你的旅法师身份以及我盗窃神力的事情就曝光了。”

    这两件事情都是任何神祗甚至昊天都无法容忍的。一旦曝光,后果可以用一个简单的词来形容,就是“天诛”。除非他们能离开这个世界并永远不再回来。

    刚才在姮娥和贰负的交战中,不管是张成还是小熊都是在神祗的目光下使用了自己不能见光的能力。你要说两位神祗没有察觉,那就是自欺欺人了。当然那个时候是生死关头别无选择,就算饮鸩止渴也必须要做。

    “算了,反正暂时还有准备的时间。”张成也知道小熊是不得已答应。其实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其实说起来,虽然觉得神战这个名字很高大上,感觉是很危险的战斗。但是张成现在信心已经大涨。

    “对了,张成,既然未来会战斗,那眼下还是多积累一点力量比较好。”小熊开始沿着两个神祗的尸体四处跑。似乎圈起了一个正方形。

    上一次在洞穴里对付那群地精的时候,小熊也是这么做的。

    小熊最后站在中间,说出一连串抑扬顿挫的音节。正如张成上次的感受一样,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只能说自己的听觉神经一阵模糊,无法确定这到底是“听”到的,还是“感受”到的,仿佛大脑的听觉中枢被误导了。

    两具神祗的尸体迅速的消融,化为无数蓝白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如龙卷风一样绕着小熊的身躯盘旋着,最终消融。然后就在张成眼前,小熊的身躯猛然膨胀,如一只猫大小的身躯转瞬化为一只莽荒巨兽,恰如昔日的黄熊。不过黄熊是黄色的,而小熊则是白色的。不过这只是很短的时间,很快小熊重新恢复为正常大小了。

    “呼……呼……”不知道是否是累了,小熊开始剧烈的喘息了一小阵子。

    “走,我们去看看!”小熊喘息结束,立刻说道。

    穿越者们状况都很糟糕。不知道是因为距离神祗距离太近所以几率太高,所有人身上都伤痕累累。姮娥被击败之后,他们身上的异变并没有恢复——这点张成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该是什么样子还是什么样子。但是此时此刻,他们上的异变的痕迹却消失了。不是那种自然而然的消失,相反更加类似于一种粗暴的剥夺,某种外科手术。腐烂、霉变的皮肤和肌肉已经从身体上脱离,但新的血肉却没有长出来。霉菌和植物根茎已经干枯,但它们依然附着在血肉之中,疱疹已经脱落,但原先所在的位置依然残留疤痕。至于肿瘤……它们看上去仅仅是停止生长。

    虽然他们目前看上去还活着,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是生死难料。

    “我从姮娥那里吸收到少量扭曲之力,”小熊说道。“可以反向扭曲……但只能用于一个。”

    ……

    嘉艰难的从房间里走出来。

    在夏墟最初开始动乱的时候,他以为这是一次叛乱。尽管现实中他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但是在口耳相传中,他知道这种事情确实存在的。别说普通的诸侯或者大夫之类统治者,这种事情就连天子都很难避免。很久以前,周厉王就经历了一次“国人暴乱”,被迫从自己的王城逃走。就算拥有六师,大量的官员和诸侯的天子都会遇到这种事,那么这个收集了大量逃奴、罪犯和野人的夏墟会发生叛乱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因为这种认识,在听到动静不对,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拿起武器,藏在张成的房间里,尝试保护主人的财产。

    和其他人不同,他坚信自己的奴隶生涯是短暂的。而且现在他虽然顶着一个奴隶的名义,实际上却担任主人心腹的位置。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国人”的。

    这让他避开了最初的混乱,也避开了那些情绪过分激动而互相残杀的人群。

    但是那种莫名其妙的恶疾却没有放过他,在他紧张的倾听四周动静时候,他的腿上长出了一连串的瘤子。不是那种普通的长出瘤块,而是如葡萄串一样,疯狂的在皮肤之上滋生。在他回过神来之前,他的一条腿就变得血肉干枯,如葡萄藤挂满葡萄一样挂满丑陋而怪异的肿瘤。

    就算现在,他的腿上也是挂满了干瘪的肿瘤。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有些迷茫的走出了房间。发生某个非常重大的事情,但是事情已经结束……这个恐怖的夜晚似乎临近尾声了。

    他的头脑现在可以冷静的考虑问题。一切异变似乎就在天空那个巨大又病态苍白的月亮开始的。当然,最初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月亮很大很圆。但是就在这个圆月下,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冒出来了。

    人们被恐惧和惊骇所驱使,被嗜血和激情所驱使,四处奔逃,惊呼,争吵,斗殴甚至杀戮。少数理智者想要逃跑,却又逃不出去。恶疫则在人群之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

    很难形容这个夜晚造成了多少的伤亡,但站在房子的高处,都看到社区四分之一的房子(窝棚)被烧毁了。一个人类在极度惊慌和恐惧的情况下会做出的事情,这里都做出来了。整个社区变成了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月亮突然崩溃瓦解,化为碎片,消失不见。天空变得阴沉沉的,而当月亮破碎开始,那笼罩在人类心中的梦魇才慢慢消退。很多人这才冷静下来。接着,另外一个月亮出现在天空之中。

    那是一个宁静的月亮。不是之前那个又大又圆,散发着病态光芒的圆月,而是一轮散发着幽幽光芒的新月。有一个声音突然之间在天空响起,用完全超乎想象的力量将某些信息强行灌输到人的脑海里。

    信息的内容简单而直接:某个邪神在夏墟作乱,但是现在已经被击败了。

    抬头看着天空,就能看到天上全新的月亮。在这弯月的光芒下,只要之前恶疾还没死的人,身上立刻就出现很明显的变化。那些腐烂和霉菌从人体上脱落,那些触须和植物就自动干枯,就连疱疹和肿瘤都停止了生长。哪怕是幸运的还没有染上疾病的人,也明白同一天月亮不可能先是圆月,又变成了新月。这只能是神祗的力量。更别说在弯月之下,白云聚集出一个代表着神祗的徽记。

    嘉不比那些没见识的逃奴野人或者是庸庸碌碌度日的庶民,他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人,所以理所当然会学习各种知识,其中包括神祗的知识。所以他马上认出了云朵形成的那个徽记属于一个叫做太阴星君的神祗。虽然说昆吾城并无祭拜这位神祗的庙宇,但他知道这确实是周室承认的正神之一。

    在这一刻,在无比严酷的现实面前,所有南铃从异世界带来的思维,各种以人为本,各种神明非神,各种人类才是最伟大的存在之类想法统统烟消云散。人们纷纷向着新月跪拜磕头。感谢神祗的出手相救,感谢她的慈悲。

    只有嘉突然想到张成出去至今未归。他不知道张成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是哪怕想也能猜出来,这诡异的夜晚也许和张成有什么关系。

    整个城区渐渐的安静下来了。不过这种安静只是相对之前的情况。在经历了如此大的劫难之后,人们开始寻找亲人,开始救治伤病员,开始熄灭之前的火灾。

    所幸,这里不是封建制度,没有最高统治者。否则的话首领失踪必然带来的就是全方面的混乱。而夏墟这里,哪怕首领失踪,很多事情都能找到负责人,人们也自发主动的配合进行。无论如何,幸存者依然必须活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