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侦探推理 -> 刑侦档案

谁是被害者(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约莫二十分钟后,警车驶进了德莱法国际大酒店,在旁边的停车场刹住了。

    下了车,杨建刚、舒畅和顾晓桐朝酒店快步走过去。

    由于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前台服务员见有人进来,就笑脸相迎,热情地问招呼客人,那样子叫人不订个包厢吃顿饭都不好意思。

    杨建刚出示警察证,抱歉地对漂亮的服务员说:“不好意思,我们是来办事的,不是来吃饭的。”

    服务员眼里闪出丝惊诧,问道:“警官,我们酒店没发生什么事,怎么把你们招来了?”

    杨建刚笑着说:“没错,你们酒店是没出什么事,也没人打110。跟你说吧,我们来是要核实一件事,再查查当晚的监控。”

    服务员问道:“警官,你们要核实的是什么事?”

    杨建刚说:“我们要核实的是前天晚上来你们这么吃饭的顾客。”

    服务员微微一笑道:“警官,你也知道我们酒店是五星级大酒店,每天晚上到这个吃饭的顾客很多,这核实起来相当麻烦。”

    杨建刚笑了笑:“这不难,因为我们有具体的包厢。”

    服务员问:“那是哪个包厢呢?”

    杨建刚答道:“是886688号包厢。”

    服务员笑道:“这包厢号挺好的,要想订到,得提前预订呢。”

    杨建刚问:“既然是这样,那应该有预订的电话号码吧?”

    服务员说:“现在都是打电话预订,顾客的号码自然是有的,不过我们不会刻意留下。除非订房,顾客的信息是不会留下的。”

    杨建刚指着台上的电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能在这台电脑里查到顾客的登记信息,对吧?”

    服务员轻点了下头,答道:“对,的确查不到,因为没登记。”

    顾晓桐插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只能查监控了。”

    舒畅连忙问道:“美女,包厢里有监控吗?”

    服务员答道:“有,像这类餐厅包厢是会安装摄像头的。”

    顾晓桐高兴地说:“好,这太好了,我们可以查监控录像了。”

    舒畅问道:“美女,上哪儿可以查到886688包厢里的监控?”

    服务员指了指右边:“监控室就靠着电梯,上面有门牌。”

    顾晓桐随口问句:“这会儿,监控室里有人吗?”

    服务员说:“有,监控室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

    杨建刚笑着说:“好,美女,谢了。”说罢转身朝对面走去。

    舒畅和顾晓桐也向服务员道了声谢,然后跟着支队长往前走。

    来到电梯前,一抬头,果然瞧见了挂在门上的牌子,上面写着监控室。顾晓桐有点迫不及待似的,快步走了进去。

    负责监控室的,是一位个子瘦小、头发花白、五十开外的男人。他瞧见陌生人进来,先是一愣,接着就绷紧脸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顾晓桐出示警察证,笑眯眯地说是来查监控的。

    男人见是警察,也就没说什么,只指了指桌上那台监控电脑。

    顾晓桐在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抓起鼠标点击起来,两眼注视着显示屏,很快画面上就出现了前天晚上886688号包厢的情况。

    没错,围坐在餐桌前总共有八人,其中两人就是李建辉和曹鹏飞。

    这也就证实,李建辉说的是实话,没有撒谎。

    顾晓桐指着监控画面说:“杨队,情况跟李建辉说的一样,案发当晚他的确请曹鹏飞来酒店吃饭,总共八个人。”

    杨建刚注视着显示屏,点点头:“没错,李建辉说的是实话。”

    舒畅皱起眉头说:“这除了证实李建辉没撒谎,对我们查案没什么用处,别说证据,就连一点线索也不能提供。”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你说的没错,确实是不能从中找到线索。”杨建刚沉吟了一下又说,“小顾,你再查查跟这间包厢有关的监控。”

    顾晓桐问:“杨队,你是说这间包厢外的通道情况吗?”

    杨建刚答道:“对。我的意思是,看看有没有人想进这间包厢却又没有进来。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那这个人就很有可能是嫌疑人。”

    舒畅若有所思地说:“杨队,你说的有道理。如果真有这个人,那他就是跟踪曹鹏飞的,酒店没机会下手,最后跟着曹鹏飞离开了酒店,然后找个机会下手。要真出现这种情况,那我们就有线索了。”

    杨建刚说:“据李建辉交代,案发当晚,曹鹏飞出了酒店,就自己开车回家了。这也就是说,曹鹏飞不可能在途中遇害。”

    顾晓桐一边调监控视频,一边寻思着说:“凶手不可能在曹鹏飞买家的路上行凶,那就只能在他家里作案。”

    舒畅不无兴奋地说:“如果真是这样,那第一案发现场就在曹鹏飞的家里。倘若真是这样的话,那案子就有了重大突破。”

    顾晓桐突然冒出句:“第一案发现场有没有可能在小区停车场,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杨建刚摇了摇头,说道:“这种可能性倒是很小,因为曹鹏飞八点半左右离开了酒店,大概八点四十左右就可以进入他家所在的小区。这么早,小区里面的人多,就是地下室的停车场也会有人进出,谁敢行凶呢?再者,根据老赵的推断,死亡时间是深夜十二点左右,因此这种情况完全可以排除。”

    舒畅说:“这么说,第一案发现场就在曹鹏飞家中。”

    杨建刚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舒畅说:“不过,我们得确定曹鹏飞确实被跟踪了。”

    话音刚落,顾晓桐夹着失望和焦虑地说:“杨队,没有发现有人在886688号包厢门前徘徊过,唉!”

    舒畅把头探过头,盯着移动的画面看,半晌才叹口气说:“的确没有出现可疑的对象,这让我深感失望,同时也怀疑起刚才的推测。”

    杨建刚注视着监控画面,足足一分钟过后才说:“没错,从监控画面上确实看不出有人特意来包厢跟踪,这完全可以证明凶手并没有跟踪到酒店来。不过,这也不能简单地否认凶手就没有跟踪被害人。”

    顾晓桐眼里重新燃烧起希望,含笑着说:“对,凶手没有来包厢这儿,但完全有可能隐藏在酒店外某个地方,特别是停车场。”

    舒畅思忖了一下说:“没错,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凶手认得曹鹏飞的车,便把自己的车停在曹鹏飞的车旁边,或者隔远点,自己躲在车里,等曹鹏飞开车离开时,他便跟踪曹鹏飞。”

    杨建刚点点头:“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现在排除了凶手到过包厢的可能,就只有这种可能了,当然前提是凶手确实有过跟踪行动。”

    舒畅有点激动地说:“小顾,你快查查,看看酒店外面,特别是停车场,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

    顾晓桐点点头,便点击鼠标,将案发当晚酒店外面的监控调出来仔细查看。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跟踪曹鹏飞的情景。

    舒畅失望地叹了口气:“曹鹏飞车子离开酒店停车场时,并没有车子跟踪,这又把我们刚才的推断否认了。”

    杨建刚瞅着舒畅笑了笑,说道:“没错,从监控里的确没有发现跟踪的情况,但这并不能肯定凶手就没有跟踪过被害人,因为摄像头是有范围的,一旦超出了这个范围,就无法监控了。”

    顾晓桐说:“对,酒店外面的摄像头只能拍摄到所在范围内的情景,超过了就没办法拍摄。凶手懂得反刑侦手段,自然就不会把自己置于摄像头的监控范围内,因此不会到酒店停车场来跟踪曹鹏飞。”

    舒畅点点头:“说的没错,应该是这样。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无法确定凶手有没有对曹鹏飞进行过跟踪。”

    顾晓桐立马反驳:“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凶手没有跟踪曹鹏飞。”

    舒畅笑了笑:“对,确实是这样,既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

    顾晓桐微微蹙起眉头,问道:“杨队,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杨建刚考虑了一下说:“去曹鹏飞家,因为那儿很有可能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就算真的不是,我们也应该这么做,这是办案程序。”

    舒畅又点了点头,问道:“杨队,是不是吃了饭就去?”

    “对,吃了饭我们就去曹鹏飞家。”杨建刚答道,“这监控就查到这吧,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去城西福苑小区。”

    听支队长这么一说,顾晓桐就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舒畅问道:“杨队,我们是回局里吃食堂,还是在外面填饱肚子?”

    杨建刚风趣地说:“小舒,你的心思我明白,那就照顾一下你的情绪吧。虽说食堂里的饭菜不错,但比起饭店里的还是差了点。”

    “谢谢领导关照。”舒畅欢快地说,“我请客,怎么样?”

    杨建刚摆摆手:“刚才说好了AA制,你就不要再多说了。不过,你这份心意,我在这领了。”说完又看向顾晓桐,“小顾,你呢?”

    顾晓桐爽快地答道:“杨队,我举双手赞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