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武侠世界穿穿穿

正文 第二十九章烟雨之约畏如蛇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一来周伯通和郭靖、黄蓉三人都吃了一惊。黄蓉伸手探他的鼻息,好端端的却在正常呼吸,一转念间,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黄蓉向周伯通说道:“老顽童,你上了人家的大当还不知道,你真是个蠢才!”

    周伯通很是生气,谁也不愿意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他圆睁双眼,气鼓鼓的说道:“这又是怎么了?我又上了什么当?不就是正常比试坐禅,如和尚一般打坐吗?他因为是个大和尚,比我厉害实属正常啊?”

    黄蓉笑着说道:“老顽童,你先解开他的穴道再说吧!”

    老顽童拦住灵智上人大呼小叫起来:“灵智上人,你不要跑啊,我们俩再来次公平的比赛!”

    那灵智上人看着周伯通说道:“周老前辈,这场比试我灵智上人甘拜下风。但是我等与全真教丘处机等三位真人约好了,八月十五嘉兴烟雨楼比武。难道你身为全真教‘全真七子’丘处机等人的师叔,就不顾信义,要在今日就拿下我灵智上人不成?”

    周伯通被问得哑口无言,他心知信义之事,对于“全真七子”来说有多重要。只得恨恨不平的说道:“好好好,我就让尔等多活七日!到时候我老顽童一样,前往嘉兴烟雨楼,替我那全真教的众位师侄们,撑腰,呐喊助威去!”

    周怕通一楞,才想到为何那彭连虎等四人,交代一句八月十五中秋节在嘉兴烟雨楼比武决胜,就落荒而逃了。他俯身把手放在灵智上人身体上,随即脸色大变,他的担心得到了证实!

    老顽童很是生气,他拍开灵智上人周身八处大穴。那灵智上人再不敢答话,而是转身就要离开。

    郭靖见周伯通精神奕奕,并未受伤,心中记挂师父,不再听他胡说八道,径自钻进山洞中去看洪七公和柯镇恶去了。

    周伯通听后当下一呆,才想起来自己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保护好洪七公的安危!他叫了一声:“啊呀!”

    便转身就往山洞奔去,这一下去势极猛,险些与从洞中走出来的郭靖撞个满怀。郭靖把柯镇恶从洞中扶出,到了洞外才发见师父白布缠头,身穿白衣,不禁得呆住了。郭靖问道:“大师父,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您家里有丧事了吗?二师父他们几位恩师,又都到哪里去啦?”

    柯镇恶抬头向天,并未回答,两行眼泪从面颊上籁籁流下。郭靖看到更是感到惊疑,便不敢再开口相问。忽见周伯通从山洞中又扶出一人,只见那人左手持葫芦,右手拿着半只烧鸡,口里咬着一条鸡腿,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不住点头!来人正是自己和蓉儿,日思夜想的恩师九指神丐洪七公!

    灵智上人心道:“你周老前辈能够前往,西毒欧阳锋又怎可能不被六王爷完颜洪烈约去?只要今日脱了此次危机,来日的危险,那就再说吧。”

    灵智上人说道:“那就后会有期了!周老前辈,我灵智上人七日之后,就在嘉兴烟雨楼,恭候大驾!等着您老人家亲自前来,教训我等后辈!”

    周伯通只得悻悻得让开一条道路,目送灵智上人离开。黄蓉看着老顽童的样子很是好笑,但是她随即隐去笑意,冷冷的问道:“老顽童,我师父呢?你把他老人家丢到哪里去了?”

    郭靖眼见这一杖就要打得她头破骨碎,情急之下,左手疾带,把铁杖拨在一边。右手伸出,已抓住杖头。只是他心慌意乱之际,用力过猛。又没想到自己此时功力大迸,左掌这一带使的竟是“降龙十八掌”中的手法。

    郭靖此时的功力还做不到收放自如,柯镇恶只觉得一股极大力量突然逼来,那真是势不可当。登时铁杖脱手,自己被这个巨力震得俯冲摔倒在地!这一跤摔得好重……

    郭靖大惊,急忙弯腰扶起大师父柯镇恶,连声喊道:“大师父!大师父!您怎么了?都是徒儿不好,下手没轻没重……”

    郭靖黄蓉二人大喜,一起上前,跪倒在地,齐声喊道:“师父!今日能够见到您老人家平安无事,徒儿很是欢喜!还请受徒儿一拜!”

    柯镇恶脸上突现煞气,他猛的举起铁杖,狠狠的向黄蓉后脑击落!这一杖出手又快又狠,竟然是“伏魔杖法”中的狠辣招式。这“伏魔杖法”是他当年,在蒙古大漠中苦练而成的。这套杖法,是用来对付失了目力的梅超风,叫她虽闻杖上风声,却已趋避不及!

    黄蓉乍见洪七公,惊喜交集,全然没有提防背后突然有人偷袭。侍她惊觉之时,铁杖上的疾风已将她全身罩住,根本就来不及躲闪!

    柯镇恶听在耳里,怒火更盛。他啐了一口老痰说道:“好啊,常言道:打落牙齿和血吞!我给你作甚?”

    只见他伸手将两颗牙齿抛入口中,仰头一咽,吞进了肚里。伴随着他那张满是沟壑的脸,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周怕通在一旁拍手大笑,高声叫好,他根本就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在他看来,师徒相争,谁胜谁负又有何关系呢?

    老顽童总以为,自己今日看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打斗,很是开心。尤其是自己的义弟郭靖,使出自己教给他的,双手互搏功夫,轻松就救下小黄蓉。又直接打翻了师父柯镇恶,这才是自己的好兄弟!他武功又高强了,自己很是欣慰。

    只见柯镇恶鼻子青肿,又撞落了两颗门牙。柯镇恶呸的一声,把两颗门牙和血吐在手掌之中,他望向郭靖,冷冷的说道:“郭靖啊郭靖,你真是我的好徒儿!给你!给你!”

    郭靖一呆,双膝跪倒在地说道:“弟子该死,弟子该死,求大师父重重责打!都是我不知轻重,误伤到了大师父……”

    周伯通唯恐天下不乱,他笑着说道:“自来只见师父打徒弟,今日却见徒弟打师父,这场面真是好看啊好看!”

    洪七公在旁瞧得忍不住了,他插口说道:“柯大侠,师徒过招,一个失手也是稀松平常之事。适才靖儿带你这一招是我所授,算是老叫化子的不是。我北丐洪七公,这厢给你赔礼了!”

    说着话,洪七公已是作了一揖。周伯通听洪七公如此说话,心想我何不也来说上几句?给自己的义弟减些压力?于是说道:“柯大侠,师徒过招,一个失手也是稀松平常之事,适才郭靖兄弟抓你铁杖这下手法是我所授,算是老顽童的不是,我周伯通这厢给你赔礼了。”

    说着话也是一揖。老顽童如此依样萌芦的说话,原意是凑个热闹。但是柯镇恶正当狂怒不可抑制,听来却似有意讥刺自己“江南七怪”。连洪七公一片好心,也被他当作了歹意,当下更是怒不可遏。

    黄蓉眼见事起非常,柯镇恶神情更是悲痛决绝,显然不是被郭靖打倒这么简单。又不知他何以要杀死自己,心下更是惊疑。她只知道在自己身上,必定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对自己和郭靖的关系,定然不利。黄蓉慢慢靠向恩师洪七公身畔,拉住了他的大手,寻求恩师的保护。

    郭靖磕头说道:“弟子万死也不敢冒犯大师父,只是一时胡涂失手,只求大师父当面责罚!”

    柯镇恶骂道:“呸!你个忘恩负义的逆子!师父长、师父短的,谁又是是你的师父?你有了桃花岛主做为岳父,还要我这个瞎子师父作甚?江南七怪这点微未道行,哪配得上做你郭大爷的师父?”

    黄蓉在一旁听着,知道愈说下去局面愈僵,有这老顽童在这里纠缠不清,终是难平柯镇恶的怒火。她赶忙接口说道:“老顽童,你的‘鸳鸯织就欲双飞’找你来啦,你还不快去见她一面吗?我可是见过这位大美人的,她日思夜想,脑海里面,都是你啊!”

    周怕通大惊,一跃三尺,四下张望叫道:“什么?你,你个小黄蓉又知道些什么?”

    黄蓉说道:“她给我说,她要‘晓寒深处’,和你‘相对浴红衣’!”

    柯镇恶大声说道:“你们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自恃武艺盖世,就可横行天下了?哼,我瞧多行不义,必无善果!”

    说着话,已是泪流满面,不能自制……

    周伯通奇道:“咦,南帝又犯着你什么事了,你连他也骂在里头?当世之人,我周伯通最敬重之人,就是南帝段智兴。柯大侠,你有话就请当面说清楚!如若不然,老顽童可不是吃素的!”

    话音未落,老顽童已是拔足向北奔去。黄蓉叫道:“老顽童,你说了话可要作数吗?”

    周伯通远远的答道:“老顽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决无反悔之意!”

    周伯通说道:“我对不起她,我对不起段皇爷,我只能永远不再见她,才能忘掉这件事情!好姑娘,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可千万别跟她说,曾见到过我……”

    周伯通更是惊慌失措,他大声叫道:“在哪里?她在哪里?你又怎么会见到她的?”

    黄蓉向南一指说道:“她就在那边,你快去快找她吧。免得让这位大美人相思入骨,魂断千里!”

    “反悔”两字一出口,他早已一溜烟般奔得人影不见,那速度,比耗子见到猫还快上几分!黄蓉本意是要骗他去找瑛姑,岂知他对瑛姑竟然畏若蛇蝎,避之惟恐不及,倒是让她大出意料之外。但不管怎样,总算是将老顽童骗开了,可是柯镇恶之事,自己又要如何解决?

    预知柯镇恶为何要如此对待黄蓉呢?老顽童周伯通又为何如此惧怕见到瑛姑?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