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本宫就爱恃宠而骄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送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七章 送别

    木浅歌穿着粗麻丧服,脚上汲了双葛鞋,青丝斜拢。手里拿着一

    枝毛笔,一笔一笔地在抄写经文。她神情专注,混然忘我,连琼珠进

    庐棚都不知。

    琼珠看她如此专注,不由束手而立。

    皇城司的人离开都快一个月了,姑娘还是不许她出庄,不仅不让

    她出庄还用死来逼迫她。

    她害了姑娘一次,怎舍得再害第二次?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庄子

    里,整日无所事事。

    每日早上随着姑娘来到庐棚守制,晚上又一起回去。

    如此这番过了几日,她也察觉出一丝不对。

    每日她们所经过的道路都好像有人,可仔细察探时却又连个人影

    都寻不到。

    有一日夜里她趁着姑娘睡着,偷偷溜出了庄,可是刚刚翻过墙头

    却感觉一阵杀意涌来,吓得她又跳回了庄。

    自那以后,琼珠的行事就小心的多了,再也不敢冒然行动。

    这件事,她不敢告诉给姑娘,生怕姑娘再担心。

    现在大娘子生死不知已够姑娘难受的了,如果再让姑娘知道庄外

    有人埋伏的事情,只怕会更担惊受怕。

    她也一直在想,这些人是不是知道了大娘子没死?来找麻烦的?

    她越想越不敢告诉给姑娘,只能自己默默承担。

    “可是有事?”木浅歌抄完一张,终于发现了琼珠。

    琼珠不由回神,笑着道:“太太派人送来了一些瓜果和菜蔬,悯月

    和许嬷嬷已经过去了。太太还说现在天气凉了,怕姑娘没衣裳穿,特

    意从府里调来针线房的人,要给姑娘做几套冬衣。”

    木浅歌微微而笑,自从她守制起,周太太三不五时就派人过来送

    东西,不是怕她吃不好就是怕她穿不好。

    琼珠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太太派来的人还说,姑娘以前养的那

    只雀儿到现在也没找到。太太说让姑娘不要着急,他们早晚会将雀儿

    找到还给姑娘。”

    木浅歌倏忽凝眸。

    母亲失踪一个月了,到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不仅如此,她还

    被困在这山庄里,连动都动不得。

    任星启留下的两个人自从住在前院就再也没离开过,山庄里不论往

    外运什么他们都必翻检一遍,若是舅舅和舅母送东西也必是查个底朝

    天。

    而且府里派来的人与她说话,那俩人也必站在一旁。

    她不知道任星启都知道什么,却明白此时不是意气用事之时。只得

    虚以委蛇,处处小心。

    后来还是悯月等人寻了个机会和文府的人说上了话,两下里这才

    通了消息。

    她才知道,原来文府也发现文氏不见了,可还不敢明查,只能暗

    访。

    文府还寄希望于文氏能在她这里……

    后来,舅舅知道她这里被人看管就更加小心了。

    若说不埋怨文氏是假的。

    谁能想到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小孩子脾气,连后果都不考虑就私自

    出城。

    木浅歌叹了口气,将笔在笔洗中轻轻刷了刷,“那俩人呢?”

    4 27

    她说的那俩人正是任星启所留下的,一个叫徐光,一个叫陶春。

    琼珠曾与这俩人比过身手,在他们手中撑不过十招。

    提到这俩人,琼珠面上带了恼怒:“还能在哪?自然是在看着许嬷

    嬷她们整理东西。”俩个大男人整日里什么事也不做,就尽看几个妇孺

    在后院闲聊忙家务,也不嫌丢人。

    尤其是这些人还管起她的家务事来,她几次说要回京看儿子,都

    被拦了回来。

    木浅歌有些好笑,“好了姑姑,你也不要埋怨他们了,他们也是尽

    忠职守。再说了,他们又在这里呆不长,过完年就要走了。”

    听了这话,琼珠顿时惊喜交加,“真的吗?他们真的会走?”

    不走难道真的一辈子呆在这里?木浅歌失笑。算算时间,现在韩

    辰与罗提点也快到广西了吧?到了广西再加上布置和出手,两三个月

    差不多了。

    等到过完年,任星启他们就该回京了。

    任星启一回京,这些人还有必要留在这里吗?

    “等过几日,姑姑去玉真观为母亲和弄影各点上一盏长命灯

    吧。”木浅歌将毛笔上的水揩干,轻轻地挂了起来,“琼珠姑姑,你以

    后有何打算?”琼珠并不是李府的家奴,帮她也是因为与文氏自小一

    起长大的情谊。

    她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便想为江木寻个好去处。

    “我?我能有啥打算啊?”一说到自己,琼珠不由迷茫了。

    她夫妻生活美满,江木待她如宝如珠,儿女又听话。女人要的,

    不就是这样的生活吗?虽然一开始她对于祖父把她许配给江木极不满

    意,可是一起生活这些年,她早就离不开江木了。

    “京中非久待之地,顺天府更是乱中之乱。我想等我丧事一毕,

    求舅舅为江木叔叔安排一个外地的官职。到时,琼珠姑姑也跟着一起

    去吧。”

    常言道: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

    盈,附郭京城。这京城的知府不好当,京城的吏员更不好当。

    尤其是十年之后京中会生大乱,到那时,顺天府的人头如同韭菜

    似的割也割不完,她可不想江木身陷这样的下场。

    更何况,半年之后任星启就要回来了,到时自己会怎样还未知。

    还不如让琼珠现在就走。

    秋日午后,斜阳穿透庐棚前的松柏树影,铺了满庐金黄。日影渐

    寒,早已失了炙热,斜斜地洒在木浅歌头顶,斑驳出几圈光晕。

    琼珠一时看怔了。

    姑娘这是不要她,想要赶她走吗?

    “姑娘。”琼珠作势就要跪下,却被木浅歌一把拉住。

    “姑姑,”木浅歌轻轻叹了口气,将声音压低,“娘生死不知,现在

    又寻找无门。我猜想着不是被难民裹挟着入了京,就是去了外地。现

    在京里都找遍了,却连个影子也寻不着。多半是往外走了……”

    木浅歌抬头看了看琼珠,终是硬下心肠,满口胡谄起来,“其实我

    是想拜托姑姑与江木叔叔往外地寻找,只是这总得师出有名啊。”

    一个月了都寻不到,母亲多半已不在人世了。

    可这话,她不敢和任何人讲。

    只要说出来,许嬷嬷就活不成。

    她心里虽这样想,面上却不露半分,只是定定地望着琼珠。光影

    绵长,将她的影子拉成奇怪形状。只是一双眸子,却被这暖色日光映

    得一片金芒。

    琼珠被她这个眼神瞧得有些不自在起来,她没想到木浅歌居然是

    让她出去寻找文氏。若是早知这样打算,刚刚她怎会拒绝?

    “行,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一定把大娘子寻回来!”琼珠用力拍了

    拍胸脯。

    木浅歌笑了,自袖底抽出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字条塞到了琼珠手

    中,眸光溢彩流光,“这是我写给舅舅的木条,琼珠姑姑想办法交到缝

    制衣裳人的手中。”

    什么样的冬衣在府里做不完,为什么非得派人来山庄里做?这人

    定是用来传消息的。

    其实纸条上什么重要的事情也没有,只是拜托舅舅把江木和琼珠

    调出京。

    纵是被人看到,也不怕。

    唯一的秘密就是在折痕上,这纸条对折的方式是她在丧礼上与文

    谦商议好的。

    只要文谦打开就会看到,里面藏着一个莫字。

    希望舅舅看到之后会明白,远离这些朝堂纷争。而不是像前世那

    样,被永安帝在天牢一囚就是数年,直到二皇子登基才大赦出狱。

    木浅歌起身,看着庐外摇曳不定的松柏,手指轻轻缠绕着垂下的

    青丝。日将西坠,暮色轻笼,松色浅深。她眸中一点犀利闪过,如果

    保不住自己,身边的人能保一个是一个。

    这京畿重地,到处危险重重,稍有不慎就尸骨无存。

    一转眼,秋暮冬深,梧桐老尽。

    江木终被文谦安排去洛阳做了县丞,琼珠与儿子随行。

    木浅歌来送别,也把可儿送给了琼珠。

    枫林渡口前,行人稀少,沿河两岸枫林尽落,只能见水面白雾袅

    袅,半江瑟瑟。

    琼珠哭得肝肠寸断,不舍得离开。

    被周太太和木浅歌苦劝半天才止住。

    这时,上游有官船驶来,接了人后即刻离开。

    转眼间,官船便消失于晨曦光影中,最终只余一片白茫茫。

    远处层峦叠嶂,树影扶疏,寒光零乱。

    两行泪水,止不住自颊间流下。

    倒惹得周太太劝她:“以后还有相见之时,怎么伤心成这样?”却

    只字不提文氏。

    木浅歌抿唇,只将身子躲在周太太怀中。

    舅甥俩人一路依偎着往山庄行去。

    快到山庄时木浅歌时问起了周太太的病情。

    周太太一声长叹:“也就一辈子这样了,好在木大夫的药极有

    效。”永安河决堤没多久,木朗就离开了,听说他去救治那些难民。

    对于木朗木浅歌还是极为敬佩的,他明明是宫中木妃的堂弟,本

    是世家公子。却不求名利,一心以治病救人为已任。

    她们回到山庄时,日上三竿,有几道素白的影子站在枇杷树下,

    倚闾翘望。

    木浅歌突生恍然之感,仿佛母亲从未离开过她,就这样一直站在

    枇杷树下等着她……

    “太太,姑娘。”许嬷嬷见到马车驶近,急忙率领山庄众人上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