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真香警告:不婚女神狂宠夫

正文 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慕枫眠愕然回首,对上顾璟行压抑痛苦的双眼。

    顾璟行将她眼里位朱可期感到担心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

    “眠眠,难道你在为他难受吗?”他语气不在平静,似乎在抖。

    慕枫眠张张嘴,想说点儿什么,却词穷了。

    慕枫眠沉默了片刻,她看见朱可期笔一般直挺的身躯倒进了法警的怀里。心有不忍,她想去看他一眼,便伸手去拿顾璟行的手。

    顾璟行将她捏得很紧。

    他的肌肉也绷得很紧,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异常。

    “如果你要去看他。”顾璟行唇角抿的很直,那总是显得温润漂亮的绿眸里,突然多了决然和冷意。这样的顾璟行,慕枫眠感到陌生。她听见他说,“去了,就别回来了。”

    慕枫眠怔然。

    “慕枫眠,我很信任你,但是我的心也会痛。”顾璟行见慕枫眠的表情明显受伤不轻,眼圈都红了,他知道他逼急她了。

    但他是个男人,所有理智统统见了鬼,他对这个女人有着很强的占有欲,他真的做不到看着她去见朱可期。

    “眠眠,别去。”顾璟行的语气,没有了威胁与冷硬,变成了恳求。

    慕枫眠沉默了很久。

    “……好。”她毕竟没有什么圣母心!

    闻言,顾璟行心落到实处。

    他拉着慕枫眠,一步步走下阶梯,与朱可期擦身而过。

    在错过的那一刻,慕枫眠看了眼朱可期,朱可期也看着她,满眼痛苦,他的眼里,有打转的眼泪。

    顾璟行却突然停了下来。

    曾经的好兄弟快要死了,无论他多恨朱可期,他竟然都没法做到无动于衷!

    朱可期那已经逐渐涣散的眸中,努力聚起一点亮光。

    “璟行……”只不过是喊了声他的名字,就用尽了朱可期全身的力气。

    顾璟行在朱可期身边蹲下来,点了点头。

    朱可期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朱可期的时间不多了。

    身体里的力量流失的越来越快,朱可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变重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没法好起来。

    他不知道朝他开枪的那个人是谁。

    但是他能猜到:应该是被他害死的某人的家属!

    恶有恶报,天理循环!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见朱可期脸都白了,只有出气没有呼气,顾璟行眼露不忍,对他说,“可期哥,你不要说话,保持体力,等医生来。”

    其实顾璟行自己也知道,朱可期是没法救治了。

    朱可期突然一阵咳嗽,咳得脸色发白。

    朱可期看着顾璟行,坚持着,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对顾璟行说了一句话。

    朱可期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讲给顾璟行的,他说的是:如果有来世,我希望自己能有选择!

    顾璟行愣愣地看着断了呼吸的朱可期,想哭,却哭不出来。

    他心里很难受,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曾经的好兄弟,再也看不见了。

    朱可期的遗体被带走,行凶者也被带走了。

    顾璟行缓缓地站起身,他茫然地看向四周,慕枫眠扶住了他。

    过了片刻,他机械地迈腿,跟慕枫眠一起走向之前停车的地方。

    车上,慕枫眠平复了心情后,就把她当日发的毒誓内容告诉了顾璟行。

    顾璟行道:“其实你当初发誓的时候,也是留了一个心眼的。你说的是慕枫眠发誓,那既然这样,只要你改一个姓氏就可以了。”

    “额.....其实我也是这么想,就是不知道这样有没有效果。好吧,那你说我改什么姓氏好呢?”慕枫眠问道。

    “要不你改姓龙吧?跟我妈姓,反正我妈也是把你当女儿一般疼爱了!”顾璟行笑道。

    “龙枫眠?很有气势啊!好啊,那我们下午就去派出所,我要改名字!”慕枫眠笑道。

    “其实我也想改。因为我本姓卫,我不想再跟你爸姓了!”顾璟行道。

    “卫璟行吗?好听啊!那我们拿了户口本,一起去改名字!不愧是夫妻啊,连姓氏都凑在一起改了,我们真有缘!”慕枫眠笑道。

    “嗯嗯,必须的!而且我们有缘也有份!亲爱的,别担心,这样就不算是违背誓言了!而且我是个无神论者,一点都不怕什么毒誓!”顾璟行笑道。

    “嗯,虽然有取巧的成分,但是我们是好人,好心有好报,这才是硬道理!如果真的有因果循环,那我们这些好心人就不应该受到天道惩罚才对!”慕枫眠笑道。

    两个月后,田蜜蜜的女儿许甜甜出生,慕枫眠当了许甜甜的干妈,每天都抱着这软软糯糯的小团子不撒手。

    不知道是不是可爱的许甜甜把幸运带给慕枫眠,慕枫眠很快就凭借在陈天池的新电影《唐人街侦探三》的女三号获得了亚洲电影节的最佳女配角奖。600

    几个月后,慕枫眠又凭借着另一部电影获得了亚洲影后的殊荣。

    而这一日,也刚好是慕枫眠和顾璟行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顾璟行又亲自下厨,摆了一桌子菜。

    慕枫眠愉快地撕了张饼下来,看了看眼前的几道菜,都很合口。

    于是虾仁滑蛋来了两块,肉末酸豆角舀了一勺,宫保鸡丁也来一勺,最后添了片冰糖肘子。

    她手上将病左右一折、再把底部一卷,就卷成了个漂亮的细卷。

    “吭哧”一口咬下去,她听到身边一声笑语:“你吃得太多了吧。”

    “……?”慕枫眠微懵,“什么?”

    “没什么。”他悻悻一笑没解释,慕枫眠心头萦绕出几许不对劲,一时又想不起什么,低头继续吃。

    顾璟行的余光不住扫着,等她手头这个春饼吃完,他眼疾手快地拿了块杏仁酥糖送到她嘴边:“吃这个。”

    慕枫眠傻眼看看酥糖:“……”

    顾璟行噙笑:“吃这个心情会好。”

    “我心情挺……”慕枫眠语声戛止,脸遂即红透了!

    她都忘了,以前她见到他不高兴,就给他弄了春饼和这几道菜,还有好几碟酥糖。

    那会儿她非劝着他吃糖,理由就是“吃甜的心情会好”,他当时的神色可复杂了!

    慕枫眠心绪十分复杂地看着眼前这块杏仁糖,盯了一会儿之后终于难为情地倒到了他肩头,嗫嚅说:“干什么啊?”

    “啧……又不是丢人的事。”顾璟行眯眼笑瞧她。

    可是、可是为什么要现在提这个啊!

    太突然了啊!

    慕枫眠的脸还是红红的,抱住他的胳膊:“以后慢慢说嘛!”

    顾璟行低低一笑,手指在她泛红的脸颊上按了按:“你听我说。”

    慕枫眠明眸抬了抬。

    他说着吻了吻她的额头,缓缓又道:“咱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高兴和不高兴的事大概都不会少。如果来日吵嘴了生气了,不许记仇。”

    慕枫眠扁扁嘴,诚恳地说:“那得看是什么事。”

    “是什么事也不许记仇。”顾璟行一哂,“咱提前说好。你厨艺好,若吵嘴是你的错,你冷静下来后给我炒两道菜,我肯定就不跟你计较了。”

    慕枫眠抿了抿唇,觉得这样挺好,又问:“那如果是你的错呢?”

    “那我就喂你糖吃。”他说着又把那块杏仁酥糖递到她嘴边,她一口就将糖吃了下去。

    嚼了嚼觉得挺甜,慕枫眠心满意足地坐正了身子,打算继续吃春饼。

    顾璟行小心翼翼地拽拽她的衣袖:“你不问问这块糖是为什么?”

    慕枫眠一愣:这块已经在道歉了吗?

    她愣愣问道:“为什么?”

    顾璟行登时显得有点局促不安。他清清嗓子,又理理衣领,而后正色坐直了,深深地吁了口气。

    慕枫眠被他搞得紧张起来:“快说呀……”

    顾璟行复又一咳,抬眸对上她的眼睛:“昨天你不是有点不舒服,仁心叔叔帮你把了脉,他偷偷告诉我,说你怀孕了。”

    “啊?真的吗?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慕枫眠又惊又喜又奇怪。

    顾璟行道:“那你得暂时把事业放一边,专心养胎了。对于事业心这么强的你来说,这可能是有点......”

    “你说什么呢?”慕枫眠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笑道。

    她虽然是笑的,但是内心还是有点忧心忡忡。

    她记得田蜜蜜有孕的时候,这不能吃那不能吃,最惨的是连螃蟹也不能吃——那是难得的美味啊!

    别人其乐融融地吃着,她得在旁边看着,这太痛苦了。

    于是雪梨咬咬唇,手握握顾璟行:“怀孕有很多东西不能吃。你能不能……挑我能吃的东西,做得花样多点,不然我……”

    她想说“不然我这七个半月怎么过!”,还没说完呢,顾璟行认真凝视她的目光已经崩了,转而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她最先担心的居然是这个!

    他不由自主地一口吻上去:“眠眠你真可爱!以后我们生一个女儿吧,我想她像你这么可爱!”

    “可是我想生儿子啊!我希望他像你这么阳光开朗温暖,你们一大一小两个男子汉,就像是两个太阳一样温暖着我!”慕枫眠笑道。

    “女儿是月亮小女神,贴心的小棉袄啊!要不,先生个女儿,再生个儿子,或者生一对龙凤胎?”顾璟行笑道。

    “好吧好吧,听你的!”慕枫眠笑得甜蜜蜜。

    她在心里感激顾璟行,感激他给她一个全世界最温暖的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