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盐场出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秦川抵达盐场的时候,灶户们已经在杨全安的带领下开工了。

    巴汗淖湖边竖起了一座高大的风车,两个平行轴承的作用下,风车最大限度地利用了鄂尔多斯高原的风力,从早到晚几乎一刻不停地将富含盐份的湖水送到蓄水池中,蓄水池满了之后,多余的湖水会沿着水槽流回湖中。

    灶户们需要用水的时候,就直接打开蓄水池底部的阀门,用铁管和皮管将水引入溶盐池,溶解湖边开采的盐石,得出的溶液流入一个水坑,再由另一座风车提上过滤槽,过滤槽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的树枝和秸秆,用以过滤掉泥沙等不溶性杂质。

    过滤后的盐水径直流入晒盐池,蒸发成饱和盐水后流入水坑,再由另一座风车提入另一座蓄水池,灶户们再通过阀门和管道将饱和盐水灌入大锅,加入固定比例的纯碱烧碱和盐酸加热,彻底反应后滤掉底部沉积物,得出的就是精盐水。

    精盐水会汇入结晶池,经过日晒结晶得出湿润的精盐,再由灶户挑到干燥池晒干就能出盐了。

    这第一条生产线就拥有三座风车,两条宽两米长三十米的过滤槽,两座蓄水池,晒盐池和结晶池各五十亩,干燥池十亩。

    用于加热反应的铁锅是特制的圆桶形大锅,锅面直径达两米,锅底一米五,深也是一米五,每次能加热超过三个立方米的饱和盐水,也就是三吨水,换算成现在通用的大斤,相当于等于五千斤盐水,经过结晶后能析出精盐一千斤左右。

    如今,第一条生产线已经安装了二十口大铁锅,每口每天能出两锅盐水,拢共四十锅,得精盐大约四万斤,一个月约一百万斤。

    秦川为精盐订了三个档次的价格,第一档就是目前只有汪赫仑才能享受的最低价,每斤二厘白银,第二档为三厘,为其他经销商而定,一万斤起提,最后一档就是零售价,每斤五厘,治内所有官仓都只卖这个价格,漠北和漠西蒙古人以家庭为单位来兑换的话也是按五厘计价。

    秦川认为,盐这东西不应该成为暴利产品,至少要保证百姓吃得起盐,如今晋陕两地一斤粗盐就要卖到两分白银,贵得离谱,很多百姓都吃不起了。

    所以,他定的价格仅仅是粗盐市价的四分之一。

    哪怕价格如此之低,盐场也依然能为他带来大量收入,一条生产线才两百名灶户,灶户的报酬是工资加奖金的方式,每人每月的收入大概为一两五钱,总人工支出为每月三百两左右,加热用的焦炭及盐酸两碱等原料,每个月支出约二百两,铁锅和风车损耗约一百两,每个月总支出六百两左右。

    而一条生产线的月产量能达到一百万斤,按每斤三厘的均价,总产值就是三千两白银,好几倍的利润。

    等局势稳定,他还会继续调低盐价,直到低于一厘以下。

    同时,他还要扩大产能,巴汗淖盐湖能建至少五条生产线,开发空间满了之后,就跑去开发茶卡盐湖。

    除了精盐之外,粗盐也一样要制,不仅因为粗盐的成本比精盐低很多,还因为腌制咸菜、腊肉熏肉等等都可以用粗盐,平时适当吃一些粗盐对身体也有好处,此外粗盐还能应用到各种工业领域。

    秦川并不担心产出的盐卖不掉,一万个人一天就要消耗一百斤盐,一亿人每天就要消耗一百万斤。

    若能垄断亚洲和欧洲,产能再提高一百倍也满足不了需求。

    ……

    在盐场待了几日,得出第一批精盐成品后,秦川这才启程返回娄烦。

    秋收开始了。

    秦川今年不打算出去劫那些山西老财主,主要是因为腾不出足够多的兵力,明军山西中南部驻有重兵,火炮数量也不少,就算劫得了粮食,也不一定带得回来。

    回到娄烦的时候,正好看到王继宗在娄烦谷地的试验田里查验秋收,秦川便径直打马过去,了解目前的农业发展状况。

    农业为国之根本,比什么都重要。

    娄烦谷地的良田大部分都被纳入了农政基地做试验田,用于育种、试验轮作、间作、套作,还有各类肥料的应用试验、防病虫害等试验。

    这个农政基地已经投入两年了,每一季每一块地从耕地施肥到播种收割,整个过程都做有详细的记录,收集所有能收集的资料,再根据这些资料改良耕种技术。

    王继宗已经完善了几套轮作、间作和套作技术,主要作物是玉米、红薯、土豆、小麦和豆类,新作物中的玉米已经彻底推广开,并成为了治内百姓的主要口粮,红薯可以截秧留种,所以也不缺种子,但这东西不能作为主食,所以耕种面积不如玉米,土豆则仍然缺乏种子,主要是因为繁育的速度在短期内还赶不上耕地的扩大速度。

    至于小麦,以前普通百姓一年到头吃不上两顿白面,因为这东西不如谷子耐贫瘠,产量低,所以百姓都不敢种,但秦川大兴水利后,灌溉条件比以前好了许多,而且为了实现两年三熟,所以很多百姓都在种冬小麦,还有的种油菜。

    轮作制除了能保持土壤肥力之外,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作物的病虫害,对提高产量有很大帮助。

    肥料方面一直没能取得什么大的进展,王继宗依然在推广丹粪,让农民自己沤制,他还发了通告让治内任何人宰杀牲畜后不要随意丢弃骨头,可以统统打碎了丢进去一直沤粪。

    大致了解情况后,秦川觉得还是得给化工实验室明确目标。

    罗自西和东篱采菊一直在忙他交待的各项任务,现在精盐提纯已经搞定了,三酸两碱也有了,炸药什么的可以先放一放,研究化肥才是最优先的。

    化肥最重要的就是氮肥、磷肥和钾肥,后世的氮肥都是合成氨制成,以现在的工业条件不可能实现,暂时只能靠豆类作物给耕地提供少量的氮,还有吃了豆类作物的牲畜,拉出来的粪便里边应该也含有一定的氮。

    磷肥倒是有点希望,好像要用到硫酸,但前提是得先把磷矿找出来,晋西北肯定有磷矿,关键是秦川不知道它长啥样,不知道哪个是,他之前已经让工业司到处勘察,凡是有长相奇怪的石头统统带回来让罗自西他们研究,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哪个是可以当肥料的磷而已。

    要是通海的话就不用那么麻烦了,直接去东南亚找个岛运鸟粪就完事了。

    钾肥也有点希望,这东西可以用硝石来替代,好像里面还含有一定氮,简直就是复合肥。

    秦川治内目前没有大量硝石来源,赵满财制火药所需的硝都还要到山洞里面去挖,随着火器装备量越来越大,他的硝石都快不够用了。

    幸好鄂尔多斯很多盐湖中都含有大量的硝,目前工业司正在研究如何开采提炼。

    秦川记忆中,好像叶尔羌地区有大型硝石矿,若能找得到的话,让叶尔羌人采硝来换铁锅和精盐也是不错的选择。

    当即,秦川立马回黑山堡叫来商业司和工业司的人,让他们联合派人前往叶尔羌,花些代价请叶尔羌汗国首领派人寻找硝石矿。

    说不定叶尔羌人本就知道那个大型硝石矿的所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