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科幻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脱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在这儿做什么?”

    黄尾惊骇欲死,仓惶回顾。

    “道……道长!”

    心绪大起大落让他两腿软似面条,险些没栽进旁边臭水里,一张毛脸儿半哭半笑,指着河道幽邃处。

    “还不是怕您老杀得兴起,闯了不该闯的地方!”

    李长安从暗里走出来,一身血气,探头瞧黄尾所指——河道笔直不住向里延伸,洞窟深不见底,一种古怪而阴寒的黑暗似腐泥淤积其中。

    仅仅凝视,便有种它们随时会蠕动而出将人吞没的错觉。

    “我又不傻。”

    那洞窟弥漫出浓重的阴邪之气,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刺激得李长安的直觉在脑子里尖叫。他行事虽任性,但也没莽撞到不做准备就往危险里跳。

    “你倒谈不上傻,可……这、这?”黄尾两眼蓦然瞪直,结结巴巴指着道士腰间。挨近了他才惊觉,道士腰上竟挂着一颗人头。

    蓬头垢面,两点赤眉倒竖,竭力张嘴要撕咬黄尾的手指

    道士浑不在意:“无妨。死透了,一点余厉不散而已。”

    那人头咬手指不着,把一口烂牙在嘴里不住咬磨,“嘎吱嘎吱”听得黄尾尾巴炸毛。

    他语无伦次。

    “但、这、却是谁?!”

    “是个什么使者来着?我也不认得。”道士摆手不谈,“时间紧迫,闲话稍后再说。”

    他跳上小船,扯出一具尸体,招呼黄尾来看。

    “又死了一个!又杀了一个!”黄尾嘟嚷着凑过来,他实在想不出什么事情比见着一颗鬼使的脑袋更叫人急迫的。

    可当道士撑开死者眼皮,他不禁惊疑出声。

    死者眼球上蒙着一层白翳,在火把下微微反光。

    “什么东西?”

    “蜡。”道士回答。

    他又猛拍死者脑侧,稍一晃动,其耳中又掉出一团蜡栓。

    “尸体周身孔窍都有蜡封。”

    道士打开死者牙关,忽而探手贯了进去,没待黄尾诧异吱声,已然拽出了死者魂魄,抛给了黄尾。

    “果然,死者尸身完好无损,都是被毒死的,又用蜡封住孔窍,是为困住亡魂不离尸身。”

    新死之魂懵懂如初生婴孩,恍恍惚惚,满地乱飘,黄尾手忙脚乱将他拽住,惊道:“为何如此?”

    “不晓得。”

    李长安取来一柱长香,点燃香头,呵气把香烟吹入新鬼口鼻,新鬼便如孩童听着了摇篮曲,慢慢安定下来。

    “但终归不是好事儿!咱们邻里一场,总不好坐视他们魂魄落入恶鬼手中。”

    李长安招呼黄尾,正要一起动手,却忽而抬头。

    定定倾听。

    “来了。”

    什么来了?黄尾愣愣不明所以,刚要询问,可下一刻。

    他听见了。

    地下深处本来死寂无声,但此时杳杳里却传来阵阵犬吠。不,不似犬吠,更像是人拉扯着喉咙竭力模仿着狗叫,似人非人,似犬非犬,却有奇异的魔力,能穿越障碍,能跨越空间,能分明感受到其远在天边,却偏偏清晰得仿佛近在耳边,在耳边细细磨牙,似在低诉。

    来了,我们来了,我们找到你了。

    黄尾面容惨然,声音颤抖。

    “捉魂使者。”

    李长安默然低头,又扯出一个新鬼。

    …………

    “我今夜来此,本不过是事觉蹊跷,过来查个究竟。大家伙都是街坊邻居,往常说不定还照顾过咱们生意,总不好不闻不问。可没想白日里还是活的,夜里就叫人毒死了,猪肉一样码放作了一堆。钱唐这地方古怪,天灾、人祸、恶人、恶鬼着实难分,叫人杀心难耐。”

    黄尾颤抖得都快维持不住形体,要当场散作一蓬烟气,两手在尸体里搅来搅去,也不晓得是想拽出亡魂,还是要把自个儿藏进去。

    地上忽而犬声大作,狂吠、低吼、尖嚎声声透入地下,犬群已然发现积善堂变作了屠宰场,正啸聚而至。紧接着,又听着撕咬声,那是恶犬在争食残尸;再听得哀鸣声,那是主人在鞭策猎犬们,叫莫要贪食,快快追索躲藏的猎物!

    “这宅子修得也怪,墙又高又厚,一圈套着一圈,半点儿声音也透不出去,往日不晓得捂住了多少腌臜,今儿却便宜了我。杀人又不是杀兔子,抹了脖子,总会吱吱几声。若非层层高墙,不知会闹出多大动静。”

    黄尾好歹能稳住形体了,只是手脚仍软绵绵的,总是抓不住被犬声惊得乱窜的新鬼。

    一只猎犬寻到了小院,能听着它喉咙里的嚯嚯声越来越近,能听着它的鼻声在地道入口反复嗅探。很快,这嗅探声消失了,却不是它离开了,而是——嗷呜~它高声长嚎,周遭群犬响应。

    “我找到这使者的时候,它和那刘巧婆正在酒宴上吃人——没错,那婆子也吃人。个个吃得熏醉,我便装作仆役,佯装送酒,入席一刀刺穿了这恶鬼的脖子,刀口一转,就摘得了它的脑袋。任它神通如何,也没机会使出来。可笑折了个使者,摆出忒大阵势,也没增多少警惕。大抵是看惯了温驯的羔羊,忘了羊也是长了角的。”

    李长安扯出最后一只新鬼。

    笑问黄尾:

    “回神了么?”

    他本不爱啰嗦,扯这么些废话,不过是想帮黄尾稳稳心神。

    可惜黄尾全然浪费了道士的苦心,他反而尖叫起来。

    “道长,狗,狗!”

    在石梯处,几只瘦长惨白的身形跃入地厅,狗一般趴伏着,喉咙里发出些地浑的嘶吼。

    李长安并指作诀。

    “疾。”

    朱雀羽章之符应声长唳,熊熊烈焰霎时汲走了所有的氧气,火舌吞吐,照彻地厅,猎犬在哀嚎中跌出石阶个个化为焦炭。

    黄尾却更为惊恐。

    猎犬死了,追猎便会结束?

    不。

    这只意味着猎人将至。

    “来了,来了。”黄尾六神无主,脸上不自觉又浮出谄媚油滑的笑来,“道长有啥脱身的法子,莫再耽搁,快快使出来吧。”

    道士一直气定神闲,想来早有成算?

    “原本是有。”不料,李长安指向一众懵懂新鬼,“现在却无。”

    说罢,抛下目瞪口呆的黄尾,自顾自拿起招魂香四下踱步。

    新鬼们跟着香气蹒跚追随,魂魄摇晃飘荡,仿佛在火光烛照的地下翩翩起舞。

    “拿着。”

    李长安回来递过招魂香。

    黄尾呆呆接过。

    啪!

    突兀一巴掌扇在脸上。

    道士郑重问:“清醒了么?”

    黄尾傻傻捂脸,眼见道士又扬起巴掌,赶紧奋力点头。

    道士手落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披起蓑衣,抱起长剑。

    平静嘱托:

    “待贫道上去引开恶鬼,黄兄再伺机带着街坊们出去。城中街巷沟渠,没有比你更熟悉的……”他顿了顿,“若实在不济。”

    李长安递过一支皮筒。

    “你自用玄驹脱身。”

    便要动身。

    黄尾这才惊醒。

    “道长,去不得!”他伸手死死拽住道士蓑衣,嘴里又急又快,“那捉魂使者最是狡诈,若被它缠上,轻易摆脱不得,附近里坊的鬼使也必闻风而至。你本领再如何高强,只身又怎敌群凶?”

    李长安笑着拍了拍冰凉的剑身。

    “我自有办法。”

    无非杀出一条血路而已。

    “道长!”黄尾神情变化须臾,忽的咬牙,指向河道,“还有一条生路!”

    …………

    死寂的地厅里忽然吠声大作。

    犬群踩着残火蜂拥而至。

    它们奔至暗河前,冲着深处幽邃地窟狂吠不已,却无一只敢稍稍上前。

    稍许。

    一个格外高大瘦削的男人屈身步下石阶钻入地厅,他披着长长的黑斗篷,浑身只露出一张面孔,却比枯骨还要惨白。

    俄尔。

    黑暗里亮起团团磷火,明明地厅里除了犬群、惨白男人与些许杂物外别无它物,偏偏火光在墙壁与天花板上平白投映出一个巨大的影子,披着甲胄,无声耸立。

    随后。

    翅羽“扑簌”声充斥地下,见得羽毛状的团团灰影纷纷而下如雪堆积,满地灰“雪”里款款走出一位盛装打扮的艳丽女子。

    三头大鬼无声默立稍许,一同将“目光”落在了河道边沿。

    那里空空荡荡。

    运送尸体的小船已然不见踪影。

    犬吠声中鬼火惨惨,阴气弥漫,鬼使们似乎完成了某种隐秘的交流。

    捉魂使者忽的自斗篷下探出瘦长的手臂,握着皮鞭,向逡巡不前的“犬”群劈头砸下。

    “猎狗”们被鞭打得满地乱滚,哀嚎惨叫不已。

    鬼使并不停手,鞭打反而愈加酷烈。

    直到“猎狗”们忍着剧痛,学着狗发出“呜呜”的哀鸣。

    他才肯罢手,皮鞭指向河道深处。

    “犬”群不敢迟疑,跳入腐水,追索进去。

    …………

    “我来过积善堂,也走过这条暗河。”

    “那时,我还是捉魂使者手下的猎狗,随他杀死了一伙不守规矩的术士。术士头领巫术古怪,死了不到一个时辰,尸身已隐隐尸变。寻常人鬼制不住它,所以捉魂使者才亲自押送,我也随着第一次下到这条暗河。”

    “我尤记得,那段时日暴雨连天,数月无有一日放晴,好似海潮换了个法子灌入人间。或许是雨水泡烂了地气,或是连月不见天日乱了阴阳。当一天,里头的怪物失控了。”

    “捉魂使者面似木偶,我却晓得它是个惯爱折磨猎物、听人哀嚎的杂种。当怪物们混着污水一同涌来时,我第一次看见了它慌乱的表情,似条狗,夹着尾巴独自逃跑了。所幸,怪物吃光了术士们的尸体魂魄,得了满足,我藏在水底淤泥里,侥幸逃得性命,也从此脱离了恶鬼的掌控。”

    李长安奇道:“什么怪物能让一个鬼使落荒而逃?”

    黄尾沉默稍许,带着深深的惧意,吐出那个字:

    “魙。”

    黑暗与寂静会给人错觉,好像小船不是处在地下的狭窄河道,而是飘在黑暗无边的海上,不管如何努力撑船,前方永远没有尽头。

    如此徒劳,久了,黑暗就会慢慢挤压过来,拖着,拽着,要把人埋入幽邃无声的海中。

    好在船头安置着一盏油灯,灯油颇为奇妙,燃烧着散出阵阵馨香,火光暗淡,却足以灼开黑暗,微微映出前路。

    先前时间紧迫,也是出于信任,李长安并未多问,便果断采取了行动。

    眼下黄尾细细说来缘由。

    答案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钱唐城里,还有什么东西能让鬼神畏如蛇蝎呢?

    鬼之畏魙,正犹人之畏鬼啊。

    “水路尽头就是魙的巢穴?”

    “没错。”

    李长安握紧了船杆,忍不住凝视着前方的黑暗,光照不及处,似乎藏着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魙会出巢么?”

    “窟窿城亦忌惮魙凶戾,等闲不会,可……”黄尾摇了摇头,“不晓得。”

    “离魙巢还有多远?”

    “也不晓得。”

    也就是说,黄尾指出的这条生路,越是继续往前,就越是危险。

    可小船却不能停下。

    因为……

    李长安回望来路。

    犬吠声声迫近。

    …………

    当第一只“猎犬”的眼睛浮出腐水。

    很快。

    整个犬群自黑暗的河道里蜂拥而出。

    它们或跳上船舱,或绕着船舷,高嚎着,低吼着,彼此舔舐,彼此嗅闻,彼此撕咬争抢着散落河道的尸体。

    死水被搅得愈加浑浊,多年腐积下的恶臭开始在逼仄的洞窟中升腾弥漫。

    直到犬群的主人——捉魂使者,它瘦长得出奇,可供行船的洞窟对其仍是低矮,不得不佝偻长躯,脊背贴着洞窟滑湿的顶部,拖着汲满臭水的长斗篷,缓缓而来。

    它手里皮鞭抽响空气。

    啪!

    “猎犬”纷纷呜咽着跳入水中,散开不敢作声。

    场中终于暂得安静。

    那捉魂使者伸出长臂撑着两侧墙壁,惨白的面孔垂下来,几乎贴着小船,贴着水面,贴着尸体,一寸一寸扫过。

    这里是暗河的一处拐角,小船一头拱上了墙壁,一头深陷水中,油灯仍在,微光朦朦,照着散落浸泡在污水中的尸体。

    鬼使的面孔无有丝毫变化,其胸腹间却响起低沉的“空空”声。

    它在笑。

    它仿佛瞧见了这样一幕:

    慌不择路的猎物自投死地,在阴寒怨气凝成的黑暗诱导下,惶惶搁浅了船只,身后猎犬步步逼近,慌张中弃船逃窜。

    猎犬们感受到了主人的兴奋,在黑暗里昂首长嘶。

    捉魂使者提起油灯,皮鞭一指。

    猎犬嚎叫争先。

    追猎继续进行。

    …………

    犬声渐远。

    俄尔。

    某处死寂的水面忽的“咕隆”冒出起泡。

    腐水浓稠,水泡竟也聚不散。

    越聚越大。

    终于。

    啪。

    炸出了一辆华丽的马车。

    马车摇晃一阵,噗地把挤作一团的黄尾和李长安吐了出来。“玄驹”本是巫师为勾摄小孩儿魂魄所作,硬塞下两只成年鬼着实勉强些。

    李长安跌进水里,扑腾一阵,好不容易把手脚给掰正了,顾不上浑身恶臭,小心取出招魂香。

    点燃了,放在某具尸体口鼻前。

    稍许。

    忽然一提,便似钓鱼一般,魂魄沿着烟气脱尸而出。

    如此这般,将新鬼一一钓出。

    “恶鬼随时都会回来!”他急切收起玄驹,“动作快些!”

    没多催促。

    “找到啦!”

    黄尾从污水里跳出来,浑身挂满烂泥却不住手舞足蹈。

    “出口就在这里!”

    …………

    “那时,我虽侥幸逃得性命,但堵在暗河里,前是魔巢,后是虎穴,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恐与泥同朽。万念俱灰之际,我突然想到曾经看过的一篇古籍。”

    “钱唐本江海故地,水泉咸苦,前朝某位太守深感居民取水不易,在城中各坊开凿六井,以地穴引西湖之水供给城内。但后来,六井年久失修,水道淤堵,以致废弃,地下水道也成了排水泄涝的众多沟渠的一部分,为坊间所遗忘。”

    “我仔细比对方位,发现这一段被恶鬼占据的河道就是当年六井的一部分。之后,我在烂泥里不晓得摸索了多久,天无绝人之路,终于找到了淤堵的供水口。”

    黄尾所说的供水口深埋在河底淤泥之中,只有狗洞大小,若非事前知晓,又经耐心排查,是万难发现的。

    李长安驱赶着新鬼钻进供水口,开始是稀烂的腐泥,后面是柔软的泥巴,再是干硬的土块,最后抵达了一处稍稍宽敞的地下石室。

    石室可供李长安勉强屈身站立,一头连着暗河,一头沟通西湖,两头都淤死了,室内尚算干燥。

    角落堆着一副犬类的尸骸。

    仔细看。

    骨头上遍布齿痕。

    “在钱唐当鬼真真古怪,魂气一缕,竟然还会饿肚子。”

    黄尾笑了笑,不欲多谈,指着周遭卖起书袋。

    “书上还记,地穴狭小,常人难以活动,所以当时多征发城中侏儒来疏浚水道,尽管如此,难免危险,力役多有淹死,以致于城内外矮小男子逃尽,后来甚至不得不驱使孩童。这间石室就是为劳役之人歇脚所设,瞧……”

    他指着石壁一角,上头有个小小石龛,供奉着一尊神像。

    “那就是当年力役们为祈平安供奉的城隍爷。”

    道士上去端详。

    神像兽面人身。

    “这分明是尊龙王。”

    “据说当年的龙王爷就是城隍爷。”

    …………

    西子湖上水月融融,雾气淼淼。

    依往昔。

    总不乏趁夜泛舟、对月饮酒的文人雅客。

    可而今,窟窿城威凌人间,各家夜里深闭门户,不敢稍作高声,唯恐招来鬼神。

    偌大湖面一时唯见烟波自横。

    但这正好方便了李长安一行,行踪没被任何人发现。

    黄尾率先上岸,他鼓着腮帮,回头一通比划。

    直到李长安提着两只新鬼上了岸,冲他点头。

    他如释重负,赶忙张嘴吐出招魂香,抻着舌头好一顿哈气,手忙脚乱掏出葫芦,灌上一大口。

    跌坐地上,摊开四肢,对着老天“嘿嘿”傻笑。

    李长安拿过葫芦,给冻得瑟瑟发抖的新鬼们挨个灌上一口,这才把剩下的槐酒仔细倒进嘴里,望着茫茫烟波,长长吐出一口寒气。

    歇息稍许。

    拾起残香,连同葫芦,一起还给黄尾。

    “飞来山上尽是厉鬼,这些个新鬼懵懂,不宜上山,还是交托给华翁为好。你小心些,莫被旁人瞧见。”

    说罢,转身欲去。

    黄尾愕然:“道长!你又要去哪里?!”

    道士头也不回没入夜色。

    “去做解冤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