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都市言情 -> 外遇對象是我的妻子

章节目录 第17章相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隔天,她接到一通陌生来电。

    「你好,请问是仲孙琦吗?」听见好久没听到的名字,心里竟然有点酸涩。

    「我是。」她礼貌回应。

    「我是慕姨,你妈妈的朋友,小时候你常来我们家里玩,不知道还记得吗?」慕名流温柔地询问着,试着和她攀关係。

    虽然父母过世的时候她只有七岁,但她确实记得,慕姨是母亲的同学,父亲也和宓伯伯是好友,小时候会带她去宓家和两个哥哥一起玩游戏。

    「听你阿姨说已经告诉你,想安排我儿子和你订亲的事了?」慕名流想再次确认女孩是否知道此事。

    「对,我知道这件事。」

    「阿姨说你不反对结这门亲事,真的吗?」慕名流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欢喜,确实如阿姨所说,宓家是真心想结这门亲事。

    「嗯,真的。」她虽然不愿,但想到阿姨把钱都拿去赔给债主,她也没有能力归还这两百万,只能表示同意。

    「我想安排你和我家儿子见面,不知道什么时间比较方便?阿姨说你不住在北部,看你在哪,我让我儿子过去也行。」

    「我在乡下教书,这里交通不太方便,等寒假第一天,我去台北找你们吧。」她没有告诉过家里人自己在哪,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这里就像是个她的一个秘密基地,不会有认识的人打扰。

    关予爱告知了慕姨寒假开始的日期,以及自己可以抵达的时间。

    「我们帮你订住宿的饭店,订好了再跟你说喔。」温柔体贴的慕姨,热情提出招待她住宿的事宜。

    让她受宠若惊的赶紧回绝:「我可以自己找住宿地点。」

    「是我们邀请你来,理应尽地主之谊,这个你就别推辞了。」她坚持要替未来儿媳订住所。

    「好吧,那麻烦您了。」自知难以回绝,车票加上住宿,对她来说也是一笔开销,便厚着脸皮接受了。

    在通话结束后,她也对这桩婚姻也没有那么排斥,与其将来嫁给一个不知婆家好坏的男人,至少现在的她可以感受到到未来婆婆是个亲切热情的人。

    况且她从小就对慕姨的印象不差,只是很多小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让她对宓家的两兄弟也没什么印象。

    寒假第一天到来,她便依约搭程最早班的火车前往台北,背着一个后背包就前往赴约。

    到了相约的餐厅时,她远远看见母子两人有些口角,慕姨的表情不是很开心,像是在斥责自家儿子。

    慕姨还是如她印象中的那样漂亮,一点也不像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而她身旁的那个男子,西装笔挺、瀏海整齐的往后梳整,略长的头发绑了马尾,相貌堂堂,看起来是个正直的面相。

    只是当慕姨看见她正盯着他们两人看时,立刻结束责骂,端出亲切的笑容看向她。

    他们之间的小动作,让关予爱猜测,男方应该不是心甘情愿接受家里的安排。

    「琦琦午安。」那是她的小名,母亲小时候总是这样称呼她,也让她对慕姨又有了一些亲切感。

    「你和品柔长得真像,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你。」那是母亲的名讳,就连阿姨也不太提起的这个名字,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家里人竟然还有人会记得,至少这样有心的长辈,她是愿意深交的。

    「慕姨好。」她走到桌边站着,向坐在靠外侧的慕名流点点头打招呼。

    「坐着说、坐着说,别客气。」她立刻站起来要安排女孩入座。

    「好。」她点点头,坐到慕姨对面的位置。

    坐下后,关予爱看了一眼斜对角的男人,也点头示意,对方态度明显冷淡的回应一个点头。

    「这是我儿子,宓宸寰,你们小时候见过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印象。」慕姨温柔的对她笑着,如此亲切的笑容又让她想起母亲,她也和慕姨一样,笑起来眼睛会形成弯月状。

    「呃??可能那时我年纪还小。」关予爱婉转告知她,自己对眼前的男人没印象。

    「没事、没事,你们慢聊,我把空间留给你们年轻人。」慕名流和蔼可亲的笑着说,便识相的站起来。

    「慕姨,您可以留下的。」她实在不想和这位陌生男士大眼瞪小眼。

    「你们聊就好。」慕名流笑着对她说完,马上又跟儿子咬耳朵,像是在警告些什么。

    「我先走了。」她优雅的微笑离开。

    而宓宸宇假扮哥哥来赴约,只是因为自己和哥哥有过约定。

    当年宓宸宇想脱离父亲管控时,哥哥曾说,他可以放宸宇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家里的企业和束缚,由他一个人承担责任。

    但是当哥哥需要时,宓宸宇必须要无条件的支援,例如现在。

    他们两人虽然是双胞胎,长得却不完全相同,认识久了的朋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他们之间的差异,但是大部分的人还是看不出来。

    尤其在刻意偽装后,就连父亲都难以辨别,所以他曾乔装成哥哥,到公司上班开会,都不曾被发现。

    唯一能识破他们两人换装的人,只有母亲慕名流一人,所以非到万不得已,他们会尽量避免在母亲面前换装。

    他们两兄弟,很有默契的留着相同长度的头发,平时的宓宸寰会梳整瀏海在后脑绑成整齐的小马尾,剃得洁净的脸庞,戴上隐形眼镜;乔装后,则会刻意贴假鬍子或蓄鬍,戴着粗框眼镜,随意披散及肩的长发。

    而宓宸宇则相反,没有近视的他,平常戴着一副无度数的粗框眼镜,蓄鬍、绑马尾;乔装成哥哥时,就会将自己的鬍子剔除,拿下眼镜,梳整成油头绑马尾。

    「你好。」宓宸宇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学着哥哥平常严肃办公的模样。

    「你好。」两个人彼此问候就结束对话。

    她对这个男人没兴趣,尤其是这种透过卖身而来的婚姻,她对眼前的男人更是失去好感,儘管对方长得不错、职业不错,却没有半点喜悦。

    「你有正在交往的人吗?」宓宸宇主动提问。

    「没有。」她摇摇头,句点对方的问题。

    「这样直接结婚,你也可以接受?」他像是在劝退女孩,冷淡的试探提问。

    「即使不想,我也别无选择。」她向对方说起自己的莫可奈何,只是并未告知真实原因。

    「你可以再考虑考虑,我不会是个合格的丈夫。」是的,这是宓宸寰赋予他的任务,劝退仲孙琦,让她对这桩婚姻却步。

    「我不需要什么合格的丈夫,如果你有另外的女朋友,我也可以接受,我们两个互不干涉即可。」一来,她没有钱可以退还聘金;二来,她想过了,至少结婚后,自己可以不用担心生活。

    反正她早已被阿姨一家卖了,那就破罐子破摔,这个婚该结就结吧。

    「如果你能不让我爸妈知道这件事,我可以考虑这样过下去。」宓宸宇知道自家哥哥浪荡惯了,如果人家女孩子已经明摆着要一个有名无实的婚姻,那也许对他来说不见得是个坏事。

    「我也不想让长辈干涉我的婚姻。」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她是不可能在这里跟这个男人聊自己的婚姻大事。

    「既然达成协议,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好,那我先走了。」她一点也不想再待下去,只想赶紧回台东好好休息。

    拿了放在身旁的后背包,关予爱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人。

    在经歷了这桩荒唐的婚约后,她才会起心动念的想和戴伦谈一场短暂的恋爱,至少让她在结婚之前,可以有一段甜甜的恋情留待日后回味。

    就连交付初夜也是,她不想将自己的第一次,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所以才会选择在婚前,和一个自己觉得不错的男人发生关係,也算不留遗憾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