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婆文女主入职培训(nph)

章节目录 转机 ro ushuwu 2.c 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78.转机

    秦瑶彻底当机了,依旧不敢动,也不敢出声,但是越来越快心跳如同敲鼓一般出卖了她。

    “装死?”男人松开口里的乳尖,想必现在已经留下一圈牙印了,他恶狠狠地挺腰,将肉棒捅得更深,终于逼得这个女人淫叫了出来。

    “啊~不要,轻点~”

    声音软糯糯娇滴滴的,没想到却是个骚货。

    男人笑了出来,“哈,肯说话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半夜偷偷摸摸来我这里……肏我?”

    ……狗男人好过分!

    “你什么时候醒的?”秦瑶不回话,反而问起他来。

    男人按住想要抬身把阴茎抽离身体的陌生女人,歪了歪头,缓缓挺身,抱着她套弄自己的阴茎,一边说:“你刚高潮的时候,骚逼咬得我鸡巴生疼,你还问我什么时候醒的?”

    ……狗男人果然好狗,醒那么早还装睡!

    秦瑶一脸窘迫,想逃的心一刻都停不下来,但是这个男人又有点好用,况且淫荡的身子还没有满足,如果不快点做完,又要进入循环。所有的想法此起彼伏地冲击着秦瑶的思维,她只能继续保持沉默,抱着男人的脖子,主动套弄起来。

    好家伙,不肯老实回答问题,还想骗炮?男人额头青筋暴起,感觉自己就像个被利用的按摩棒,果断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并且停止了抽插。

    “想要挨肏还不讲实话?”他趴在秦瑶耳边,“嗯?不说出来就没有鸡巴吃咯。”

    ……狗男人!不就用一下嘛,又不会怎么样!

    被牢牢禁锢住身体,一点活动的空间都无,晕眩的感觉袭来,秦瑶感到深深的无力,只好开口求他,“拜……拜托~再肏一下好不好,嗯~就快射了不是吗?求你快点~快点射给我……再,再晚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男人皱眉,隔着厚厚的绷带都能看出他的疑惑。

    “喂!什么来不及了?你说清楚。喂!”

    还不等秦瑶回话,这个陌生的女人就已经晕了过去,呼吸渐缓,手臂耷拉了下来。想看小说就到:yu zhaiwuvip. c om

    淦!还是晚了。

    秦瑶悠悠转醒,看到熟悉的天花板,一颗心沉到了海底。

    就应该强要了沉凌峰的,整这么一出算什么嘛!还好有时间循环,这段可以掐了。虽然那个男人好像有那么点好用……秦瑶在床上扭作一团,强迫自己忘了这段。也不知道循环到了几天前,她拿过手机一看,两眼一黑,满床打滚。

    为什么又是工作日啊!

    周五的早晨,秦瑶在请假摆烂跟准时打卡之间,勇敢地选择了后者,毕竟年休假也是很宝贵的。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找这种不靠谱的对象好嘛?

    【秦小姐,我只负责搜寻附近的可用人员,并不能保证事态发展啊。】

    ……总之,还是谨慎点好,而且我忽然发现,如果明天我能阻止沉凌峰受伤,不就可以用他渡过节点了吗?

    【秦小姐真是聪慧机敏!这都能想到!不愧是优秀学员的强力竞争者啊!】

    ……所以,咱还是早点完成工作,今晚就去沉凌峰那守着。如果有什么情况,你也早点帮我预警下啊,别整天不干活,你那通讯设备是不是又坏了啊,上次找你都没动静的。

    【……啊,是吗?对于出现这种情况我深感抱歉,还请您见谅,我这就去稳固下设备,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秦瑶在通勤的路上与辅助器完成沟通,也确信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阻止沉凌峰的悲剧发生

    她在心里默默握拳,踩着点进到公司完成打卡,safe~

    与此同时,某家高级私立医院的8318病房,一位眼缠绷带的病人忽然惊醒。

    他似乎是做了一个艳情的梦,梦里的女人腰肢酥软,皮肤娇嫩,连声音都那么勾人。可她长什么样,叫什么都一概不知,让人心痒难耐。

    如水一般的女人坐在自己腰间肆意扭动,咬着自己嘴唇发出迷乱的呻吟,高潮时小穴深处痉挛,裹挟着自己的鸡巴,绞得生疼,涌出的汁水像失禁一般打湿了身下的床单。

    自己抱着她,一边用力往上顶,一边压着她的腰,让肿胀的鸡巴深深嵌入女人的嫩肉中,把她钉得死死的,最好就成为自己专属的鸡巴套子,永远不要抽离。

    女人越叫越大声,抓住自己的手放到她胸前,求他揉揉发胀的奶子,捏一捏挺立的乳尖。她周围萦绕着木质麝香调的玫瑰香味,钻进自己脑海里,摄人心魄。

    他想尝一尝女人嘴里的滋味,可女人偏偏托着奶子,把奶头塞进自己嘴里,求他好好吸一吸。紧贴着的下身越来越泥泞,女人用力抓着他的背,留下一道道红印,像是赐予他的勋章。他也愈加动情,疯狂地抽插着,最终,在女人深处喷洒出黏稠的白浊。

    两人抵住额头喘息,享受高潮带来的欢愉,彼此交换呼吸,在余韵中,他渐渐睁开双眼,隔着纱布,看清了女人的眸子。

    她轻笑,在他额前留下一吻,然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身体各处的触感也一并消失,他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只有黑乎乎的一片,病号服下,是刚射出的液体,凉凉的,贴在裤子上很不舒服。

    他微微有些动怒,心想这是什么情况,多大的人了还会因为春梦遗精,真丢人。

    可他此时真切地闻到了还未消散的香水味,亦真亦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