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修复师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二章 疯狂抢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91章疯狂抢夺

    整个葬仙深渊周围,都瞬间被那一股爆炸疯狂吞噬席卷!

    在那恐怖的爆炸之中,有沙土人的身体,瞬间被撕裂毁灭,也有沙土人的身体,被直接恐怖重创,还有有人沙土人,直接动用自己身上的底牌,疯狂抵挡!

    但是,那血色古钟,在撞击到那些冥河红尸的时候,却像是直接消失了。

    仿佛,那些爆炸产生的疯狂恐怖的冲击波,根本就不会伤害冥河红尸一般,那冲击波,像是在绕着冥河红尸的人在走!

    “分头走1

    葬仙深渊上空,在刚刚那短短的几秒之中,仅仅在那九座古老祭坛之上,都至少有十一张底牌,被强行动用。

    在祭坛下方,上方爆发战斗后的一秒,下面的战斗,同样也直接爆发了。

    战斗,同样更加惨烈!

    在葬仙深渊的深处,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葬仙深渊的地步,有惊世恐怖的凶兽嘶吼声,像是要撕裂天地,毁灭苍穹!

    深渊里的魂魄悲号上,也像是有无间炼狱,在破开地面出世!

    “爆裂帝纹1

    “金仙之上的人和一些东西,都无法进入葬仙之地,否则就会引发异变,但是,冥河红尸一族,却将一个削弱过的爆裂帝纹,带过来了?

    这一道爆裂帝纹,不会对冥河红尸一族的人,造成伤害吗?

    他们已经逆天做了最精准的布局,但是,他们也在做好着,最坏的打算?

    这些沙土人,真的是来自禁忌沙漠?有什么人,竟然逆天看破了,上百万年前,冥河红尸大祭司的布局?

    冥河红尸一族,在阴养十六只血脉家族,在准备最后收走那一颗大脑,而禁忌沙漠之中的东西,也在暗中阴养一只绝密的队伍,在暗中盯着冥河红尸的人?

    只不过,这些沙土人,在没有那十六个冥主祭祀法阵的情况下,是怎么到达这里的?”

    阿洛伊并未跟着苏小凡直接离去!

    她一直都在死死的看着上方的那一口古棺,在变故爆发之时,她第一时间,竟然是想,还继续抢夺那一口古棺,抢夺冥主大脑!

    在看到,那一座血色古钟,瞬间炸裂的时候,她原本是想下意识后退的,可是,等她后退的时候,她发现已经晚了。

    冥河红尸一族,在这里像是已经布下了一道阵纹,那爆炸产生的灭杀之力,几乎瞬间将这里,全部都笼罩住了。

    她在恐怖的爆炸之中,她只能强行将自己的精元,运转到了一个极致,她甚至动用了一个最为古老的禁术,来强行抗住了这一波攻击。

    她咳血,脸色苍白!

    哪怕全力爆发,几乎可以发挥出金仙巅峰实力的她,在这一道猛烈的冲击波之中,她的身体,都遭遇了重伤。

    “想走,你找死1

    可也就在这一刻,在这一片惊世恐怖的爆炸之中,有一道比红色古钟爆炸,更为恐怖惊世的灭杀之力,在半空之中,疯狂爆发。

    “巫神一击?有人动用了真正逆天的底牌?有人要死了?”

    阿洛伊在尚未散去的恐怖血色冲击之中,她的眼神也在这一刻,猛地恐怖瞪了一下,她的眼神之中,在这一刻也流露出了一抹真正的震撼和恐惧。

    她几乎下意识就想要朝着后方退!

    她现在甚至,有些后退了。

    她忽然感觉,跟着苏小凡往后退,有可能,会是最正确的选择!

    底牌!

    这些人带的底牌,竟然疯狂到这种程度?在葬仙之地之中,竟然直接动用虚空行者级别的灭杀一击?

    先是血色红古钟爆炸,再是各方爆发出的疯狂底牌,然后还有这一道几乎虚空行者级别的灭杀一击!

    这一片区域的,沉睡着的禁忌鬼物,必然有可能要苏醒了!

    葬仙之地的禁忌鬼物,可是比神魔坟场里的禁忌鬼物,更为恐怖,更为诡异的!

    葬仙之地,这看似平静的地方,可能算是,神魔坟场里的禁区,也就是,禁区之中的禁区,这是真正强大的巨头,真正不敢进入的地方。

    在这里,原本可以抵挡一次禁忌鬼物攻击的一些古器,都可能不会有任何作用!

    “轰隆颅…”

    “不对,冥主大脑的鬼棺消失,被人收走了,全部灭杀,快,动手……”

    阿洛伊后退,恐惧,她已经感觉到,再留到这里,真的可能会死,她的也感觉到了一股真正的恐惧。

    她很清楚,现在根本就已经不是富贵险中求的时候了,冥河红尸和那些可能来自禁忌沙漠之中的东西,有可能都有超越她底牌的恐怖东西!

    退!

    她只是有些疯狂,经验有些欠缺,可是,她并不傻!

    她看着第二道虚空行者级别的底牌爆发,她已经开始后退。

    普通!

    可她刚刚后退一步,她赫然看到,她前方,有一尊冥河红尸的强者,像是遭遇到了什么诡异的攻击,它竟然毫无征兆的,直接倒在了地上。

    死了?

    怎么死的?

    他刚刚应该是没有遭受,那诡异恐怖帝纹自爆的攻击,他也没有遭受,那沙土人的灭杀攻击,他怎么死的?

    葬仙之地的禁忌鬼物,出来了?

    阿洛伊身上的毛发,瞬间竖立,她在这一刻,也感觉到了,死亡一般的恐惧!

    噗通!噗通……

    而也就在她恐惧之中,从半空之中,陡然也有两尊沙土人一般的东西,像是从她上方坠落,那两尊沙土人,就这么直直的摔落在了她身前。

    那两尊沙土人的身上,也像是根本就没有什么恐怖的伤痕,但是,它们就是这么,毫无征兆的死了!

    哗啦啦……

    战斗的余波,还在疯狂剧烈爆发,震撼恐惧之中的阿洛伊,目光忽然又朝着那黑洞的方向,看了过去。

    阿洛伊隐约之间,竟然感觉到,那传说之中的葬仙深渊,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一般!

    甚至,她隐约之间,已经看到,有一只手,已经爬在了那深渊的边缘!

    “那一具棺材,已经被人取走了?”

    苏小凡在这一刻,并不知道阿洛伊的恐怖处境,在刚刚那短短的几秒之中,苏小凡已经冲到了,两公里外的小镇边缘。

    苏小凡回头,苏小凡隐约能看到,在一片恐怖的混站之中,在那一道恐怖的爆炸之后,原本悬浮在葬仙深渊上方的那一口棺材,已经消失。

    苏小凡也不确定,被谁收走了。

    不过,苏小凡并没有在意,苏小凡远远的也感觉到了,有虚空行者级别的底牌,在葬仙深渊的周围,疯狂先后爆发。

    苏小凡几乎连想都不用想,都能猜到,这种直接超越极限的攻击,必然有人,已经死了!

    并且,在那一片区域之中,必然也有极为诡异恐怖的东西,在苏醒了!

    “走1

    苏小凡回头看了一眼,在这个距离的情况之下,苏小凡依旧没有停留,苏小凡继续朝着来的方向,快速走去!

    同时,苏小凡也拿出了一个记忆水晶,将刚刚发生的这一幕,快速录了下来。

    回去!

    等到了那个洞口,自己将记忆水晶,交给那个大能级别的冥河红尸,接下来,这烂摊子,就由他们来收拾吧。

    自己现在,只想走!

    “真是禁忌沙漠之中的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禁忌沙漠里的那一尊禁忌之主,难道还没有死吗?它还在一直盯着冥河红尸的人?”

    “我好像想起了,我们老祖,曾经偶尔提到过几句,之前,阿洛伊也说了一些,我感觉,这有可能,是禁忌沙漠之中,一尊无上诡异的巨头,在反向布局1

    麻脸青年,心有余悸的看着身后的战斗,他咽了一口唾沫开口。

    眼前这一战,突然的爆发,有些超越他的想象极限!

    苏小凡却没有理会这么多,后面爆发的越激烈,苏小凡走的就越快,甚至,苏小凡都没有再多回头看了一眼。

    同时,苏小凡也直接毫不犹豫的,将原本属于阿洛伊的青铜长枪,从天道之手的储物空间里,给取了出来。

    储物袋,根本就无法储存这一把长枪。

    苏小凡之前,在伪装成冥河红尸的时候,将这一把青铜长枪,放入了天道鬼手的虚空空间之中。

    “我们难道,会遇到什么危险?”

    麻脸青年见苏小凡拿出了这个长枪,他的身体也快速再度紧绷,他原本极度不愿意动用的禁忌气息,在此时都毫不犹豫的直接运转。

    “不确定,保持最高警惕。”

    苏小凡快步前行,苏小凡的意识,甚至都已经直接灌入了神祗符文里了一部分,并且,苏小凡还利用神魂之力,将原本散落在丹田角落里的那青铜块,贴在了神祗符文之上。

    苏小凡快步前行,身上的气息,也极度收敛了起来。

    葬仙深渊的战斗已经爆发,谁也不知道,那边的恐怖混战,会引发怎样的异变,苏小凡在这个时候,也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大约五分钟后,苏小凡和麻脸青年,回到了之前那棺材,以及那扎纸人的方向。

    “靠着最右侧,走最边缘。”

    苏小凡深吸了一口气,沿着来时的路,开始走这个,让苏小凡最不安的地方。

    “鬼脸蝙蝠1

    可也就在,苏小凡刚刚往前走了三四步,被苏小凡指挥,走在最前面的麻脸青年,动作则停顿了一下。

    寂静的街道之上,脚下淹没到脚踝的水,无声流动。

    半空之中,有一只脸盆大小的蝙蝠,则在黑暗之中,也正在以一种特殊的飞行姿态,在无声飞行。

    它在飞行之中,似乎还在朝着苏小凡和麻脸青年靠近。

    “要动手吗?”

    “我们没有黄魂豆,之间那三个冥河红尸洒落的黄魂豆,应该是被水冲走了,我们如果灭杀了这一只,会不会引来一群?”

    麻脸青年一边开口,他一边甚至都已经开始汇聚他身上的神魂之力,他整个人的身体,也在此时紧张到了一个极致。

    “暂时不用动手,三米,只要它靠近三米,直接灭杀1

    苏小凡看着那一只脸盆大小的蝙蝠,脸色有些冰冷,不过,苏小凡并没有准备停下,而是让麻脸青年,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好1

    麻脸青年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气息,也缓缓收敛了一些,然后,他开始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苏小凡也扫视着四周,开始小心的朝着前方行走。

    苏小凡在朝着前方行走的时候,目光却又陡然朝着左侧的路面上,看了一眼,苏小凡感觉,那个扎纸人的头,在此时,像是动了一下!

    ……

    也就在此时,苏小凡和麻脸青年,身后大约一公里的位置,他们两个刚刚走过的路上,忽然有几滴鲜血滴落。

    并且,有两道脚印,也像是踩在了他们走过的路上。

    ……

    同一时间,卡特帝国,帝都!

    朱雀大街,右侧第三座庞大古老的庄园之中。

    “冥主大脑!冥河红尸一族,一百万年前的那个大祭司,究竟在做什么?”

    “葬仙之地,原来是在神魔坟场下方么?”

    唰!

    古老的祠堂之中,有一种盘腿坐在祠堂中央的一个老者,在这一刻,忽然睁开了眼。

    而在老者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四五个人。

    那老者开口,周围的虚空之中,都像是有一道道枯藤老树的异象,在诡异出现,他周围不知道多少年的地盘的缝隙里,都诡异的长出了一株翠绿的小草。

    “老祖,一百多万年前的那个大祭司,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他一个死人,就算是曾经他在惊世逆天,现在这个局,对它又有什么用?他就算是,动用自我斩道,将自己封印起来,应该也活不到现在吗?

    何况,当年他还曾遭遇到了近乎死亡的重创!

    而萨满帝国的大祭司,当年也曾对他进行了长达上百年的追杀1

    祠堂之中,有一个中年人,在此时则极为敬畏的开口说了一句,同时,那中年人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抹凝重。

    “你们两个准备一下,跟我去见教皇。”

    “帝心古棺,神魔坟场蓝雾,现在又多了一个冥主大脑,葬仙之地,神魔坟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这有些不正常。

    每一次盛世,都是有一些惊世诡异的事件引起,现在,极有可能这些东西,是一个征兆。”

    祠堂之中,盘腿坐在地上的那个老者,在此时直接起身!

    随后,他又道:“阿洛伊现在应该还活着,她现在还有一次与我们对话的机会,以及还有一次动用心脏之中,那一张底牌的能力。

    老三,你去一趟家族祖神墓地,求祖神对阿洛伊,进行一次指点。

    她这一次太过大意和冒失,但是,尽量保证她的安全1

    那老者话音落,下一刻,他的身体和他身前的两个人,直接从虚空之中消失!

    ……

    而也就在这一刻,黑暗帝国,神塔之巅!

    咔嚓!

    神塔之上,有一颗特殊诡异的珠子,在此时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那一颗珠子瞬间无声龟裂。

    坐在神塔指点的一个和尚模样的青年,在那一颗珠子破裂的瞬间,则幽然睁开了眼。

    那青年和尚眼睛清澈,像是没有一丝杂质!

    “要杀人了吗?”

    “我这一次,要杀多少人?为什么,你们总想让我杀人?你们不感觉,杀人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吗?”

    那眼神极为清澈的和尚,像是在给自己说话,也像是在给别人说话。

    他一边开口,一边松开了自己的手。

    而在他的右手十指之上,赫然有一只蚂蚁,在他手指上爬动,他的手指并不大,和普通人一样,可是,无论那蚂蚁怎么爬,都爬不出他的手指。

    ……

    萨满帝国,一座神庙之中。

    “大师,我想问道。”

    萨满帝都往东七十米,有一座城,这座城大约在七千多年前,有一个青年和一个少女,坐着马车,轻快走入。

    青年鲜衣怒马,少女貌美如花。

    可在两年后,那个少女在桃花街上春游,她原本怀了八个月的身孕的身体,像是出了一些问题。

    她羊水破裂,莫名奇妙的死了。

    原因不明。

    直到七千年后,萨满四国的人,都不知道那怀孕的少女,究竟是怎么死的。

    而后在一夜之间,那座城中升起了一片雾,雾笼罩了整个城,随后,整个城像是与外界隔绝了一般,但凡是外人进来,都会莫名其妙的诡异失联。

    后来,萨满帝国,派出了无上巨头,想看看那一座城,究竟是怎么回事,结果,一尊巫神七境的巨头,站在城门外,竟然都没有走进城中一步。

    他只说了一句:“未亡人,已亡,禁忌鬼物横行1

    从此之后,那一座城,也就成了一座鬼城。

    再然后,再那一座城的西北方向,不知道是谁,建了一座庙,那一座庙自从建立之后,那一座原本还在一直朝着外面扩散的雾气,就停止了扩散。

    那一座庙,也就在那里,矗立了七千年的时间。

    平日里,庙里很少来人。

    毕竟,庙距离那一座被鬼物笼罩的城,太近,谁也不敢轻易,靠近那一座被称为死亡之城的地方。

    此时,庙门前,已经长满青苔的小路上,多了一行脚印,而神庙里,则多了一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跪在了神庙大殿之中,朝着神庙之中的一个老者,问了一句话。

    他问,老者沉默。

    “我喜欢曾经,那个桃花怒放的城市,但是,我不想走,桃花遍地的路。”

    那青年见老者沉默,他平静的一字一句开口。

    接着,他又道:“我走了,她会活的,你们救不活,我能救,哪怕整个世界的人死了,她都不能死。你不要给我讲众生,我已经厌倦了众生,我只要她活。”

    那青年一边开口,一边转身。

    他是来问道的,庙里却没有给他一句话,他转身,从庙里离去,他在庙外的路上走过,那庙外的青苔上,又多了一排脚樱

    他走过,空中有风吹过。

    几秒之后,从萨满帝国,帝都城东七十米走过的他,出现在了三万里之外的神魔坟场的边缘。

    他左侧头上的发间,插着一道红色桃花。

    ……

    而也就在此时,神魔坟场,地下一千多米处。

    苏小凡和麻脸青年,并不知道,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外界曾有多少极度神秘隐蔽的地方,出现了一些波澜。

    苏小凡和麻脸青年,以一种极为谨慎小心的态度,终于绕过了那扎纸人和棺材的那一段路!

    “过来了?”

    “我们,能活着回去了?”

    麻脸青年比苏小凡更不想冒险,他走过这一段路的时候,他后背的衣服,几乎都已经湿透了。

    因为!

    他们回去的时候,与来的时候不一样。

    他们来的时候,挡在路中间的扎纸人,一直都是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可是,他们刚刚走过这里的时候,那扎纸人的头,却动了。

    那扎纸人的头,几乎是看着他们两个异动。

    直到!

    他们走出,距离那路中间扎纸人前方十米左右的距离,那扎纸人才停止了转动自己的头颅。

    嗡!

    刺啦!

    然而,也就在他话音落,他身上的肌肉,都还没有来得及放松的时候,他身后,苏小凡在那一瞬间,竟然骤然动了。

    人动,枪动!

    在他身前,大约五米的距离,正在盘旋的那一个脸盆大小的蝙蝠,身体陡然被洞穿!

    “你,你不是说,这东西不靠近三米,就不用理会吗?”

    “你,你怎么动手,把这个东西给杀了?”

    麻脸青年完全没想到,苏小凡会在这一瞬间,恐怖刺落出这一枪,他的身体都不由跟着这一枪震颤了一些!

    他开口,苏小凡手中的青铜长枪上,有殷红的鲜血滴落!

    那脸盆大小的蝙蝠,被这一枪突然灭杀,它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哗啦啦……”

    可也就在这一刻,随着苏小凡这一枪刺落,从周围的房间之中,陡然之间有很多鬼面蝙蝠,像是瞬间被惊醒。

    有数百只鬼面蝙蝠,竟然直接从房间之中,突然都钻了出来。

    “惊醒了?”

    “鬼面蝙蝠,竟然真的是群居性的动物,我们现在怎么办?要全力动手吗?这些鬼面蝙蝠,好像并没有很大的杀伤能力。

    不过,之前阿洛伊好像说过,这些蝙蝠一旦汇聚,似乎有一种用禁忌规则杀人的能力。

    那种能力,具体是什么样子的,阿洛伊也不清楚,她之前也没有说!

    我们现在,怎么办?”

    麻脸青年看着眼前的这数百蝙蝠,他身上的汗毛,立刻就竖了起来。

    他咽了一口唾沫,他看向了苏小凡,他虽然没有看懂,苏小凡在刚刚那一瞬间,为什么要出手,但是,他在第一时间却根本没有问原因。

    这一路上走来,他已经做出了一个判断,那就是相信苏小凡的选择,远远比相信他自己的选择,能活下去的概率要大!

    他此时问的,只是怎么能活着出去!

    “继续走1

    苏小凡手中的长枪一震,那被刺穿的脸盆大小的蝙蝠,直接被震碎,而苏小凡在这一刻,却像是根本就没有去看,周围飞落的蝙蝠一般。

    苏小凡直接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麻脸青年见状,也快步地跟了过去。

    “吱吱!吱吱!吱吱……”

    然而,他们前行,从屋子里飞出的那成百上千的蝙蝠,竟然也直接加速,飞到了他们前方的路上!

    之后!

    那些蝙蝠在他们前面走的路上,竟然诡异的排列成了一个巨大黑门的形状!

    那些脸盆大小的漆黑诡异的蝙蝠,形成的门,也直接将整个大街的大路,都给全部堵死了。

    “还走吗?”

    麻脸青年,看着眼前的这一座门,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忽然升起了一抹惊悚的感觉,他隐约之间竟感觉到,那门上极有可能,是有一道恐怖的禁忌气息!

    麻脸青年惊世,苏小凡却没有停下。

    苏小凡竟直接越过了麻脸青年,走到了前方,苏小凡直接就朝着那一扇密密麻麻蝙蝠,汇聚排列的大门前,走了过去。

    麻脸青年身体紧绷,他死死的看着苏小凡的身影。

    八步!七步,五步,三步……

    麻脸青年看着苏小凡,直接就走到了那一座门前,紧接着,她赫然看到,在苏小凡走到那门前两步的时候,苏小凡的手赫然动了。

    嗡!

    苏小凡手中,身上的气息也瞬间疯狂爆发!

    苏小凡手中的那一杆青铜长枪,几乎毫无征兆的,骤然就朝着自己的右侧,强行刺落了过去!

    空气?

    苏小凡在干什么,苏小凡这一枪朝着右侧,是刺到了空气之上?

    苏小凡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选择出手,这个时候刺落右侧的空气,又有什么用,这和前方的鬼面蝙蝠,有关系吗?

    麻脸青年脑海里,在这一刻闪过了无数念头。

    “吼1

    “刺啦……”

    然而,苏小凡这一枪刺落,苏小凡右侧那原本空无一物的空气之中,有一道残影却幽然恐怖乍现!

    穿着铠甲的沙土人?

    禁忌沙漠之中的人?

    麻脸青年看着空气之中,突然出现的那一道身影,他整个人不由再度呆滞了一下,他身体紧绷,他眼神之中,也不由流露出了一抹震撼。

    这里怎么会有一尊禁忌沙漠里的恐怖存在?

    这个东西,和那些诡异的鬼面蝙蝠,难道是有这么关系吗?

    长枪毫无征兆的刺落,长枪上一道恐怖灭杀的气息,也在这一刻,直接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苏小凡这一枪出手,明显是真正的灭杀出手!

    那一道沙土人从空气之中,陡然乍现,随后,那沙土人在恐怖的惨叫一声之后,它的身体就直接恐怖龟裂。

    它身体之中,像是有一道惊世恐怖的能量,疯狂肆虐爆发!

    随后,它身上的气息熄灭,它龟裂的身体,像是一片流沙一般,朝着地面上洒落!

    那个沙土人,甚至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爆发出任何恐怖的手段和禁术,它就这么,被苏小凡一枪,强行恐怖洞穿了!

    “哗啦啦……”

    一枪灭杀,沙土人身体洒落在了水中,而前方那一排原本堵住路的蝙蝠,在这一刻,也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的影响,它们原本堵住的大门,直接溃散。

    随后!

    那成千上百只脸盆大小的蝙蝠,直接四散开去!

    “这些鬼脸蝙蝠,被沙土人控制了?”

    “鬼脸蝙蝠,不是属于葬仙禁区之中一种特殊的妖兽吗?它们的体质极为特殊,在妖兽森林里,我都没有听说过,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更没听说过,有人能控制这东西,这个沙土人,是怎么控制的?

    这个沙土人,拦截我们干什么?”

    麻脸青年,看着苏小凡一枪强行洞穿了那个沙土人,他的脸色赫然一变在变,他眼神之中的震撼,也在这一刻彻底地爆发。

    他根本就没有看懂,苏小凡在整个过程之中,是怎么出手的。

    他忽然想起了,苏小凡在刚走过,扎纸人和古棺时候的出手,他隐约之间,似乎看懂了一点什么,他忽然开口道:“你杀第一只蝙蝠的时候,你是不是就已经确定了一些什么?你故意说靠近三米就杀蝙蝠,其实你是在测试,蝙蝠能不能听懂你说话?

    你是在测试,它有没有意识?

    你再说了三步杀蝙蝠的时候,那个蝙蝠,似乎在我们走过扎纸人和那口棺材的时候,它一只都没有真正靠近我们三步?而在走出那一片区域的时候,你是察觉到了,那个蝙蝠可能真要动手的时候,你才忽然杀那个蝙蝠的?”

    麻脸青年脑子,转的很快。

    他回忆着整个过程,他也忽然感觉到,苏小凡之前在走过那一段路时,很多看似无意的动作,都有可能是在试探。

    “这个东西,它是想虐杀我们吗?”

    “它故意在控制蝙蝠,它是想让我们恐惧,甚至,它用蝙蝠做门阻拦,是想让我们绕路走,亦或者是心中产生某种恐惧,它想找我们露出破绽的时候,再一击将我们灭杀?

    它,也在布局?

    只不过,它没想到,你从第一只蝙蝠的时候,就有可能,就已经看破了它的布局!

    甚至,你还动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段,确定了它的位置?”

    麻脸青年看着苏小凡,收回长枪,他脑海里想清楚的事情更多,他感觉,他这一路上,已经足够谨慎了。

    他自以为,自己虽然很懒散,很废物,但是在警惕性上,绝对是不差的,结果,自己差点被稀里糊涂给弄死了?

    苏小凡与那沙土人,无形的博弈,自己甚至都没有看出来?

    麻脸青年一边开口,一边震撼的看着苏小凡,他有些眼前这个人类,甚至比自己原本认知之中的,还要强大!

    尤其是,这种战斗的细节死亡博弈!

    可麻脸青年震撼,苏小凡身上的气息汹涌,苏小凡却根本没有松开手中青铜长枪的意思,苏小凡手中的长枪,还在嗡鸣!

    “你,是在找死1

    轰!

    而也就在这一刻,路上的最前方,水面之下,陡然之间有一道恐怖震怒的声音,竟然再度响了。

    随着那一道声响,从前方路上的水底,竟然有一道沙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开始成长,堆积,那沙子从水底,似乎要成长成一个人的模样!

    “没,没死?还是那个东西,它,它没死?”

    “这怎么可能?那一枪刺落,它的身体全部被震碎,它怎么可能还没有死,这种禁忌沙漠里的东西,难道是杀不死吗?”

    麻脸青年看着那东西,诡异的在前方汇聚,他毛骨悚然!

    他身上的禁忌气息,也直接催发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蝼蚁,你竟然猜测出我的存在,并且,你竟然还能感知到我的位置?呵,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真正第一个在巫圣境界,能找到我的人1

    “只不过,你今天,要死了1

    沙土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已经汇聚完成,它冷冷的看着苏小凡,它身上恐怖的杀机,赫然也在汹涌。

    “你既然跟了一路,你就应该知道,我身上并没有那什么冥主的大脑,而你们的目标,应该也只有一个。”

    “所以,你现在,应该没有任何理由,与我们战斗。”

    苏小凡看着那个沙土人,苏小凡的手握住那一把长枪,但是苏小凡的语气,却很平静。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理由和你战斗?”

    “你知道之前,在祭坛上对你进行突袭灭杀的人是谁吗?他是我们这一队的队长,呵,我恰好并不是很感觉,他适合当队长。

    既然他这么精心布局,在那一瞬间,他没有能杀了你,那么,如果我在这里,直接将你灭杀,是不是会很有面子?”

    那个沙土人站在水中,他冷冷的看着苏小凡,它手中的沙子,在此时也形成了一道长剑。

    “这场战斗,很没必要,并且,如果再出手,你会死1

    “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进行这样一场战斗,你感觉很值得么?”

    苏小凡看着那沙土人,直接往前走了一步,苏小凡冷冷的看着那沙土人,眼神之中,依旧没有任何波澜!

    “哈哈哈,好,很好1

    “再战斗,我会死么?就问问卡博拉,他有资格,说这一句话么?你真的以为,你刚刚可能利用某种特殊的方法,看出了我的踪迹,你就是我的对手了么?

    呵!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现在,直接跪地自杀,我还可以让你留一个全尸,如果你,你的身体和你的神魂,都将全部爆碎!

    另外,我还有一个消息没有给你说,我知道你的身份,莱恩家族,白脸,你在冥河红尸之中,你们只是一个废物家族,你……”

    拦在前方的那个沙土人,闻声却是狂笑。

    他轻蔑的看着苏小凡,他听着苏小凡的话,他像是在听一个笑话,他开口肆无忌惮的嘲讽,只是,他话音未落,苏小凡赫然已经动了。

    寂静长街之上,苏小凡根本就不等它将话说完,苏小凡手中的长枪,就犹如一道惊世灭杀的长龙,直接刺向了他的胸口。

    快!

    苏小凡出手,根本就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的意思!

    长枪震动,恐怖轰鸣!

    那个沙土人的声音被打断,可那沙土人面对苏小凡这一枪惊世恐怖灭杀,他的眼神之中,明显也没有什么波澜!

    苏小凡长枪刺落,它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它居然任由苏小凡,一枪刺到了它的胸口,而它在那一刻,则仅仅只是做了一个动作,他嘴角微微翘了一下。

    他手中用沙土凝聚的剑,则直接也刺向了苏小凡的心脏位置!

    苏小凡快,它同样更快,两个人的距离疯狂拉近,苏小凡手中的青铜长枪和那沙土人直接凝聚变的几乎与青铜长枪,一模一样长的长剑,几乎同时抵住了双方的胸口!

    “以命搏命?”

    “不对,那沙土人,杀不死1

    麻脸青年看到这一幕,他立刻就看懂,刚刚那沙土人眼神之中的笑意,是什么意思!

    那沙土人,是在戏谑苏小凡!

    刺啦!

    然而,也就在麻脸青年脸色大变,那沙土人眼神之中的戏谑正浓的时候,苏小凡朝着前方冲过去的身影,竟然没有停下。

    苏小凡手中的长枪和身体,竟在那一刻,都直接强行向前推了过去。

    苏小凡手中的长枪,直接刺穿了那沙土人的身体,而那沙土人手中的长剑,也在这一刻刺穿了苏小凡的胸膛。

    “蠢货,自己找死?”

    那沙土人也没想到,苏小凡在这种时刻,竟然敢真正一枪恐怖刺落?

    它眼神之中的戏谑,都不由僵了一下,他有些愕然!

    “不对,吼……”

    也就在这一刻,那沙土人相识感觉到了什么,它脸色大变,它骤然嘶吼,它的身体,猛地想要朝着右侧闪躲!

    但是,它身体动了一下,却又没有能真正能闪躲!

    它身上的沙子,也在这一刻,想要直接溃散朝着四面八方飞落,但是它的身体刚刚溃散,却又像是遭受到了,周围恐怖能量的挤压!

    “是冥河空间禁锢?”

    “你刚刚那一枪,是为了将一个禁锢符文,送进我的身体,然后,内外双封?”

    “不对,冥河空间禁锢,这个禁术,是需要配合阵纹动用的,我一直都在跟着你,你根本就没有机会,在我站的这一片周围,刻画那个禁锢符文1

    被困住的那个沙土人,身上的气息恐怖爆发,它像是想要,强行疯狂冲破,自己身前的这个禁锢。

    它身上的沙子,都像是在快速汹涌变换着各种攻击,甚至,它身上的沙子,都开始以各种诡异的姿态,开始凝结一些古老的符文!

    哗啦啦!

    而在它恐怖挣扎的时候,它赫然也发现,刚刚被它一剑同样刺穿胸口的苏小凡,身体居然诡异的开始溃散了!

    苏小凡的身体,诡异的化成了,一只只特殊的虫子!

    那一只只虫子,在溃散之后,直接朝着水底,钻了过去。

    “鬼牙虫?替身术?”

    “假的?你的身体,竟然是假的?你一个冥河红尸,你怎么可能学会了人类的一些东西?你从一开始,就设计好的?你找死,你……”

    被困住的沙土人,眼神之中的怒意,在这顷刻之间,赫然已经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恐怖程度。

    他看着苏小凡溃散的身体,他也像是猛地想通了一些什么,他在这一刻,也像是直接动用了一个疯狂的禁术。

    他胸口的沙土,竟然像是沁出了殷红的血,他胸口的沙土,正在快速凝结出,一个古老神秘的符文。

    “冥河魂灭?”

    “咔嚓1

    “给我破1

    轰!

    而也就在这一刻,眼看着胸口的那一道染血的古老符文,就要真正完成的时候,那沙土人的脸色,却不由再度一变。

    他在这一瞬间,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竟强行像是捏碎了什么东西,它身上一股极度狂躁古老的剑气,瞬间疯狂爆发。

    那一道剑气出,它身体周围,原本像是被禁锢的虚空,竟然在那一道剑气之间,瞬间暴了!

    那一道剑气,冲天而起,剑气像是要撕裂周围的虚空,那一道剑气,像是已经超越了,金仙的极限!

    它身体恢复自由,它在第一时间,也直接朝着右侧,恐怖闪躲了过去。

    “嗡1

    也就在他刚刚闪躲过去,它原本战的那一片虚空,陡然出现了一片恐怖的能量暴动,那一片的虚空,都像是在被恐怖震碎,毁灭!

    “你这个废物,你是真在找死!你竟然敢反向戏弄我?你竟然敢反向杀我?”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还逼迫我动用了一张保命的底牌?”

    沙土人侧滑,它的身体堪堪躲过了,苏小凡凝结的那一道灭杀印记,而在躲过之后,他目光再度看向了苏小凡,他眼神之中的杀机,几乎直接就已经爆发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机。

    嗡!

    它的右手震动,它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直接也拿出了一个类似长毛的诡异法器,那长毛拿出,周围的空间,都像是爆发出了一阵悲鸣!

    长毛之上,有灭杀气息,在疯狂汹涌。

    他转头,他赫然在自己身后,看到了刚刚施展出,冥河红尸一族的禁术,冥河魂灭这个灭杀之术。

    它面对苏小凡的长枪刺落,它并不是很忌惮,可在身体被禁锢之后,他在面对苏小凡这个禁术的时候,它眼神之中,明显流露出了一抹浓烈的忌惮。

    “我说过,这一场战斗,确实很没有必要。”

    “如果你现在让开,我们离去,这一场战斗,可以结束了。”

    苏小凡冷冷的看着那个冥河红尸,一字一句开口,苏小凡的眼神之中,也在这一刻,开始爆发出一抹真正的杀机。

    “结束?蝼蚁,你真的以为,你提前布局,提前在这里设置了一些东西,我就真的会怕了你1

    “我说过,我今天杀你,那你一定会死,我想,你原本布置的一些东西,应该已经用完了1

    那个沙土人直接朝着苏小凡走了两步,它手中的长矛,死亡灭杀的气息,也更加浓烈,它看着苏小凡,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真要死么?”

    苏小凡见他这么开口,苏小凡这一次,根本也没有再浪费任何时间,原本极度不想真正出手的苏小凡,此时彻底爆发。

    人动,苏小凡手中的长枪,竟然犹如刚刚一样,直接刺向了那一道诡异的沙土人!

    “蝼蚁,你真的以为,我还会怕你!底牌已经用尽快,你竟然还敢与我拼命,好,这一次,我就成全你1

    苏小凡动,而这一次,那个沙土人也没有站在原地。

    它身体也在这一刻瞬间动了,只不过,它并没有直接朝着苏小凡刺落!

    它反而像是朝着右后方,猛地退了三步!

    随后,它站在右后方三步的角度,它身体才再度暴动,它手中的长毛轰鸣,它整个人都一跃而起,它手中的这一道真真的法器长矛,直接刺向了苏小凡的眉心!

    麻脸青年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紧接着,它就又看到了,苏小凡和那沙土人,竟又到了像是要换命的瞬间!

    苏小凡手中的长枪,依旧是刺向了那沙土人的心脏,而那沙土人手中的东西则变了,从上一次的沙土凝结成的剑,直接变成了一柄恐怖法器长毛。

    除此之外,它手中的长矛,也没有再刺向苏小凡的心脏,而是直接刺向了苏小凡的眉心!

    一击必杀!

    那个沙土人,心中的震怒杀机,明显已经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蝼蚁,你还敢换命吗?你这个废物,你有能耐,继续和我换命啊1两道身影,犹如残影,恐怖搏杀靠近!

    沙土人在朝着前方冲的时候,它口中赫然还肆无忌惮的嘶吼了一声!

    “咔嚓1

    “咔嚓1

    可它嘶吼,它身上杀机爆发,可苏小凡朝着前方刺落的那一道长枪,根本就没有停下!

    “还拼?”

    麻脸青年的眼珠子,在这一刻都狠狠圆睁了一下,那个沙土人在这一刻,眼神之中也爆发出了一道惊惑!

    无论是麻脸青年,还是沙土人,他们显然都没有想到苏小凡在这一击之中,竟然做出了和上一击一模一样的选择!

    沙土人的眸子在这一刻,都狠狠瞪了一下,他在此时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他甚至想直接收回自己的长矛,进行闪躲。

    可是,两个人的速度,都已经太快了。

    刹那之间,就算是动用术法,都已经晚了,两个人手中的长枪和长矛,在这一刻,也直接强行洞穿了对方的心脏和眉心!

    “嘭1

    苏小凡的眉心,在两者触碰的那一瞬间,直接就炸裂了,随着眉心炸裂,苏小凡的头颅,都犹如一个西瓜一半,直接破碎迸溅!

    死了?

    远处看着的麻脸青年,眼神之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可那个沙土人,在这一瞬间,脸色却再度猛地狂变!

    假的!

    他这一道长矛刺出,他通过法器,是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是真是假的,他在第一时间,就分辨出了,苏小凡的身体,绝对是假的!

    只是,这怎么可能?

    他这一次出手,完全没有上一次的大意,他是先用神识,感知过苏小凡的身体,应该是真的。

    并且,苏小凡身上的气息和法则的波动,几乎是不太可能伪装的,在这种情况下之下,眼前这个人类的蝼蚁,怎么可能又弄出了一个替身。

    轰!

    他震撼,同时,他心中也再度闪过了一抹不详的预感,他的身体,下意识想要再度朝着右侧,疯狂闪躲。

    然而,等他想闪躲的时候,赫然已经再度晚了,它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出现了,和刚刚那一瞬间,一模一样的感觉。

    被封印了?

    这又怎么可能?他这一次出手的时候,他是可以往后退了散步,他是改变了路线和位置,与苏小凡进行进攻了。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怎么可能,再度被封印?

    这个叫苏小凡的,他在自己现在站立的这个位置,难道也布置了陷阱,布置了一个封印阵纹吗?

    冥河封禁,是必须要配合封印阵纹使用的!

    否则的话,单纯的冥河封印,是根本无法封印住,他这个级别的存在的,苏小凡,是怎么做到,在自己这个位置,也布置一个阵纹的?

    自己这一次,看的更加清楚,苏小凡根本就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在自己周围,布置一个阵纹!

    “嗡1

    “咔嚓嚓……”

    他震撼,暴怒,不过,它在那一瞬间,也没有惊慌,他几乎下意识的想要动用,自己的另外一个底牌。

    可这一次,还不等他出手,他忽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神魂,像是遭受到了一道恐怖轰击,他整个沙土人的身体,都像是短暂失控了一些。

    紧接着,它赫然感觉到了一道更加恐怖的东西,冥河魂灭,它赫然再度感知到了那一道,真正能对它灭杀的气息!

    这么快?

    不可能,根据它的记忆和认知,冥河魂杀这个禁术,巫圣级别的存在,最少是需要动用将近一秒的时间,进行印记,能量和法则的凝结的。

    可现在,这时间过去的连半秒都没有,这一道攻击,就已经到了?

    在刚刚一次攻击的时候,这个白脸冥河红尸,不是就没有来得及,在第一时间,动用这个禁术吗?

    “吼!我可以放你走,你不要杀……”

    那个沙土人的眼神之中,直到这一刻,才感觉到了真正的死亡恐惧,他脸色狂暴,他嘶吼!

    刚刚还无尽嚣张的他,在这一刻,竟然开始了求饶。

    他眼神之中恐惧爆发,可是,他这死后的声音,却根本就没有完全爆发,就又陡然戛然而止!

    他整个人的身体,恐怖巨震!

    他身体周围的虚空,也在这一刻,像是遭受到了极为恐怖的震动攻击,他身体之中的每一道部分,都像是遭受到了极为恐怖的灭杀!

    咔嚓!

    他身体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开始出现了恐怖裂纹!

    他身上的气息,也在这一刻,骤然停止了波动!

    安静!

    整个古老死寂的街道,在这一刻,都忽然安静了一下,那个沙土人,身体也僵直定格在了原地!

    “死,死了?”

    “替身术?你,你动用了同样的攻击,同样的术法,甚至连搏杀的方式都一样,你,你用这种方法,直接将这个沙土人,给杀死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那,那阵纹,你,你什么时候刻画的?”

    麻脸青年呆呆的看着苏小凡,它又呆呆的朝着那沙土人看了一眼,它狠狠的再度咽了一口唾沫!

    他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认知,都被再度刷新了一次!

    战斗,还能这么拼杀?

    把同样的术法,同样的方式,再来一遍,可以强行灭杀一个准备更充足的人?

    哗啦啦……

    麻脸青年震撼,那个沙土人的身体,也开始快速溃散,他脸上震撼,恐惧,疯狂的神情,也随着沙子溃散而崩塌!

    叮!

    它身体溃散之中,有一颗珠子,忽然从它的身体之中摔落在了地面之上。

    那柱子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不过,那珠子上,倒是还有一些特殊的气息波动。

    苏小凡上前,伸手捡起了一颗珠子。

    “走1

    苏小凡没有给麻脸青年任何解释,战斗结束,苏小凡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朝着长街的前方,继续快速的走去。

    苏小凡似乎,甚至根本就不想在这里,多停留一秒!

    “好,好!你,你是怎么知道,怎么灭杀沙土人的?它,它们好像,用正常的方式,杀不死……”

    麻脸青年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他一边开口,一边快速朝着苏小凡,跟了过去。

    他眼神之中的震撼,赫然还在汹涌。

    可在麻脸青年,正在快速朝着苏小凡的方向走过的时候,苏小凡的脚步,却猛地停顿住了。

    唰!

    苏小凡猛地转头,苏小凡赫然朝着,身后不远处,扎纸人和棺材的方向看了过去。

    苏小凡的脸色,也在这一刻,变得有些难堪。

    苏小凡赫然看到,在扎纸人右侧的边缘处,有一滴殷红的血,像是才刚刚滴落进水中,那血,正在水中扩散。

    “怎,怎么不走了?”

    麻脸青年见苏小凡转头,它的动作,也跟着僵了一下。

    “呵,发现了么?”

    “我原本还真是小看了你,莱恩家族的一个年轻人,竟然能毫发无伤的,直接灭杀掉一尊巫圣后期的禁忌沙土人1

    扎纸人右侧,路的边缘!

    在苏小凡转头看过去,停顿一秒左右的时候,有一道身影,忽然诡异的凭空出现了!

    “卡,卡博拉?”

    “你是之前,青铜祭坛,正南方的那个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卡博拉?”

    麻脸青年也已经转头,他刚刚还不明白,苏小凡为什么转头,可现在,他明白了,他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再度僵祝

    他看到,这个卡博拉的右肩,几乎已经被打烂,他的左侧胸口处,也有一道恐怖的血色窟窿,他像是遭遇到了恐怖重创。

    他似乎是动用了恐怖的法则和能量,在覆盖身上的伤口,可是,他伤口上残留的恐怖灭杀法则和能量,却又在疯狂的抵抗着他的自我愈合!

    “这并不是回你们郝拉家主传送阵的路,你不应该走这里。”

    苏小凡看着那冥河红尸的青年现身,苏小凡的脸色,显然更加难看。

    “东西在我身上。”

    “我现在给你一个可以在莱恩家族,取得年轻一代,最高荣耀的机会,甚至,算得上是给你们莱恩家族一个机会……”

    卡博拉现身,他看着苏小凡,他的眼神依旧有些轻蔑。

    他一边开口,一边前行。

    “你应该是刚刚到,如果没有那个沙土人,你应该追不上我们。”

    “你想让我,给你断后?亦或者,拼命保护你么?”

    苏小凡在听到它说出东西在他身上的时候,苏小凡的眸子,就不由再度狠狠缩了一下。

    “没错1

    “你应该知道,这一次机会,份量究竟有多重,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你留在这里,我继续前行,如果有追来的人,你就用你刚刚灭杀那个沙土人的方式,进行阻拦。

    这条路,并不是很宽。

    在这个死寂古镇之上,也完全不能,动用虚空穿越的手段,你只要在这里,布满了冥河魂灭的阵纹,你应该可以拦住后面的人一段时间。

    然后,你可以,朝着其他方向跑1

    卡博拉一边快速开口,一边直接朝着前方走去,身上的气息已经收敛到了一个极致,但是他的眼神之中,显然也充满了无尽震怒和杀机。

    他此时冰冷冷的看着苏小凡,他似乎每一句话,都像是充满了杀机!

    “你觉得,你走的掉么?”

    “你觉得,你后面跟来的,就没有人么?东西在你身上,你是蠢货么?它们,怎么可能不盯着你1

    苏小凡看着卡博拉的眼神,同样也充满了冰冷。

    苏小凡开口,语气之中,甚至充满了一抹震怒!

    冥主的大脑和那一口白棺,自己在第一时间,选择了远离,可苏小凡没想到,自己作为最不想沾染这些东西的存在,那些东西,竟然找上了自己!

    苏小凡的目光,也在这一刻瞬间,朝着那扎纸人和棺材后方,看了过去!

    “你说什么?”

    卡博拉原本见苏小凡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和他对话,他眼中的杀机,甚至都已经爆发到了一个超极限的程度。

    但是,在他听完苏小凡的话之后,他则又猛地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骤然朝着自己的身后,看了过去。

    这一眼看去,他的眸子狠狠就缩了一下。

    “他说的没错。”

    “你在葬仙深渊的位置,确实动用了很多底牌,甚至你动用什么东西,完全遮掩住了白棺和那一座大脑的气息波动。

    你甚至,还在葬仙深渊周围,用一种极为奇特的术法,造出了一具分身,并且,那具分身上,还带有了一丝白棺的气息。

    同时,你还动用了混乱空间的一个禁忌之物,他将自己和四个祭坛上的嫡系冥河血尸,一起跳入了那混乱空间之中。

    你们从不同的方向逃亡,但是,你就算是做的再好,再完美,就算是能欺骗过所有人的眼睛,我们,怎么可能不盯着你真正的本尊?

    或者说,我们从一开始,就在你真正的本尊上,放了一点什么。”

    哗啦!

    在漆黑棺材和那一尊扎纸人的后方,随着苏小凡开口,地下的浅水,忽然波动了一下!

    紧接着,有两道身影,赫然也从虚空之中,无声诡异出现!

    它们并不是真正隐匿在了虚空之中。

    而是用了一种特殊的术法,遮掩住了自己的气息,将自己隐匿在了空气之中,这种隐匿,与虚空隐匿不同。

    这种隐匿,如果用神识深度扫过,是能发现的!

    “撒凯尔!沙汨罗1

    “竟然是你们两个!你们禁忌沙海之中的人,真的要和我们冥河一族,不死不休么?你们应该知道,一旦你们抢走了这一颗冥主之脑,你们将会面对怎样恐怖的灭杀1

    他看着身后的那两道沙土人,他的脸色,一变再变!

    他眼神之中的震怒,也在这一刻,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而那两道沙土人气息很强大,不过,它们身上的气息,似乎也不是很稳定,苏小凡远远的能感觉到,那两个沙土人,也像是遭遇了什么恐怖重创!

    “走1

    不过,苏小凡看一眼卡博拉,又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两个极为恐怖的沙土人,哪怕传说之中的,逆天惊世的冥主之脑,就在自己身前,苏小凡都没有任何犹豫。

    苏小凡转身就走!

    苏小凡甚至都没有再原地,多一秒的停留!

    “你等一下,你也不能走。”

    “呵,你们冥河红尸一脉的手段,我们也不是非常清楚,这么近的距离,我们不是很确定,东西是在他身上,还是在你身上。

    如果你们动用了某种超短距离的禁忌传送,在这么短的距离,你们是可以完成一次传送的。

    当然,你可以站在原地,等我们杀了卡博拉,然后,才可以放你走。”

    那两个沙土人,右侧的那个叫撒凯尔的沙土人,一边开口,一边赫然也直接朝着这边,走了过去。

    他身上的气息,无声波动,他周围的空气,也都跟着无声轰鸣。

    “不用这么麻烦,直接灭杀1

    “另外两个冥河红尸身上,并没有那个东西,那一口白棺和冥主大脑,应该就在他的身上1

    轰!

    然而,也就在那两个气息极为强大的沙土人,一步步逼近的时候,在那两个沙土人身后,陡然之间,有一道身影,骤然也诡异出现。

    那一道身影出现,他手中,还拎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

    滴答!

    血液滴落,他随手也将那头颅,扔在了脚边的水中。

    他身上的气息,比前方那两尊沙土人,似乎更加恐怖和强大,不过,他的右侧的胸口,却有一道巨大恐怖的伤痕。

    他身上的沙子的流动,那无尽沙子似乎想要填补住他胸口的那一个巨大伤口,但是,那伤口处,却又像是残存着一些什么,连沙子,都不能治愈那一道伤口!

    “安可皮斯1

    “禁忌沙漠,卡格一族,一千岁以内,最强年轻一代1

    卡博拉看着那一道身影出现,他充满怒意和杀机的眼神之中,在这一刻,甚至都爆发出了一抹浓浓的忌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