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花生书城 -> 玄幻魔法 -> 第一氏族

正文 章二五 没有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氏把守雁门关,时时刻刻都想着,想要出兵征伐漠北,在我们草原人头上捞军功,我们是一日三惊,连觉都睡不好。

    “往后还请徐公在皇帝面前,为我们多多美言,我们对大齐的敬重、对皇帝的畏惧深重如渊,绝对不敢有丝毫忤逆。还请皇帝陛下能给我们一条生路,让我们能在草原安稳放牧、生活。”

    萧燕见徐明朗对礼单满意,不失时机强调了自己的所谓诉求。

    徐明朗呵呵笑道“你们年年朝觐、岁岁纳贡,陛下也是知道你们的敬畏之心的,放心吧,这回赵氏想要在雁门关增兵,绝无可能”

    他根本就不担心天元王庭作乱,危害大齐,草原如今四大王庭并立,天元王庭刚刚兴起,也没有力压群雄之势,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况且,就算北胡作乱,以大齐的煌煌之威,也能迅速平定。

    二十年前,南蛮犯边,范式虽然败了,但后来靠着第三任监军的一个简单计策佯败诱敌,就将其简单扑杀。这些蛮夷,都只是蝼蚁而已。

    与之相比,将门才是大害,是心腹之患。

    作为文人,徐明朗对武将仇恨深重,不惜采用阴毒手法,联合异族修行者也要刺杀赵氏高手,追根揭底,是因为对将门忌惮太深,害怕、恐惧到了骨子里。

    前朝末年藩镇作乱,武将集团相互攻伐,他们高喊“兵强马壮者为天子”的大逆不道之言,烽火经年,致使生灵涂炭,礼崩乐坏,道德沦丧,是文人志士的末日。

    而书生士子,在彼时那种形势中,没有半点儿份量,武将想欺辱就欺辱,想戮杀便戮杀,处境凄惨,莫说治国平天下,连身家性命都没有保障。

    在杀伐为主的乱世,在只信奉实力的武将集团面前,不懂兵法战阵,无法领兵征战的文官文士,只能夹着尾巴做人,被驱不异犬与鸡,哪有尊严可言

    在徐明朗这些文人看来,前朝崩溃与数十年的兵祸,武将集团的膨胀就是罪魁祸首。

    前车之鉴不可不察。

    文人们不想再经历那样的黑暗岁月,所以如今不遗余力削弱、打压将门,想要收天下兵权于中枢,实现文人节制武将的理想。

    大齐开朝立国,之所以实行文武分流的政策,说到底,是因为文武分流就是文武制衡太祖的目的,是避免将门武将集团做大。

    书生造反十年不成,武将造反立即就是大祸。

    这个道理浅显易懂,世人皆知。

    “此间事了,公主打算北归”徐明朗收起礼单问。

    “得先等白老从大理寺监牢出来。”萧燕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白眉老者本名叫什么,已经逐渐被人遗忘,因为长着白眉加上修为不凡,所以被叫了很久的白老。

    “他出现在代州城,只是护卫公主周全,没有大错,加上你们的赔礼足够丰厚,以陛下的仁慈心性,必然会放了他的。”徐明朗很有信心。

    他所料不差。

    片刻后,白眉回来了。

    在白眉进门向萧燕行礼的时候,她跟徐明朗都很错愕。

    他俩有把握白眉会回来,却没想到,对方会今晚就回来。

    “是陛下的命令这就说得过去了。看来,对代州这件案子,陛下已经有了定夺。这是好事。”徐明朗很快反应过来,镇定从容不减。

    但他很快就脸色大变。

    白眉前脚进门,他的一名心腹后脚就跟了过来。

    “陛下同意镇国公所奏,在雁门关增兵三万”

    听到这个消息,徐明朗惊愕得差些没握住酒杯,萧燕更是一惊而起,两人的面色在短时间内剧烈变幻,精彩至极,却好半响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随即众人都陷入沉默,雅间里一时落针可闻。

    “皇帝陛下这是何意”重新坐下的萧燕打破沉寂,问徐明朗。

    “陛下愿意放白老,就说明没有追究你们责任的意思,不认为你们意图谋害赵氏,否则白老会被治罪。”徐明朗寻思着道。

    萧燕点点头,这是合理的解释。这也意味着,宋治不认为北胡在威胁大齐,这让她松了口气。能不影响到天元王庭统一草原的大计就好。

    “既然如此,皇帝为何会往雁门关增兵”萧燕又问。

    徐明朗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的心腹,又跟他说了广陵杨氏与金陵吴氏的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以雁门关增兵三万,换取两个将门国侯将至伯爵,这并不亏,从长远来看,甚至非常划算,对文官集团极为有利。

    “陛下终究还是要顾及老夫的主张、要求的。”徐明朗如此想到,心中颇为自得。

    萧燕也彻底放下心来,既然这是大齐内部的权力之争,她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要不影响到草原局势即可。

    两人同饮一杯酒,弹冠相庆,而后徐明朗离去。

    萧燕招招手,帷幕后走出一人。

    “今夜我们的谈话,你也都听到了。

    “徐明朗虽然是我们的盟友,但也只是贪图我们的财物贿赂罢了,内心里依然瞧不起我们。我们要时刻掌握他的动向,防备意外,在他身边就不能没人。”

    萧燕示意赵玉洁落座,“你天生丽质,又心思玲珑,这些时日抓紧学些诗词、音律,过段时间,我会安排你一个掩饰身份,让你接近徐明朗。

    “若能被他纳为小妾,这就是你的造化。到时候,千万不要被他知道,你是我的人。”

    赵玉洁面无表情道“他是当朝宰相,接近他这么容易”

    萧燕嗤笑一声,用知己知彼的口吻道“齐人士子,讲究的是诗词风流,白发红颜最是受他们追捧,达官显贵之间互赠小婢美妾这种事,更是被他们称为美谈。

    “这徐明朗出自文人门第,被侵染熏陶了几十年,何能例外”

    赵玉洁点点头,不再多言。

    她知道这是体现她作用的时候,没有选择。

    虽然这要付出很多,牺牲很多,但她出生市井底层,打小就没了爹,自从母亲病死,便孑然一身,无人可依,只能靠自己。

    为了生存为了富贵为了力量,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自己主宰一切,不用看任何人脸色活人,不必顾忌被任何势力欺负,必须要时刻不停的奋斗“拼杀”,乃至无所不用其极,才有可能成事。

    些许代价,是必须要付出的,不值一晒。

    “宰相府邸,应该有权有势,财富无数,不比镇国公府差吧”此时此刻,这是赵玉洁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很快,她嘴角浮现出一丝蛇信般的笑意。

    在镇国公府,她能利用的不过是赵宁这个少年人而已,如果真能到宰相府邸,获得宰相本人宠爱、信任,那她能得到的可就多了去了。

    镇国公府自然气派非凡,别的不说,仅是大门前插着的十三根大戟,就足以彰显赵氏的赫赫军功。

    赵宁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在赵七月的催促下进了门,拜见了赵玄极。得知皇帝同意在雁门关增兵,并加强对漠北的监控,赵宁很是欣慰。

    代州案子的处理结果,已经在朝会上公布。

    范式没有谋害赵氏,只是赵宁和范青林因为一个女子争风吃醋,爆发了私底下的冲突,范青林谋害赵宁,却被赵宁识破奸计,让赵七月给打死,事情也就过去。

    北胡大修行者出现在代州,是护卫偷偷溜出来到代州游玩的北胡公主,意外涉足赵氏与范式的争斗,被恰巧去雁门关巡视边防的赵玄极抓了。

    这是朝廷明发邸报上的内容,也是徐明朗这个宰相,跟赵玄极这个大都督府大都督,各自代表的文官集团跟将门勋贵之间,斗争、妥协最后形成的表面结果。

    “徐明朗那老匹夫,以为老夫不知道他在背后主使,文官集团谋害将门勋贵的计划也没败露,还因为保下了范式而保住了自己的权威,在朝堂上暗暗窃喜,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我们想要的。”

    赵玄极笑得开怀,看赵宁的目光满是欣赏,他修为高绝,精于兵法战阵,却不善于跟文官争斗,这回的计谋都是出自赵宁之手。

    “以徐明朗的份量,祖父给皇帝的密折,一定会被他看见,这份密折也本就是给他看的,目的是让他心惊,这就相当于商贾做买卖时的第一次叫价,给他一个他不能接受的价码,本就是让他还价。”

    赵宁脸上也有笑容。

    他接着道“徐明朗反击越厉害越彻底,陛下就会越忌惮他这个权臣的权威,就会疑心多想一些。

    “而我们最终的目的,一方面是要保存范式,让他们明面上继续为徐明朗所用,暗地里却受我们控制;另一方面,释放北胡大修行者,让北胡以为大齐仍然对他们没有太多忌惮,方便孙儿后面的行动。”

    赵玄极点点头。

    他摸着下巴道“徐明朗这老匹夫,仗着是陛下先生,得陛下信任,这些年作威作福,有些得意忘形了,却不知自己权势太重,陛下也不会乐意。”

    他忽然想到什么,转而面容肃然的问“北胡在我们大齐,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多密探、眼线,对大齐勋贵的贿赂、渗透真就那么深”

    赵宁叹息一声,“我也想这不是真的,可代州之事已经说明了一切。连范式这样的名门大族、徐明朗这个大齐宰相,都会跟他们联手无论他们是什么目的,但只要相互勾结了,那就已经证明情况非常严重。”

    赵玄极面色肃杀,心情变得沉重。

    作为大齐军方第一人,他这个镇国公本身就有“镇国”的职责,现在北胡在大齐内部渗透得如此厉害,他必须要有所作为,“你有何打算”

    “我们要对付北胡,首先得拔掉他们在大齐的势力,挖出他们的眼线,不能让他们对大齐内部动向始终了如指掌。”这是赵宁接下来要做的大事之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